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十四章 夫君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这丫头可是我好吃好喝养了十四年的,价钱可不便宜!”边说边冲汤锅旁的妇人招手,纵是努力克制着,但显而易见的愉悦已经从眼角眉梢中流露出来。

    重生后,玉卿卿的情绪鲜少有波动,但此刻她难得的动了怒。

    白杨拽着玉卿卿到了一旁,低声问道:“阿芜兄弟当真要买了那小姑娘?”

    玉卿卿点点头。

    “是啊。”她把袖子从白杨手里拽出来,不着痕迹的后退半步,道:“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亲了。”

    “也省的我地下的娘整日托梦念叨我,担忧我身边无人照顾。”

    顿了顿,疑惑道:“怎么,白兄觉得不妥?”

    她到底见识不多,不似白杨这般的老江湖,遇到这些事多听他的意见总不会错的。

    “没有不妥。”白杨听言笑起来,一巴掌拍在玉卿卿的肩膀上:“我本打算着教训教训这混账,然后再买了这苦命的小姑娘。”

    “听你这么说,我也不好夺人所爱了。”说着抱拳道:“提前给阿芜兄弟道声恭喜。”

    玉卿卿笑着揖揖手:“多谢白兄割爱。”

    另一边男子与妇人掰着手指头,低声交谈着什么,神情极是亢奋。

    而面铺里,那姑娘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她的父母在为即将卖掉她而开怀。

    玉卿卿透过那双眼睛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一般。

    她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血崩,连看她一眼都不曾,便撒手而去了。

    她的父亲在她两岁的时候给她迎娶回了一位继母,同年她患了病,大夫诊后说似天花。

    这个诊断差点让玉知杭吓碎了五脏。

    永安十年时京城蔓延天花,孝贤皇后、太子宁嵘以及两位年幼的公主为之丧命。

    永安帝本就子嗣不丰,一场天灾,皇室更是凋零了。

    皇室尚且如此,更遑论民间了。

    此后多年,朝野上下谈天花色变。

    玉知杭深知天花的厉害,这消息传出去必定会影响他的仕途,权衡利弊之下,他听从了继妻马氏的建议,趁着无人发觉之时将玉卿卿送去庄子养病。

    如此既能保证阖府上下不被感染,又能免除消息传出去后皇上对他的斥责。

    就这样,两个丫鬟,两个婆子,一个乳母带着仅两岁的玉卿卿出了京。

    年复一年,随着京中往来书信中的只言片语,这些丫鬟婆子逐渐明白了马氏的心思,此后便不再把玉卿卿当做主子姑娘了。

    数不清的夜里,玉卿卿辗转反侧,期待着次日父亲便会来接她了。

    可她不知道,在她离开后,京城的玉家迎来了三个嫡子,两个庶女。

    她,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遥远记忆罢了。

    很多时候玉卿卿都在想,若她的母亲还活着,她定会有个不一样的人生吧。

    可今日她看到这些,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珍爱自己的孩子的。

    而世上可怜之人不知凡几,她的那些过往,根本不值一提。

    白杨看阿芜盯着面铺里的小姑娘发怔,不觉笑起来,揶揄道:“再看可就迷了眼了。”

    玉卿卿回神,有些羞赧的笑了笑,道:“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买卖,不懂得内里门道,白兄帮帮忙吧。”

    白杨自是乐意。

    讨价还价之下,以五两银子达成了交易。

    夫妇二人捧着银子开心的不知如何是好,连身边弱小的告别声都未能给与回应。

    玉卿卿上前拉住了她,以为她会哭闹,却没想到竟意外的安静。

    镖队没有多余的马匹,玉卿卿便与她同乘,看她兴致不高,有心逗她,伸着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笑声儿道:“知道我买你干什么的吗?”

    身前的小脑袋摇了摇。

    日光直射下来,玉卿卿轻眯着眼,慢悠悠的甩着马鞭,周身自有股子洒脱的味道。

    说出的话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些许的痞气:“买你回去做我的娘子。”

    小姑娘闻言“唰”的扭头,瞪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玉卿卿,被唬住了似的,好一会儿没说出话。

    白杨在一旁看的哈哈大笑,道:“阿芜兄弟也婉转些,瞧,吓着小姑娘了。”

    玉卿卿心头微惊的看向白杨,暗道,他长了只狗耳朵不成!这么远也能听见!

    不禁回想,她刚刚没有说错什么话吧??

    正拧眉挠头凝思,就听身前的人低语了一句。

    “嗯?”玉卿卿没听真切,探头看着她道:“你说了什么?”

    “我说,我叫核桃。”

    声音依旧是低,但总算是能听到了。

    “核桃?”玉卿卿笑了笑,不解道:“女孩子家不都是叫桃花,桃红,你怎么叫核桃啊?”

    核桃闻言道:“爹爹说,核桃结实。”

    玉卿卿哑然失笑。

    核桃低声又道:“也抗揍。”

    玉卿卿嘴边的笑意顿时僵住了。

    她顿了会儿,伸手将核桃头上被风吹的要掉不掉的风帽盖好,而后轻轻揉着她的脑袋:“小核桃,以后在我身边不会再挨欺负了。”

    “所以,你的名字只是名字,没有结实不结实,抗揍不抗揍这一说法。”

    “知道了吗?”

    “知道了。”核桃整个人缩在宽大的披风里,不知是羞还是怯,声若蚊蝇的道:“夫君。”

    玉卿卿闻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她猛咳了几声,涨红的脸在面对核桃投来的关切目光后更是滴血一般,心里暗骂自己嘴欠。

    那话骗骗白杨也就是了,说给她听做什么?!

    被看的极不自在,玉卿卿将核桃的脑袋板过去,道:“我没事。”

    一行人入了城,很快找到客栈住下。

    玉卿卿在白杨等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客栈外一个小摊贩旁,蹲下身与之交谈片刻,而后从怀中掏出些散碎银子递了过去。

    核桃小心翼翼的看了白杨一眼。

    白杨注意到了,笑了笑,不解道:“怎么了?”

    核桃指了指客栈外的人,低声细语的问道:“他在做什么呢?”

    “什么他?那不是你相公吗?”

    白杨还没答,镖局里其他兄弟便起了哄。

    核桃闻言羞的抬不起头来。

    玉卿卿走进来就听白杨等人在笑,再瞧核桃羞窘的样子,不问也明白了。

    伸手将核桃揽在怀里,冲着几人道:“一群糙汉子,别拿我家小姑娘打趣儿,去去去。”说着带着人回了厢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