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十一章 偏袒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有心算计人,那就要做到不留把柄,现下被人对簿公堂,喊冤有什么用?!皇上看着傅仲,眼睛里满是失望。

    转眼再看咄咄逼人的晏珩,皇上疲倦的捏了捏眉心,片息他抬头问傅仲:“除了喊冤,傅卿就没点别的话要说?”

    贴在冰凉地砖上的额头抬起,含屈的眼睛看向皇上,傅仲道:“微臣有!”

    皇上抬了抬手,示意他说。

    傅仲偏身看着晏珩,冷声质问道:“晏都督一口咬定此事是我主谋,那我想问晏都督,我费尽周折,图什么?”

    “只是要你延迟回京吗?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不正是我要问傅首辅的话吗?”晏珩回视他,满腹疑虑的道:“傅首辅绞尽脑汁的做这些,究竟是要干什么?”

    “我这人性子直,做事也不喜弯弯绕,你要做什么就来点痛快的,这么九曲十八弯,我真是猜不透啊!”

    闻言,傅仲斜撇的余光里尽是冷意与嘲讽,他嗤道:“晏都督未免太妄自菲薄了吧!”

    晏珩笑笑:“不及傅首辅。”

    轻淡的语调里能清晰的察觉到嘲弄的味道。

    傅仲冷哼一声,收回视线,揖手道:“求皇上给微臣做主!”

    皇上见状眉峰微动。

    他动了动身子,上身前倾,单侧手肘压在了桌案上,姿态比之刚刚多了几分舒缓之意。

    疑惑道:“傅首辅要朕做什么主?”

    “晏都督串通大关镇马知县,做下计谋栽赃陷害微臣。”傅仲神情凛正,语调沉稳道:“求皇上还微臣一个公道清白!”

    “哦?”皇上的神情有些意味深长,眼底暗芒冷幽。

    “微臣也觉得此事有疑。”左侧一道声音响起,引的众人侧目。

    礼部侍郎玉知杭出列,揖手道:“微臣斗胆说几句,还望皇上允准。”

    皇上看着玉知杭,淡声道:“玉侍郎有什么话就说吧。”

    谢怀皱眉。

    这皇上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难道不该细审马升吗?

    怎的屡次三番的给傅党机会狡辩呢?

    他有些担忧的看向晏珩。

    晏珩岂能看不出皇上的偏袒之意?

    只是,他的这些铁证到底没像山一样的不可动摇。

    马升虽然收到了署名为傅仲的信笺,但谁能证明这信就是傅仲的亲笔信?

    他清楚傅仲的笔迹,信并不是他亲手所写。

    再者谁又能证明,这件事情真的是傅仲安排的?

    马升可从未见过傅党的任何人!

    他们之间只是傅仲单方面的下派任务,马升甚至连回信都不曾。

    所以,仅凭着马升的片面之词与几封找不到真实书写人的信笺,并不能定这位从一品首辅的罪名。

    且观皇上言谈,是打算做和事佬了。

    这个结果在晏珩的预料之中,毕竟,皇上他最看重的只有权力。

    他绝不会容忍任何人去动摇他的稳固江山的!

    只是他没想到,此情此景下,最先为傅仲发声的人竟是玉知杭?晏珩朝礼部尚书傅言明看了过去。

    傅言明静立官之列,神情清冷寡凉,紧抿着嘴并没有发声的意思,好似全不在乎傅仲的生死。

    这父子俩之间生了什么隔阂不成?

    不过,这胆小好利的玉知杭又是嗅到了什么香味儿了?竟这么不顾后果的充当马前卒!

    思考的间隙,听玉知杭道:“这人证物证都是晏都督从大关镇带回来的,怎能确保真假?”

    “傅首辅现下就在殿上,不如校对下笔迹,如此谎言便可不攻自破了!”

    谢怀闻言刚要说话,就听皇上道:“去取笔墨纸砚。”

    黄忠忙应下,转身去准备了。

    很快便有太监抬着小几走进来。

    小几上摆放着笔墨纸砚。

    傅仲见状站起身,捏笔在纸上写下几个大字。

    黄忠呈着递到皇上御案上。

    皇上整日批改奏折,怎会不识傅仲的笔迹?

