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十一章 同乐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常之暵一怔回神,就看玉卿卿已经昏厥了过去,在她倒地之际,他忙伸手揽住了她,急声唤道:“玉姑娘?!”

    可怀中之人并未给出回应。

    下山的晏珩似有所觉,脚下一顿,扭头看向身后郁郁翠山。

    何随看他停下,也跟着停了下来,疑惑道:“都督还是觉得有蹊跷吗?”

    他们到了山寨,发现山寨里空无一人,桌椅板凳都落着厚厚的灰尘,狗槽里的剩饭都长了绿毛了。

    三四月份里,剩饭能达到这种效果,没有大半月是做不到的。

    种种痕迹都表明,马升他说了谎!

    晏珩收回视线,拧眉揉着突如其来发闷的心口。

    他继续往山下走,边走边道:“马升为什么要把咱们骗来?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何随狐疑着挠挠头,猜测道:“难道他真的患了恶疾?脑子不灵光?”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做出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

    晏珩并不这样认为,可一时半刻却找不出合理的猜测了。只道:“等下了山,听听他们打听回来的结果吧。”

    希望能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何随点头称是,想到什么又问道:“都督,咱今日走吗?”

    虽然此事尚有疑点,但回京复命是要事。

    “走。”晏珩点头,想到什么神色骤然冷了下来,沉声道:“有些话,我想尽快和皇上谈一谈。”

    何随闻言神色微变,眸光闪烁着,很是忐忑的看了晏珩一眼。

    踌躇片息,他低声道:“卑职知道都督您心中难过,可有些话怕是说不得。”

    近两年皇上越发的喜奢侈图享乐,每年的万寿节大宴大祝后还觉不够尽兴,在傅仲几人的提议下,竟糊涂的起了“万民同乐”的念头。

    而各州府领了万民同乐的旨意,便要在州内荣选出万户百姓,最后从万家精挑出九十九件贡品送至京城,以贺万寿。

    可圣旨传着传着就变了味道,各州知州为了选出的佳品能在各州送至京城的贡品中拔得头筹,便开始了州内的强盗掠夺行径。

    寻常百姓被夺了传家宝,伸冤无门,诉苦无处,稍有反抗便会被冠以悍匪逆党。

    这些事情一直闷在各州,是各州的“家丑”!

    但凡事总有例外,兵部还是听到了风声,唯恐这种情况纵容下去会污了皇上在百姓心中的圣明形象,忙去了勤政殿禀报。

    皇上听闻后震怒非常,扬言要斩杀这些逆民九族!

    傅仲恰好在殿中,闻言思索了片刻,出声道:“这些个不知好歹的贱民自然该死,但却也要死的有价值。”

    皇上心头怒意犹盛,看着傅仲,没好气斥道:“有话就说,打什么哑谜!”

    傅仲了解皇上,按照他的意思,能被荣选万寿礼的人家儿,那是光宗耀祖的!只有感恩戴德的份儿!

    若敢心存怨怼便是不识好歹,活该剐了!

    知道皇上在气头上,他不敢含糊迟疑,闻言忙告了罪,而后道:“天高皇帝远,有些人便就狂妄的没边儿了,实在可恨。”

    “这个时候若是能选派一名猛将前去剿匪,自然可震慑各州!也可让他们明白明白什么才是国之威严,什么叫雷霆雨露。”

    兵部尚书彭海乔听言暗暗皱眉。

    这好像并不是解决根本的良策吧?

    强兵镇压之下,怕是要失了民心的!

    这可是大乱的前兆啊!

    且这样“助纣为虐”的差事,怕是要在史书上留骂名的,谁敢领?谁又会领?

    他悄悄的睃了眼慷慨陈词的傅仲,片息眼睫又低垂下去,并未敢提出反对意见。

    皇上沉吟片刻,面色稍有好转。

    他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告诫彭海乔守住嘴。

    彭海乔诺诺应是,退出了勤政殿,而傅仲却没有同他一起离开。

    次日早朝,皇上说了饶州闹匪的事情,当庭点了晏珩为将,即刻前往饶州剿匪。

    彭海乔闻言看向了位列官之首的傅仲,眼底浮现了惧怕之色。

    等到浑然不知情的晏珩领了旨,彭海乔不禁摇了摇头,心底里惋惜一叹。

    事态紧急,晏珩来不及细想其它,更何况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操弄政权,展示皇威的戏码罢了!

    他领了圣旨便直奔城门,与丰州营兵会和后,快马赶至饶州。

    而此时,那些所谓的悍匪早就死在了州府官兵的拳脚之下,尸体也在乱葬岗被野狗啃食的只剩骨头了。

    晏珩得知事情真相,痛心疾首之下差点杀了饶州知府,而在紧要关口,秋分出现了。

    他举着皇上的圣旨,严厉警告晏珩,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晏珩胆敢忤逆,以谋反罪处之!

    晏珩不相信这是皇上的意思,可圣旨上的一字一句却又在告诉他,他把皇上想的太过神圣了!

    而后晏珩便“奉旨”,开始了带兵绕各州境的威慑行为。

    “难过?”晏珩嘴角勾起,笑意显得冰凉,眼底满是无力与痛惜:“一个个手无寸铁的百姓,只不过是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些微末的公道,就被攀诬成恶匪逆党。重兵镇压,连两岁稚童也不肯放过。”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垂在身侧的手也紧握成拳,咬牙愤声道:“我想要看到的家国,不是这个样子的。”

    “皇上他不该这般黑白不分,善恶不明。”

    何随闻言吓的魂儿都要飞了,紧张低呼道:“都督慎言啊!”

    幸而他们走的慢,落在队伍最后面,这番话没被第三个人听到,不然若是传了出去,一条大不敬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何随看晏珩的神色愈加难看,皱了皱眉,转而迂回道:“都督不如与我们将军商议一下,再做决定?”

    晏珩经历的,何随也同样经历了,晏珩要说的话,也正是何随心里的话。

    可那些话说出口便是忤逆之言。

    皇上就算再爱信晏珩,怕也是不愿意听这些逆耳忠言的!

    且就算要说,那也要找个妥帖的机会,用一种妥帖的言辞才行。

    就这样直喇喇的指出皇上的错处,那可是触了逆鳞的,真降了罪,紧要关头连个能出面维护的自己人都没有。

    若再让傅党钻了空子,情况就更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