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四十一章 错认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当日未用午膳,王贵便带着大儿桂生出了城。

    勤政殿中皇上听闻晏珩去参加玉家的花宴,感到十分的纳罕。

    他这莽汉,何时喜欢往这种场合里钻了?

    再听傅仲与傅言明也都去了,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淡淡道:“最近傅家与玉家往来甚密,可知是何缘故啊?”

    殿中只有几个宫女太监,还都远远的侯在殿门里侧,案牍旁只站着黄忠一人,闻言他忙上前一步,躬身笑答道:“奴才整日与皇上待在一处,皇上如此颖悟绝伦都不知内情,奴才这蠢头笨心的,哪里能知道。”

    皇上笑了两声,将手上的折子批完,搁下笔,惬意的靠在椅子里,端起茶盏喝了口。

    咂摸了会儿,道:“京城里少有人能将他们二人拘在一起,定然是宴会上有热闹之处。”

    “朕整日埋首在这些册本子里,听到热闹也难免心向往之。”

    “你就代朕去玉家走一趟吧。”

    黄忠闻言快速的睃了皇上一眼,而后揖手领命。

    走出宫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皇上遣他去的本意是什么?

    总不能真的是让他去看臣子家中的热闹,然后带回来,供皇上取乐解闷的吧?

    皇上日理万机,可真没那样的闲心!

    难道皇上是在怀疑什么?让他前去探探底儿的?依着他对皇上的了解,这个可能性倒是更靠谱些!

    若按照这样推算的话,晏珩破天荒的去玉家赴宴,莫非也是因为这样的缘由?

    那么,待会他若是在玉家没能发现什么,是不是把晏珩带回来就行了?

    这般想着,黄忠矮身上了宫门口的轿子。

    玉府

    若不论随时可能会发生的“事故”,这场宴会能同时请来晏珩与傅仲已是京城极其有体面的一桩事情了。

    可令玉知杭没想到的是,黄忠竟来了!

    黄忠是皇上身边的近侍,所言所行一般都代表着皇上的意思。

    这些年上了点年纪,又因身边有小徒弟,故而轻易是不出宫的。

    眼下亲自来,难道是皇上有什么重要吩咐?!

    这般想着,玉知杭忙整理了衣襟,匆匆的迎到府门外,接上黄忠,一路寒暄着回到前院。

    黄忠笑吟吟的走在人群中,向左右两侧朝他见礼的人颔首,而后走到厅中,揖手冲厅中的晏傅二人见礼。

    二人忙回礼。

    傅仲率先开口,温和问道:“黄公公今日怎么出宫了?可是皇上吩咐了什么事儿?”

    这话原本该是玉知杭问的,但他只顾着接待,一时还没顾上,这会子听傅仲问起,忙也竖着耳朵仔细的听。

    “皇上派奴才出宫办些事情。”黄忠笑着道:“恰巧看见玉府的热闹情形,顺道拐进来瞧一眼。”

    傅仲含笑点头,未有疑问,可心中却是泛起了嘀咕。

    黄忠这话明显是托词!

    他是何等身份,哪里会特意拐道儿来玉家看热闹?

    且他自己都说了,是皇上派他出宫的,他办了事情不尽快回宫复命,能有闲心闲逛?

    可黄忠不愿意说,傅仲也就不好多问。

    谦让着重新落了座,寒暄几句,黄忠扫视着厅内厅外,笑着道:“不知是什么日子,却也没带贺礼来,倒是唐突冒昧了。”

    玉知杭笑着道:“黄公公言重了。”

    “是家中长女日前刚回京,因着长久不在京中,与亲友近邻多是疏远的,故而内人提议办个宴,让她熟识熟识京中的人和事。”

    黄忠约莫记得玉家的嫡长女是玉知杭前妻所出,很早之前便被送去了庄子上。

    不少人都说着夫妻俩个厌弃嫡长女,怕是不会把人接回京了,却没想到现下竟接了回来,还如此重视。

    黄忠心中想着,嘴上便称赞起了马氏的厚道仁慈。

    傅言明闻言也顺势夸赞了两句。

    有了黄忠、傅言明开头,在场的便也都愿意给玉家几分脸面,一时间厅内厅外赞赏声不断。

    晏珩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可夸赞的?

    是,眼下是把人接回来了,可这不是应该做的吗??

    难道要把人熬死在庄子上不成?

    再说,现在把人接回来,也掩盖不了他们把人放在庄子上十几载的事实!

    更不用说,这接回来的人极有可能不是本尊了。

    他看着玉知杭快笑裂的嘴脸,眸光中泛起了细细的冷讽意味。

    黄忠的目光扫视着厅内众人,在看到面无表情的晏珩后稍有停逗。

    晏珩警醒,立刻发现了黄忠的视线,回看过去,含笑颔首。

    黄忠亦是颔首。

    观晏珩这神情,显然是不打算融进这些人里去的!那又为何要来?

