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三十三章 囤菜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核桃也正好扭过身来,见他瞧着自己,桃子也不啃了,咧嘴就笑:“夫君放心,我就算掉下去也淹不死的。”

    这傻孩子玉卿卿心下叹气,丢开手里的篓子,走到她身边坐下,正色问道:“核桃。”

    “假如我带你离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生活,你觉得怎么样?”

    核桃面上有些懵懂,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道:“可咱们的铺子在这里,还能去哪呢?”

    玉卿卿道:“去我的家乡。”

    核桃眨了眨眼,讶异道:“夫君不是没有家乡吗?”

    玉卿卿稍显沉默。

    目光沿着屋脊飘到了天上一朵白云上,片刻唇边勾起笑,极是嘲讽的道:“家乡这种东西呢,仔细找找,还是有的。”

    核桃点点头,言简意赅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君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可我的家乡是个危机四伏的地方。”玉卿卿偏头看着她,道:“你确定要跟我去吗?”

    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她想给核桃找个好人家安置下来。

    可这孩子这么傻乎乎的,交给谁,她都放心不下。

    核桃道:“既然那么危险,夫君为什么还要回去?”

    “因为。”玉卿卿想到什么,眸光一下就柔软了下来,抿笑轻声道:“因为,我要去见一个人。”

    核桃看着他的神情,道:“这个人很重要吗?”

    “重要。”玉卿卿点头:“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那就去吧。”核桃道:“我陪夫君一起去见那个人。”

    玉卿卿问出了心中的担忧:“若离开永州,你会想家吗?”

    “以后,有夫君的地方才是我的家。”核桃说完,耳朵通红,又低头去啃桃子。

    玉卿卿听言笑了笑,撑膝站起身,继续去倒腾地窖了。

    核桃跟着到了地窖边儿,蹲下身,问下梯子的人道:“这地窖,夫君打算做什么用?”

    人已经下到地窖里,黑漆漆的瞧不见影儿,听得慢悠悠的声音传出来。

    “囤白菜。”

    “我喜欢吃白菜,夫君挖深点。”

    雷云厉从城外回来一直未去见福王,这日伤势有所好转,便趁夜往福王府去。

    书房中,福王正在练字。

    福王将到天命之年,体态微腴,常年的幽禁与压迫生活并未在他的眉眼间留下什么沉郁阴狠之色,面上是一派温和随意之态。

    听到脚步声短暂的抬头看了眼,瞧是雷云厉,他笑了笑,道:“来了,自己坐。”

    雷云厉上前见了礼,在靠近书桌的圈椅上坐了下来。

    福王道:“这些日子没来,是因为城外的事情棘手吗?”

    雷云厉闻言站起身,揖手禀道:“虽然中间出了些小状况,但已经很好的解决了,殿下安心。”

    前几日榆城内忽然潜入了一群身份不明的人。

    其实这些年同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他们在解决之时已经能做到游刃有余了,但这次有少数的几个武功高强的趁乱逃往城外。

    榆城外驻扎着宋扬的两万军队,虽然不能确定这些人与宋扬是同出一脉,但他们却也不敢冒险,更不能放任。

    而奉命前往城外剿除的人正是雷云厉。也就是在那晚,他在破庙中露出了破绽,思及此,雷云厉眼底浮起愤然之色。

    他是家中庶出,从小便知道,他不配继承家族的重任。

    他恨自己庶出的身份,却也不曾对前景完全绝望,他蛰伏着、期待着那万分之一的会落到他头上的机遇。

    终于,他等来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之所以被家族选中,全赖于他庶出的身份。

    不同于嫡子那般生死都隆重,他的存在本就是无人在意的,故而他可以没什么水花的“死”了。

    自那以后他便明白,想要让世人重新认识他,想要他的姓名重新载与家谱之上,他就只能成功,亦或者是只能助福王成功!

    故而无论大小事情,他都竭尽全力的去完成,从不敢忽怠。

    福王面有满意的点了点头,写完余下的几个字,他搁下了笔。

    绕过书桌,往外厅走。

    一边走一边道:“近来总觉心神不宁,山中一切可如常?”

    雷云厉跟在福王身后,闻言紧走半步,恭声答道:“回禀殿下,山中一切如常。”

    “他们日夜刻苦训练,斩敌能力已远超宋扬手下的驻兵。”

    福王“嗯”了声。

    二人到了小四仙桌前,分君臣落座。

    自有侍卫进来奉茶,福王慢慢抿着,道:“前儿得了一坛子酒,想与你对饮来着,遗憾你未至,酒已封存,改日再饮吧。”

    雷云厉起身,揖手告罪。

    这一抬臂又牵动了伤处,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福王恰巧注意到,不禁问道:“是否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若有,可千万别瞒本王。”

    雷云厉闻言面有慌乱,忙表示道:“属下不敢欺瞒殿下!”

    “确实无事发生。”

    福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他虽在府中,但耳目却遍布永州,也确实未曾听到什么禀报。

    可这心头总觉得不安宁。

    轻叹道:“你别怪本王小心,实在是境况艰辛,不可有丝毫差池。”

    京城对他虎视眈眈已久,这近来更少了几分耐心,想来发难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但他已不是那只待宰的羔羊了。

    京城,他迟早会回去!

    雷云厉道:“属下明白,不敢掉以轻心。”

    避着人回到家中,老夏忙掌灯迎来,雷云厉道:“调查的事情可有眉目?”

    自从雷云厉到了榆城以后便将老夏的差事接了过去,他便“病”着了。

    这些年无事可做,偶尔帮着调查调查琐事。

    可从未见雷云厉这般焦虑过。

    心中想着却也未敢发问,忙搁下灯盏,转身去内间取了今日送达的信笺。

    雷云厉看着信上的内容,眉头越皱越深,眼底的愤然也瞬间攀至顶峰。

    他真是愚蠢!

    竟然信了那刁民的话!

    这些年他不敢在福王面前露出哪怕分毫的低劣平庸。因为在榆城福王只能选择他,可一旦出了榆城,便有万千的能人异士可供福王驱遣。

    所以不论是在榆城还是榆城之外,他都要紧抓住福王,不能同在家一般的被沦为废棋。

    可破庙的事情到底还是成了他的隐患!

    若这件事情被福王所知雷云厉不敢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