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五十六章 说教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送走了府外杂人,马氏把秋水苑里的丫鬟粗使全都聚到了厅中。

    因着“玉卿卿”是个主意大的,素常里极不喜他人干涉她的决策,故而这秋水苑里的一事一物马氏都不敢干预掺和。

    这些个丫鬟粗使全都是“玉卿卿”自己选下的,马氏也只混个脸熟。

    将人看了一遍,马氏把年岁不附的遣了出去,而后盯着剩下的人,冷声道:“叫什么,多大了?”

    被留下的人瞧见马氏这严峻的模样,不免心生忐忑,上房从没过问过她们院子里的事情,今日这是要做什么!?

    又想到“玉卿卿”的脾性,众人不敢贸然的答,只是悄悄的去看“玉卿卿”的脸色。

    “看你们姑娘做什么?”在内宅里还从未有人敢这般挑战马氏的威严,见状怒拍扶手喝道:“是我在问话!”

    “今日如有隐瞒,一律撵出府去!”

    众丫鬟吓得一哆嗦,不敢再有小心思,一个接一个的报了名姓年岁。

    马氏的祖籍是庆州,紧挨着蓟州的大关镇,对大关镇的乡音还是很熟悉的,她打量着这些丫鬟的样貌,仔细的听着她们的口音。

    挨个听完,没觉察出谁有嫌疑,马氏却不敢放松,又问了祖籍及家中情况。

    马氏这边是在为府宅排除险情,可落在“玉卿卿”眼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好好的惬意日子,全被搅了,纵是脚边有两个冰盆,但“玉卿卿”仍是觉得烦躁。

    水莲瞧出“玉卿卿”动了恼,忙俯在她身边打扇,低声劝说道:“您现在到底是玉家的姑娘,她来替您把关这些个使唤的人,那是名正言顺的,任谁看了都不会说不好的。”

    “您可千万不能任性,不然玉家容不下咱们,咱们可就只能回江南了。”

    这些话傅言明早与她说了不下百遍,“玉卿卿”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今日傅言明不在,一个小贱婢也敢说教她了?!“玉卿卿”心底窜火,侧目看过去。

    水莲触到“玉卿卿”的视线,吓得心口一窒,忙垂首噤声。

    这些年傅言明愧疚于没能给傅时雨一个尊贵的嫡出身份,故而对她是一味的溺爱纵容,纵是那傅府里的嫡女傅流宛的日子都不如她的舒坦奢华。

    可这些身外物在傅时雨的心底都比不过那载在宗谱上的名字。

    千遮万瞒,宁慈还是发现了她与母亲的存在,不久后祖父傅仲便做主送她们出了京,而后母亲死在了回江南的路上。

    就在她以为要孤身回到陌生的江南时,她又被接回了京中,以玉卿卿的身份住进了玉府。

    有了梦寐以求的嫡出身份,傅时雨开心过一阵,但也仅仅只是开心了一阵。

    因为玉家太弱了,远不及傅家在京中根深蒂固,受人尊崇。

    玉家的嫡女走出家门也难得他人高看一眼。

    窝在这样寒酸的小院子里,过着寒酸的寄人篱下的日子,傅时雨忍的几近崩溃。

    但为了能留在京中,她把所有的委屈都咽下了。

    可如今这马氏给脸不要脸,胆敢跑来她面前指手画脚,全然忘了玉知杭是受了谁的提携!

    “玉卿卿”胸膛剧烈的起伏,她劈手夺过水莲手中的团扇,用力的扇了几下,身上的躁怒稍有缓解。

    她喝了口茶,极冷淡的道:“是这些贱蹄子做错了事,惹了母亲不快吗?”

    “母亲告诉我,我来罚她们。”

    马氏虽然厌恶“玉卿卿”的跋扈,但是却也不得不忌惮着傅家。

    闻言强自挤出了些笑意:“都说奴婢随主子,卿儿这般好,教导出的奴婢必然也是严谨知礼的。”

    “其实,母亲今日来是有原因的。”

    “玉卿卿”冷眼看着马氏:“哦?什么原因?”

    马氏道:“听说前街的一家当铺收了一支镶宝金钗,这金钗搁在当铺里差点被有心人给利用着坏了姑娘家的声誉。”

    “最后严查之下才得知,是这姑娘身边的丫鬟把钗环偷着卖了出去。”

    “母亲想起这秋水苑里的丫鬟都是卿儿自个选的...。”她说着笑了笑,声音又柔和了些许:“倒不是说卿儿选的不好,只是母亲怕这些丫鬟欺瞒你年幼...。”

    “跪下!”不等马氏说完,“玉卿卿”便冲厅中站着的人厉声呵斥。

    十几个丫鬟呼啦啦的全都跪下了,口中齐齐喊冤表忠。

    马氏嘴里的话被“玉卿卿”这一通言行给堵了回去,面皮发僵。

    她甚至能感觉到厅外丫鬟粗使投来的嘲弄视线,一时之间椅子上似乎扎了钉,让她几乎坐不住。

    心口窒郁的揪紧着,马氏呼吸都变得不畅快。

    “玉卿卿”斜了马氏的方向一眼,而后嘴角噙着些得意的笑,站起了身。

    眉目睥睨的看着跪在脚下的人,来回渡步两次,她冷笑着道:“你们须知,我好,你们才能好。”

    “我若有半分的不痛快,你们不死也要掉层皮。”

    “知道了吗?”

    众人诺诺应是。

    马氏捏紧手里的帕子,面皮儿先是涨红,而后变的青紫。

    好个一语双关。

    看似是在训斥侍女,实则这番话是说给她听的!

    一个寄人篱下的外室女,也敢叫嚣着威胁她了!

    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等在秋水苑外的严婆子看马氏一脸寒色的走了出来,刚要迎上前问问情况,却看翟茹冲她摇了摇头,严婆子忙把话咽了下去。

    马氏走后,“玉卿卿”怒的扫了桌上的茶盏,婉柔的眉眼间尽是戾气,咬牙道:“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水莲恨不能上前去捂“玉卿卿”的嘴。

    她这一时是痛快了,可这番话若传出去,谁人会不起疑?!

    水莲忙思虑描补之法,转眸怒瞪跪着没起的丫鬟,道:“一个一个全都不得用,瞧把姑娘给气的!”

    “还不滚出去!”

    众人唯恐挨了打罚,闻言忙磕头退了出去。

    马氏派了王贵出京去查玉卿卿消失一事,而晏珩也派了匛然去查其中的疑点。

    王贵不知道的是,他在大关镇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入了匛然的眼底。

    匛然跟着王贵到了玉府后门,亲眼看着他的牛车进了府,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高墙,而后扯唇笑了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玉家附近,回了都督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