    莫非真被他猜中了?晏珩来的目的与皇上让他来的目的是一致的!

    那么把人带回去,准能完成皇上的吩咐。

    这般想着,他往旁侧倾了倾身,与晏珩耳语了几句。

    黄忠到场必然是全场的焦点,看他如此,都是心生好奇。

    晏珩听完黄忠的话,挑眉看向他,打趣儿道:“黄公公莫不是在诓我?”

    既然是皇上要召他,那黄忠见他第一眼便要说明此事,哪里会等到现在?

    黄忠闻言笑意就更浓了些:“奴才怎敢呀,奉命而已。”

    晏珩无奈摇头,也不去深究黄忠的话。

    反正他正打算要走,还没想好说辞,眼下有了黄忠,他倒省的头疼去想了。

    黄忠看晏珩这般便知是答应了,讨好的朝他揖揖手。

    晏珩笑着摆手:“黄公公与我就莫要客气了。”而后二人告辞离开。

    众人这才明白,皇上要黄忠出宫办的事情就是请晏珩进宫!

    这种事情随便遣个小太监就行了,皇上却要派黄忠来,足证明了对晏珩的看重。

    一时之间众人的视线都悄悄的往傅仲的脸上瞟。

    傅仲盯着二人离开的方向,眸光变的深冷。

    傅言明来到傅仲身旁,一边扶着他落座,一边低声道:“父亲,皇上在这么多人面前抬举晏珩,是为何意?”

    傅仲嗤道:“一个贱奴罢了,再抬举又能如何!”

    傅言明听傅仲这话便是他是气的厉害了。

    斟酌着又道:“儿子去打听打听?”

    傅仲端起茶盏,杯沿送到嘴边时,压低的内敛声音才响起:“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稳得住。”

    “不然谁还敢跟着你打擂台!”

    傅言明受教点头,落座喝茶自是不提。

    可终究是败了兴致,宴上草草的吃了几箸菜,喝了几杯酒便回府去了。

    前院散了,后院也就跟着散了。

    傅言明也不顾正在冷战,欢喜的来后院与马氏说今日发生的事情,以及皇上通过黄忠的口对他们的赞赏。

    这一次他们在京中的声望必然更胜以往。

    因着大关镇的事情,马氏正焦心焦肺。

    这会子听了傅言明的话不免压力更重。

    他们受人赞赏的前提是玉卿卿被他们接了回来。

    可若偷梁换柱一事被人发现,那他们定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玉知杭越说越激动,好似繁花锦绣已经送到了眼跟前似的,扭脸一看马氏寡淡的样子,不免敛了笑。

    猜想她仍是在气头上。

    这些年玉府能越来越好,少不了马氏出谋划策的功劳,玉知杭心中明白这些,故而面对撒泼耍小性儿的马氏,便就能包容了。

    好言好语的把人哄起来。

    另一边,陪着皇上用了午膳的晏珩出了宫。

    匛然忙牵着马迎上去。

    二人没回府,而是随便找了个酒楼,拴马上楼。

    等待酒菜上桌的当口,匛然问他道:“主子今日怎么突然问那玉姑娘小油酥烧饼的话儿?是不是怀疑什么?”

    晏珩看他一眼:“跟踪我?”

    匛然笑起来,挠挠头道:“哪能啊。”

    “属下是怕您在院子里乱走乱闯的被人抓住了打,这才急匆匆的找了去。”

    晏珩笑了笑:“算你有良心。”

    说着想起什么,微微敛了笑道:“起初倒也没怀疑什么。”

    “就是玉知杭赶去以后,他们父女站在一起,怎么瞧怎么不相像。”

    小二端着大托盘过来,酒菜上桌,二人捏着筷子开始吃。

    匛然从晏珩筷子下抢了一大块肉,吃在嘴里道:“那万一玉姑娘的样貌随她母亲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晏珩道:“可心里总觉得有点怪异,便随口试探了一句。”

    “小油酥烧饼遍地都是,您要试探也换个别的。”

    “错!”晏珩笑道:“大关镇内没有小油酥烧饼!”

    “一家都没有!”

    匛然听得目瞪口呆:“您怎么知道??”

    “那时从大关镇回京,因要买些干粮随身带着,何随派人去买,可跑遍了镇子,一个都没买来。”

    “这么说,府里这个玉卿卿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呐!”匛然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是...玉知杭又不是傻子,自己的亲生女儿难道还能错认?”

    晏珩眯了眯眼,冷笑道:“玉卿卿两岁出京,一个奶娃娃,这么多年没见,有什么亲情劲儿?带着血缘的陌生人罢了。”

    “顺着这条线再去查,倒要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匛然恍恍惚惚的应了下来。

    他仍不能相信有人会不要自己的亲生子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