    不用比对便知道结果的。

    虚抬了抬手。

    黄忠颔首,呈着信笺与傅仲的字来到晏珩身前。

    晏珩扫了一眼,道:“端看这字迹,傅首辅真是蒙冤了。”

    “不过马知县言辞凿凿,末将却也是深信不疑的。”

    “事到如今,末将也没了章法,不如请三司着手,详尽调查清楚?”

    皇上闻言拍桌怒道:“你们的私人恩怨还要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吗?”

    他说着似是怒极了,豁然站起身走下龙椅来到殿中。

    在傅仲和晏珩面前渡步两三回,冷笑着抬手点着他们:“好一个之重臣,好一个武之良将。”

    “为了一丁点的小私怨斗的朝野上下乌烟瘴气,你们将朕置于何地?将大庸置于何地!”

    当着武百官的面,这番话不可谓不重了。

    傅仲的脑袋低垂着,很是愧责的模样。

    晏珩垂眼看着视线内的龙靴。

    皇上用这种态度堵了他余下的话。

    他若再提,那就是眼里没皇上了。

    晏珩胸腔里的一口气慢慢的散了,继而生了凉意。

    见二人都是知错的模样,皇上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道:“傅仲,晏珩,各禁足一月,罚俸三年。”

    “马升意图构陷上官,即刻革去官职,发贬岭南三年!”

    谢怀和晏珩并肩走下勤政殿外的长阶,他偏头看着晏珩,片息担忧道:“你没事吧?”

    晏珩摇摇头,道:“我待会遣人送些银子去你营里,你一并添进抚恤金里给那十四人的家眷吧。”

    谢怀知道若不让他做点什么,他一定不会释怀的。

    遂道:“你是一品侯,出手可不能太小气。”

    晏珩闻言没什么笑意的扯了扯唇角。

    谢怀看他如此,轻轻的叹了口气:“三司惧在,若要查明来龙去脉本不是难事,可皇上却执意在殿上给了这么一个结果。”

    “摆明了就是偏袒黑墨水。”

    说着想起什么,沉声训道:“也怪你!”

    “我怎么了?”晏珩不解的道。

    “饶州的事情你怎么能在殿上那么直接的说出来呢?”谢怀撞了下他的肩膀,无奈低声道:“就算要说,也是私底下更为稳妥吧。”

    晏珩道:“若不如此,皇上岂会取笑万民同乐?”

    谢怀这才明白他的用意,一时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开心。

    “你倒是做了件好事!”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逼着皇上做决定,他心里难道能舒服?遇事可不就偏袒着黑墨水了!”

    提起黑墨水,谢怀又有话说了:“还有,你也太沉不住气了!”

    “黑墨水的事情若是暗中调查一番,等到把确凿的证据捏在手里,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也是救不下来的!”

    “你可倒好,这么就露底了!”

    “你以为我没查?”晏珩撇眼看他,道:“迟了这么久回京真是被山匪绊住了脚?”

    谢怀一愣,皱眉道:“没查到?”

    晏珩神情晦涩的摇摇头。

    谢怀闷了会,叹气道:“也是,若是这么轻易的就被抓住把柄,黑墨水也就不是黑墨水了。”

    这边皇上气怒的将御案上的信笺团成团,用力的砸在了傅仲的脸上。

    拍桌沉声喝道:“再有下次,朕两罪并罚,诛了你!”

    晏珩行军的路线是他和傅仲一起规划的,除了带圣旨出京的秋分,这殿里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自听到晏珩说马升是提前等候着的,皇上便清楚,大关镇的事情绝对是出自傅仲之手!

    他可以容忍他们耍手段打擂台,但绝不容忍他们把他当傻子戏耍!

    更遑论被利用了!

    这么多年,傅仲还从未见过皇上如此模样。

    登时吓得冷汗淋漓,伏地连连称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