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十章 公道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可再一琢磨晏珩的话,皇上就皱起了眉头:“你说,他听闻你会经过大关镇,所以提前等候?”

    晏珩点头道是,接着又道:“末将急于回京禀报饶州之事,本不打算应允马知县的请求,想着回京禀知皇上,再由皇上下旨派兵去剿,如此才合情合理。”

    “但转念一想,若这期间有百姓因此丧了命,末将必会终身愧责,皇上爱民如子必也会斥责末将太过因循守旧。”

    “所以在和秋分公公商议后,由秋分公公压军先行,末将改道去了解大关镇的匪情,计划用最快的时间解决再快马追上秋分公公。”

    “谁知到了大关镇才发现镇内并无山匪作祟。末将被马知县给耍了。”

    “他为何要耍你?”皇上听得一头雾水,神情极是困惑。

    晏珩皇命在身,私自改道去别处已是违抗圣旨了,但事出有因,皇上倒也能理解。

    可马升一个七品小知县如何敢戏耍一品军侯?!

    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些!

    “末将也想不通啊!”晏珩的神情比皇上更加的困惑,紧接着他矛头一转直指傅仲,不解道:“傅首辅可否解答,究竟为何要阻止末将回京呢?”

    此话一出,殿中的人都懵了,这怎么又牵扯上了傅仲了?!

    “晏都督这话是何意?”不等傅仲开口,谢怀先问出了疑惑:“难道都督怀疑马知县是听了傅首辅的吩咐?”

    “不是怀疑。”晏珩摇摇头,而后斩钉截铁道:“是证据确凿!”

    傅仲侧目审视着晏珩,似在猜测他这句话中的真假。

    君臣多年,皇上还算了解晏珩,他说证据确凿,那就一定是有铁证的!

    这般想着皇上眉间起了皱褶,眼底浮现算计之色。

    臣武将自古难合,晏珩和傅仲也不例外,况且他们除了是政敌,私底下也是有仇的。

    但站在皇上的角度看,他们两个打擂台似乎没什么坏处,倒省了他去彼此制衡了。

    可若这西风压倒了东风,那这局面恐要失衡。

    这并不是皇上愿意看到的场面。

    沉吟着皇上看向傅仲,见他相比以往格外的沉默,不觉皱起了眉:“傅卿可有话要说?”

    傅仲先是恭敬的朝皇上揖了揖手,而后侧目看向晏珩,皱眉道:“微臣大概听明白了,晏都督的意思是说,微臣联手大关镇的马知县,意图要对晏都督不利!是这样吗?”

    “是这样没错。”晏珩看着傅仲,眼底带着十足的讥诮:“那么,傅首辅现在要狡辩了吗?”

    傅仲被他的话噎了下,脸色有些难看,拂袖冷哼道:“难道晏都督说什么,我便要认下什么?”

    “傅首辅言重了!”晏珩冲着上位揖了揖手,似笑非笑道:“皇上在此,末将岂敢有这等混账心思?”

    傅仲见不得他这小人得志的模样,又是冷哼了下,道:“晏都督所说,微臣一个字也不认!”

    “不过微臣倒是听说,晏都督曾与马知县发生了争执,随行的副将甚至动了手。”

    “如今马知县被烧死一案尚未查明白,不知晏都督可知道些什么内情?”

    说着揖手道:“求皇上给微臣一个公道!”

    脏水反泼,这是傅仲常用的手段了,晏珩并不意外,闻言笑意泛了冷:“傅首辅要公道?末将也要!”

    “...”皇上现在是真的觉得乏了,脑仁嗡嗡的。

    他揉着眉心,看着晏珩道:“那就先说说晏卿所掌握的证据吧。”

    晏珩颔首称是,而后从怀中掏出一叠信笺。

    黄忠见状忙走过去接在手中,又折回双手奉给皇上。

    皇上连着看了两封,眉头越皱越紧,而后他将手里的信笺拍在桌上,看向傅仲。

    在晏珩掏出信笺的时候,傅仲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这些东西不是应该随着马升一并消失在那间书房里了吗?怎么会到了晏珩的手中?!

    傅仲少有的慌了神,再触到皇上的视线,他的一颗心登时沉了底。

    不妙,不妙!

    可越到这种时刻,越是要稳得住!

    故而傅仲纹丝未动,只是平静的接触着皇上充满谴责的视线,茫然不解道:“皇上,这信中写了什么?是关于微臣的吗?”

    晏珩看着傅仲的作态,忍不住啧啧称叹。

    不得不说傅仲是个唱戏的好材料,瞧瞧,这份儿游刃有余的劲儿,京城梨园的角儿就是拍马也追不上。

    “皇上,末将还有人证。”

    傅仲的眼皮猛地跳了下。

    皇上眉峰微动,转眼看向晏珩,眸光明灭不定,压在案牍上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

    片刻才道:“即有人证,那便带上来问一问吧。”

    晏珩颔首称是。

    不多时,马升便随着小太监到了勤政殿外。

    看着富丽堂皇的殿宇,马升整个人抖索的险些站不住。

    小太监催促道:“皇上在等,马知县快请进殿吧。”

    马升颤抖着应是,扶着殿门他几次抬脚都没能迈过门槛,还是一旁的小太监看不过去,伸手扶了一把。

    到了殿中,马升觉得冷,觉得空旷,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殿堂,想着即将面临的事情,他浑身抖得更加的厉害了。

    脑袋低垂着,他认命似的往殿内走,忽的听到有人咳嗽了一声叫住了他,马升站住了脚。

    是一旁的太监提醒他不能再往前走,要行礼了。

    马升就跪下了。

    晏珩道:“皇上,这位就是大关镇的知县,马升。”

    傅仲眼球震颤,整个人如遭雷轰!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殿中跪作一团的男人,好一会脑子都仍是空白的。

    不止傅仲,殿中除却晏珩,所有人都是震惊的。

    马升不是烧死了?

    这怎么又冒出一个来!

    晏珩道:“马知县,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

    马升已经知道了在他离开大关镇后,家中遭遇大火的事情。

    他明白,这件事情若认下,至多也就是个免官降罚,可若是为了保护傅仲而隐瞒着,那他必然会死的不明不白。

    或者,就连他的家人也不得善终。

    早吓得没了主心骨,听晏珩让他说,便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

    话落,殿中静了片息,紧接着传来傅仲的一声嚎叫,紧随其后的是噗通的跪地声:“皇上,微臣冤枉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