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四十五章 拦车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辰时过半,平湖街上出现了异于往常的车马声。

    玉卿卿知道,是她们来了。

    她慢慢的匀了两口气,放下了手里的蒲扇,站起身往外走。

    与此同时,和玉卿卿一样警觉起来的还有胡同口的那几位,他们虎视眈眈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马,有为首之人发号施令。

    “不必硬拼,咱们也拼不过,找出漏洞,一招制敌!”

    几人应是。

    福王妃的马车与福王的同出一辙,双层榆木,不论外界是刀砍还是火烧,都足以抵挡至侍卫前来营救。

    故而玉卿卿猜测,这些乞丐会把人“请”下马车,再伺机动手。

    而原本的八个乞丐眼下只剩六个,那两个是埋伏在附近搞偷袭吗?

    玉卿卿往周边看了看,并未找出他们的藏身之地。

    可不论他们有什么招数,她看住福王妃便是。

    https://

    榆城不大,城中能有此派头的只有福王府。

    看福王府里有人出行,手头不忙碌的买卖人都从铺子里走了出来看热闹。

    刚刚还清清静静的街道,这会儿是人头攒动。

    跟行在马车旁的侍卫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唯恐人群中混入了危险之徒。

    玉卿卿的猜测没有错,福王妃的马车刚过包子铺,这些乞丐便动了,先是若无其事的走着,不经意回头瞧见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几人相互一对视,就地跪了下来。

    玉卿卿的目光从乞丐身上转到另一边。

    眼瞧着前方有情况,立刻便有四个侍卫出列上前查看,见是凄苦的乞丐,微有放松。

    道路不明,车夫不敢冒进,勒马停了下来。

    宽敞的车厢内坐着四人,分别是福王妃、幺女宁惠安以及两个福王妃的贴身侍女,察觉车马停下,靠外的侍女梓芳低声问外面的车夫:“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停下了?”

    车夫侧首恭声答道:“回禀王妃,前面有一群乞丐拦路,侍卫正在解决。”

    梓芳闻言看向了车厢里的福王妃。

    此刻她手捻佛珠,嘴角蠕蠕,听言并未有所回应。

    梓芳见状,便也不在多说。

    宁惠安最是个耐不住性子的,听到外面有乞丐拦路,忙移到了梓芳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挑开车帘,眯眼朝外看去。

    只见道路正中的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正被侍卫暴力驱赶。

    侍卫常年操练惯了,下手没个轻重,一把就把其中一个乞丐推的趔趄倒地,乞丐面色痛苦的捂着后脑勺,似是受了伤。

    宁惠安常年跟着福王妃做善事,最是见不得这些受苦受难受欺负的人,见状皱眉愠怒道:“简直可恶!”说着就要掀开车帘下去阻止,被一旁的侍女呈如眼疾手快的抱住了腰:“姑娘,不可。”

    “你别拦我,没瞧见他们在打人吗?”宁惠安急躁的说着,低下头去掰呈如搂在她腰间的手。

    呈如哪里敢撒手啊?

    这街上这么多百姓,若是冲撞了她,可怎么了得!

    遂抱的更紧:“侍卫会解决的,您先别着急。”

    宁惠安还要再说,就听一声温柔的轻唤。

    “安儿。”

    宁惠安闻声,整个人都顿住了,回头一看,闭目养神的福王妃已经睁开了眼睛。

    温柔的眸光里带着些笑意,将她看定。

    这一眼,直把宁惠安周身的躁气儿给看没了。

    她抿嘴笑着坐回了原处,伸手圈住福王妃的胳膊,笑嘻嘻的撒娇道:“母妃放心,女儿就是下去看一看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不会做出格的事儿的。”

    福王妃偏头看她一眼,语调温和的责备:“我还能不知道你?”

    “侍卫做事不妥,自有你父兄来处置,哪里用你一个小姑娘去出头?”

    “老实待着。”

    对比福王生气时的高声训斥,宁惠安更怕福王妃的温柔责备。

    一见福王妃露出这幅面容,顿时乖的像只猫:“女儿听母妃的,母妃息怒。”

    福王妃见她如此,不觉好笑起来,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头:“都怪你二哥把你教坏了,整日只想着打闹。”

    “待我回去,必罚他去抄经。”

    宁惠安一听二哥宁元晁要挨罚,顿时耷眉撇嘴,比自己挨罚还要难过。

    哼唧着钻进乐福王妃的怀里,把泼撒成了娇:“母妃别怪二哥,我乖乖的就是。”

    这府里也就宁元晁肯带她到处玩,若宁元晁被罚抄经,可就没时间陪她了,那她怕是要苦闷死了。

    福王妃被她揉搡的无法,无奈的轻拍了拍她的背:“还不乖乖的坐好。”

    宁惠安顿时坐直了身子,脊背笔挺,双手交叠压在膝头,极是端庄,目不斜视的问福王妃:“母妃看女儿坐的可好?”

    福王妃无奈失笑。

    听着外面的吵嚷,她抬手敲了敲车厢壁。

    立刻有侍卫贴近马车,揖手恭声道:“王妃。”

    福王妃蹙眉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侍卫知道福王与福王妃最厌府里人仗势欺人,闻言忙道:“前面有几个乞丐拦路,似乎是想要讨口吃食。情绪比较激动,与咱们的人发生了冲突,并未有人受伤。很快便能解决,王妃安心。”

    福王妃沉吟片息看向呈如道:“把咱们带的东西给他们送去一些。”

    呈如应声点头,矮身下了马车。

    到后面的车厢里取了吃食,快步给乞丐送了过去。

    四周顿时一片叫好声,人人都赞许福王妃的仁慈。

    吃食到手,乞丐也不在纠缠摔伤一事,为了感激冲马车磕起头来,咚咚咚咚的不知疼一般。

    而这种情况侍卫不好阻拦,只等福王妃发话。

    一旁的包子铺小二见状嗤道:“咱们养了他们这么多日,也没见他们磕一个头啊。”

    话音刚落,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便拍在了他头上:“你贪这一个头啊?”

    小二扭头看是包子掌柜,顿时敛了愠怒,低声道:“不贪,就是觉得他们见人下菜碟!”

    “见着贵人就拼命的磕头感恩,而咱们施舍这么多,也没见他们挪挪屁股站起身作个揖啊。”

    包子掌柜咂摸着嘴,觉得这话也在理儿。

    车厢内,福王妃听着磕头声,眉头蹙的更紧,搁下手里的佛珠。

    梓芳见状忙上前扶住。

    宁惠安跟在她们身后,三阶的脚蹬,踩了两个,最后一个是蹦的,可见活泼好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