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八章 要管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马升不知道自己被骂了,他正看着那个自称奴才的男子。

    什么样的奴才敢明夸暗贬晏珩?

    又是什么样的奴才能乘着这么宽敞华丽的马车随军出行?

    一个身份在马升脑子里崩现出来!

    他们这小镇子,京官不常见,宫中内侍更是从未见过了。

    “下官见过监军大人。”马升猜出了男子的身份,不敢怠慢,忙躬身朝他见礼。

    秋分被马升话中的“监军”二字所取悦,皮笑肉不笑的脸上和软不少,他扫了马升一眼,神态倨傲道:“马知县有礼了。”

    何随不看马升媚上的嘴脸,低声问晏珩道:“都督可曾在兵部那处听到过蕲州有悍匪的消息?”

    晏珩摇头:“并不曾。”

    这正是他觉得蹊跷的地方。

    马升对剿匪一事表现的急不可待,可若悍匪真如他口中那般罪不容诛,京城怎么就没有收到丁点的消息呢?

    他这做知县的剿匪不成,总不会连上报都不会做吧?

    何随想到什么,微微皱起了眉,有些忌惮的看了秋分一眼,压低声音道:“都督,不管怎样,圣旨就是圣旨,咱们切不可给奸人留了把柄啊。”

    此次随晏珩出京的不是他的京五所,也不是他的御林军,而是他们丰州卫所的兵卒,若是出了纰漏,丰州难辞其咎。

    何随作为丰州卫所的副将,自该为卫所着想。

    “此处距京也不过二百余里,等咱们回到了京城立刻将此事禀给皇上,依着皇上如今想在各州立威的想法,必然不会听之任之的。”

    晏珩何尝不知道这些?

    但...“这一来一回少说也要耽搁十多日了,若这几日里又有百姓命丧悍匪之手呢?”

    若是不知情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必须要管一管。

    何随抿抿唇,低下了头,揖手道:“属下出京时谢将军曾经吩咐过,要属下听从都督的命令。”他说着微微抬起头,朝着晏珩笑了下:“况且属下并不觉得都督的做法有何不妥。”

    出京月余的晏珩,听了这话,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笑了。

    问清了悍匪的人数与藏身之处,晏珩心中有了决断。

    秋分嘴角噙着笑,眼角微斜,吊着细冷的光看着晏珩。

    晏珩道:“我带五百骑兵改道去大关镇。”

    “查清事实后会稍做处置,争取在后日追赶上你们。”

    秋分依旧是笑,面上看不出半分的不悦,对上晏珩的目光,他很是恭敬的颔首。

    马升见晏珩答应,心中极度雀喜,再听他说要“查清事实”,不觉心头一跳。

    晏珩何出此言,他是哪里露了破绽不成?

    晏珩微皱起了眉。

    本觉三分蹊跷,但现下捕捉道马升这一闪而过的慌乱神色,已有五分蹊跷了。

    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要去看一看,确保这一方百姓无虞。

    用了半刻钟整顿,接着骑兵与甲兵分道而行。

    他们来到大关镇城外已近酉时,远远看着城门,晏珩勒马,身后众兵跟着勒马,静静的等候命令。

    此时细雨变成了雨雾,天色依旧阴沉,若这个时候上山,在天时地利上他们都讨不到巧。

    马升见他们停下,忙也下了马车,不解道:“晏都督,发生了什么事?怎的停下了?”

    晏珩翻身下了马,指着城门问道:“入了城一直往东便能到翡翠山?”

    马升点头称是。

    晏珩沉吟片刻,吩咐道:“城外扎营。”

    马升闻言面有讶异之色,看了眼奉命扎帐的营兵,他道:“这雨大风冷的,怎敢让晏都督在城外扎营?还是到寒舍休息一晚吧。”

    晏珩屈着手指刮过眉峰,抹去了从发丝中流下的雨滴:“行军之人风餐露宿惯了,无妨。”

    “我们若进城恐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且这镇中难保没有他们的亲友,若是有人漏夜通风报信,倒是于战机不利。”

    “马知县回城后也不必送吃送穿,只当没我们就是。”

    马升了然点头,不敢再劝。

    就在马升转身要走的时候,晏珩忽然出声叫住了他,漆冷的眸子盯着他,缓声问道:“马知县可有事情瞒着本都督?”

    马升心口一紧,几乎同时一滴雨水顺着后颈淌进了衣服里,凉的他打了个激灵。

    他神色僵硬,笑的讪讪:“都督,何...何出此言啊?”

    晏珩审视着他,并不作答。

    马升只觉得又冷了几分,强自镇定着咽了咽口水,他道:“晏都督可是误会了下官什么?”

    这只言片语间,他身上的慌乱已经收敛干净了。在抻着也没个结果,晏珩见好就收,扯了扯唇道:“看来马知县心中藏了会引起我误会的事情。”

    “不知是什么?”

    马升这才明白晏珩这是诈他呢!

    一时心中惊喜各半。

    惊的是他们统共也没说几句话,晏珩究竟因何生了猜忌?

    喜的是,幸亏只是猜忌!

    急切的吸入一口气续了命,他笑道:“晏都督真是说笑了,下官岂敢啊!”

    “最好是没有。”晏珩从善如流道:“不然把我诓了来,贻误了军情,马知县的命怕是不够赔。”

    马升又是咽了咽口水:“自然,自然。”

    是谁说武将都没长脑子的?!

    就在马升以为晏珩要方行的时候,他又被叫住了。

    晏珩看他吓得脸色蜡黄,唯恐事情查出结果前把人吓出了个好歹,终于和颜悦色了些:“劳烦马知县把翡翠山方圆五十里的舆图给我送来,我要用。”

    马升闻言忙不迭的点头:“下官明白,明白。”说着转身就走,却忘了雨天路滑,一个不留神摔了个狗啃泥。

    营帐中,晏珩擦干了头发,换了常服。

    何随奉了杯热茶,道:“那个马升看着有些古怪。”

    想到此事可能会给晏珩带来的麻烦,他不禁想,难道是有人做下的计谋?

    晏珩喝了口茶,不在意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着抛出一个钱袋儿,道:“待会你派两个人进城一趟,买些酒菜回来。”

    何随接下钱袋道:“属下亲自去,都督放心吧,必然把该打听的都打听清楚。”

    晏珩闻言看他一眼,好笑道:“咱们处于被动,马升真有什么也不会露给咱们知道的。”

    “买些酒菜,这些日子他们都辛苦了。”他说着看向了营帐外营兵。

    何随自作聪明误会了晏珩的意思,羞赧的挠了挠头,攥着钱袋儿出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