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十八章 铺子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客栈里核桃醒来就发现阿芜没了踪影,她顿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正吓得心慌无措,就听到一声开门声,她心下一喜探头往外看,走进来的人正是阿芜。

    她顿时喜道:“夫君回来了。”

    这小姑娘,前两日喊夫君还扭捏羞涩,现如今真真是张口就来。玉卿卿笑的无奈,把油纸包递过去,道:“还热着,快吃吧。”

    核桃打开纸包看是肉包子,馋的直流口水,想到什么又看着玉卿卿:“夫君不吃吗?”

    玉卿卿拧着凉水帕子擦脸上的汗,闻言道:“我已经用了。”

    核桃点点头,很快吃下一个包子,灌了两杯茶。

    玉卿卿看着剩下包子,皱眉道:“是不好吃吗?”

    核桃道:“我吃饱了,这三个可以留着午膳再用。”

    玉卿卿哪还有不明白的?

    笑着在她对面坐下,道:“怎么,担心我养活不了你吗?”

    核桃的心思被看了出来,有些羞赧的抿抿唇道:“没有。只是咱们不是还要盘铺面?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日常能俭省些还是该俭省些。”

    玉卿卿把她包好的油纸重新散开,推到她面前,道:“银子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若要帮忙,不如想想盘了店面做什么吧。”

    核桃看阿芜神色轻松,不像是被钱财所困的模样,心下微安,又捏了一个包子,边吃边道:“夫君有盘店面的打算,却没想好要做什么吗?”

    “想做的很多,可真要着手去做,却又不知该做什么了。”玉卿卿支肘托腮看着对面的人,道:“小核桃喜欢吃什么?”

    “阳春面。”核桃闻言得意答道:“我不仅喜欢吃,我还会做呢!”

    玉卿卿听言神情忽的怔忡。

    阳春面是江南地区的特色吃食。

    在玉家时她是不能提及她的母亲的,前世她也只在王婆子的口中听到过只言片语的关于她母亲的事情。

    听说她是江南人氏。

    不知生前可喜欢吃阳春面?

    核桃未发觉玉卿卿的异样,自顾自的说道:“等以后咱们有了自己的住处,我一定做给夫君尝尝。”

    玉卿卿回神,轻轻笑着道:“那咱们就开一间阳春面的铺子吧。”

    核桃自然是极愿意的。

    如此一来,她就能真正的帮上阿芜的忙了。

    不必满城的去选址,玉卿卿的目标只在平湖街,斟酌了两日她选中了一处空置的铺面。

    铺面不大,但位置却与玉卿卿估算出的刺客会动手之地极相近。

    且铺子后面还有两间厢房,一个小院,如此一来她们连住处都有了。

    当即便找到了房屋商行,询问了盘店的价格。

    因着铺子小,价格开的并不高,且铺子里还算规整,稍加收拾便可开门营业,这让急于在榆城“扎根”的玉卿卿很是满意。

    很快便签了契约,付了银款,取了钥匙。

    虽说玉卿卿开这铺子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但也要稍微像点样儿,不然被人看穿,倒是得不偿失了。

    故而接下来的几日二人分了工,玉卿卿主外购置桌椅板凳,粮油碗筷,核桃主内擦洗晾晒。

    二人都是吃苦能干的,铺子很快收整妥当。

    这日闲暇,核桃煮了一碗阳春面,端给阿芜品尝。

    一家铺子客源的盛衰全看厨子了。

    核桃自认为她的手艺尚没到能扛起一间铺子的程度,建议阿芜另寻厨子,他却不肯。

    无法,核桃只得硬着头皮顶上去了。

    玉卿卿看她把一碗面端的颤颤巍巍,不觉笑起来,起身接了面碗道:“看着很好吃的样子。”

    核桃听言心中的紧张感稍稍缓解,咬了咬唇,小心翼翼道:“知道夫君的口味淡,我特意少放了盐。”

    玉卿卿夸赞她有心。

    先喝了一口汤,满意点头:“味道真是不错。”说着又吃了一箸面,笑道:“这手艺足够了。”

    核桃唯恐他是哄自己,不确定道:“夫君说的可是实话?”

    玉卿卿闷头吃着面,一碗阳春面很快见了底,她抹着嘴道:“你看我像是骗你的吗?”

    核桃抿了嘴笑:“夫君喜欢就好。”

    玉卿卿道:“那你觉得这碗面要卖几?”

    她虽算不得正经的闺秀,却也未曾抛头露面做过营生,故而对这些是一窍不通。

    核桃她父母就是做这个的,但玉卿卿不想提及他们二人,免得核桃心中难过,故而只问她卖几。

    谁知核桃却摇头说不知。

    玉卿卿有些讶异的眨眨眼。

    原本她家中就是卖面的,她怎么能不知道价钱?

    但转念一想,或许她的父母只当她是做活的牛马,银钱上的事情自然不愿她多知道。

    这般想着,玉卿卿道:“索性无事可做,不如出去逛逛?看看别家卖多少,咱们便卖多少。”

    核桃一听能出去玩,眼睛顿时就亮了。

    猛不跌的点头道:“这个办法甚好,夫君真聪明。”

    玉卿卿摇头失笑。

    这小姑娘如今学会哄人开心了。

    平湖街上有两家面馆,但因着在同一条街上做营生,她们不好去光顾探价。

    而距离平湖街不远便有一处颇为热闹的市场,粮油的采买也是在那处,玉卿卿路熟,便带着核桃往那处去。

    刚走出平湖街不久就发现不少人紧赶慢赶的往市场走,核桃被挤的撞在玉卿卿身上,皱眉道:“是不是有什么热闹可看啊?他们急的这般。”

    玉卿卿把她让至里侧走,闻言纳罕道:“市场里能有什么热闹?”

    却听有人边跑边与同行之人说道:“快快,走快些,要开始了!”

    当真有热闹可看!

    这般想着,二人也加快了脚步。

    很快到了市场,就看里面筑起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圈儿。

    核桃见状开心的跳脚,往前跑了几步,想到什么又站住脚,扭身看着玉卿卿道:“夫君你快着点。”

    玉卿卿笑着跟上。

    站在人圈之外,怎奈二人个子都不高,惦着脚也瞧不见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玉卿卿对这些热闹没什么好奇,但看核桃一脸的好奇,还是护着她挤了进去。

    抬头一看,不觉震住。

    人圈正中的位置是一个半人高的高台,此时高台上正跪着一名将要处斩的囚犯。

    这竟是监斩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