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五十二章 恶疾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宁元隽在距离床榻四五步的位置停了下来,朝阿芜揖了揖手。

    玉卿卿无法动弹,目光落在他身上,告罪道:“周身筋骨实在疼痛,不能起身见礼,宁公子见谅。”说着又与核桃道:“去给宁公子搬椅子来。”

    核桃搬了窗下的凳子放在宁元隽身边。

    宁元隽道了谢,而后落座:“万分感激阿芜公子仗义出手,阖府上下对这份恩情永生不忘。”

    “此后只要有福王府一日,公子便不会再受到此般伤害。”

    “阿芜公子可否告诉我,是谁重伤了你?”

    玉卿卿摇了摇头:“宁公子误会了。”

    “是我自己身患恶疾,与旁人无关。”

    若她此时扯个慌,谎称这伤是被刺客报复所致,福王府是不会怀疑的。

    只是恩情好还,心结难舒。

    她不愿看别人因她的谎言而愧责难过的度日。

    况且她已经猜到了她的病况是何缘由了,预料不错的话,在京中也会发作的。

    届时谎言被戳破,反而白费了她在平湖街拼的命。

    宁元隽有些讶然的看着她,片息道:“这房屋四周都是福王府的人,阿芜公子不必替谁隐瞒。”

    玉卿卿笑的有些无奈:“我并未替谁隐瞒,所言属实。”

    宁元隽愣了下。

    这不得不说,阿芜是个非常正直的性子。

    有了平湖街的事情在先,就算她说是被牵累,所以受了伤,福王府也不会有疑义的,只会对她感激之上更添愧责。

    可她却未这样做。

    宁元隽眼底微微浮现了亮色,唇边隐有笑意,温和道:“冒昧问一下,阿芜公子是患了何种恶疾?府医在此,或有方法。”

    “这却不知了。”玉卿卿神情晦涩,蹙眉低声道:“不过在我来到榆城之前便已经发作过。”

    “将养些日子便可痊愈,宁公子可转告王妃,让她不必担忧。”

    宁元隽听到这里,才算是信了她的话,心中稍稍释怀。

    转而看向核桃,含笑道:“眼下阿芜公子已经苏醒,夫人还打算带阿芜公子去京城吗?”

    “且不吹嘘的说,若论将养,我有信心阿芜公子在福王府里绝不比在京城养的差。”

    前几日核桃看阿芜一副没命活的样子,想着京城那样的地界里必然聚集着各路名医,阿芜或许有一线生机。

    眼下阿芜只需将养些日子便可痊愈,她自然舍不得再让阿芜颠簸受累。

    只是她却也没有应答宁元隽的话,而是将眼睛看向了阿芜,征询她的意思。

    玉卿卿注意到核桃的眼神,暗暗道这小姑娘当真是长大了。

    “宁公子的好意我本不该拒绝,但那日在平湖街上看到了王妃被刺杀的一幕,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所以,这次病愈后我打算回家乡,处理一下我先前逃避不敢面对的事情。”

    听她话中的意思,似乎有些棘手的事情需要解决。秉着恩人的事情就是自家的事情的原则,宁元隽心里立刻便生出了帮忙的想法:“阿芜公子的家乡是何处?”

    这十日里福王府不仅在调查刺客是通过何种途径进入榆城的,也调查了阿芜的事情。

    阿芜重伤后,他们自然而然的以为阿芜是被他们牵连了,但也不敢完全否定她是与人结了私怨。故而将她身边的人调查了一遍,为的是排除威胁。可收效却甚微。

    只知道她月余前在抚州找了昌吉镖局护镖,在永州买下了这个叫核桃的小姑娘。

    抚州之前的事情却再也查不到了。

    现下听她提及自身私事,宁元隽心有关心,也有好奇。

    玉卿卿咳嗽起来,唇边又溢出鲜血来,她不在意的抹了,而后道:“京城。”

    宁元隽正揪心她吐血的事情,可再听她的回答,不免惊讶。

    他没想到她是京城人氏。

    她的口音中完全没有京城的味道。

    “阿芜公子的事情就是我们福王府的事情,原本公子有困难我们该竭力帮助的,但在京城。”宁元隽苦笑一声,摇头惭愧道:“在京城,公子还是不要提及认识我们比较好。”

    玉卿卿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天定帝篡权夺位虽成功,但福王却安然的活着,这不免让天定帝万分的忌惮,性情也变得阴沉多疑。

    朝野上下但凡谁多提了福王一句,就难逃天定帝猜疑,此后必然会被借机铲除。

    很长一段时间里,京城人人自危,唯恐稍有不慎便丢了脑袋。

    而在这种环境之下,不少人都怀念起了前太子的仁善宽和。

    永州距离京城五百余里,一路上设有多座卫所关卡,可前世福王只用了七日便打到了京城城门之下,这其中的缘由,与天定帝失了民心有很大的关系。

    而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让军中将领寒了心,也让福王抓住了起兵的由头。

    思及此她轻轻笑了笑,看着宁元隽黯淡的眸色,道:“宁公子无须多想,很多事情转眼便会柳暗花明的。”

    “我的事情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微末小事,不敢劳动王府出面。不过若有需要,我会厚着脸皮去求王妃的。”

    清清淡淡似是随口不走心的一句“柳暗花明”,让宁元隽怔了一下。

    这些年除了自己人,再没有任何外人与他们说过这样的话了。

    宁元隽由心的笑出了声:“那就借阿芜公子吉言了。”

    “还有,我们家的府门随时向公子敞开。”

    玉卿卿抿了抿唇,道:“其实,我现在就有一桩事情相求。”

    宁元隽向前倾了倾身子,目光殷切道:“公子请说。”

    玉卿卿想起那日前后两拨来夺她命的人,眉头轻轻皱起,道:“我大抵在榆城得罪了一些人,离开永州的路上不知会不会有麻烦。”

    “所以,能否请宁公子帮忙,护我安全离开永州。”

    她的仗义出手,必然得罪了藏在暗处的人,那么她的安危,福王府就责无旁贷,宁元隽自没有不应允的。

    离开房间后立刻写了信,让岳半庚送回了府。

    福王夫妇得知阿芜醒来,大松了口气。

    再看信上说她要走,不觉皱起了眉头,默了片刻叹气道:“离开这里也好,免得被人盯上,受了无妄之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