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六十六章 不齿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莫非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人群里头不知谁压低声音说了一声。

    众人听了未有言语,但眉头却拧了起来,对此话都是表示认同的。

    皇上一次召见这么多朝臣,且武皆有,可见是大庸遇到了要紧事。

    只是,她们这些内宅妇人却没有方法能窥见其中一二内容,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杨氏沉默片刻,忽的想起一事,在人群中巡睃一遍,瞧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苏馨宁:“郡主!”她殷切的唤道。

    因着玉卿卿的事情,众人一时都忘了苏馨宁还在府中。

    苏馨宁一年里有三百六十日都是住在承乾宫的,算是半个皇室,或知皇上召见的因由?

    闻言忙都朝苏馨宁看了过去。

    苏馨宁眉目婉柔,唇边含笑。

    遗世独立的站在垂柳树下,清风徐徐,吹动她的裙裾。

    她年岁不大,但常年在宫中生活,日日都步履维艰,每时每刻都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早就能从旁人的眉眼之间看出分的意图了。

    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众人望向她的意思。

    抬步上前两步,轻声道:“我是从皇后宫中来的。”

    言下之意就是,前朝的事情她不清楚。

    众人默然。

    马氏虽也是担心的,但前院的人全都进了宫,到底是给了她喘息的机会。

    抓住机会,她冷哼一声,撂下话道:“今日的事情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说完拉着玉卿卿离开了。

    彭芝芝见状急道:“伯娘,不能让她们走!”

    杨氏压住彭芝芝的肩膀,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眼底冷光粼粼:“放心,她们跑不掉的。”

    众人被马氏的言行惊得瞠目结舌。

    她自以为是做了聪明之举,可若叶家不松口,玉卿卿仍是难逃惩办!

    且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将人推进了湖水里险些致死,却连一句歉疚的话都不曾有,这样跋扈蛮横的家风品行,着实令人不齿。

    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披着人皮,未装人心。

    众人想着为了今日的生辰宴忙活了小半月的杨氏,以及小寿星的叶玉容,不免生出恻隐之心。

    虽然未明白道出,但在场的各府夫人都是心照不宣的将玉家移出了日后的宾客名单。

    苏馨宁看了眼默不作声的雷云汐,无奈摇头,而后看着杨氏道:“夫人这会子若得空就照看照看雷三姑娘吧,瞧着她有些撑不住了。”

    杨氏闻言有些茫然不解。

    往前走了两步,这才瞧见了站在人群后浑身湿透的雷云汐。

    她瞠目惊道:“这雷姑娘也落湖了?!怎么没人说呢!”

    彭芝芝一拍自己的脑门,懊恼道:“瞧我这榆木脑袋。”

    “伯娘,刚刚玉容之所以能脱险,多亏了雷姑娘不顾自身跳下湖去将玉容救了上来。”

    杨氏震惊的有一瞬没说出话来,回过神忙上前揽住了雷云汐的肩膀,触手冰凉。

    她神色大变,急声道:“快快快,快准备屋子,多烧几锅热水。”

    “大夫呢?快把大夫请回来!”

    岸边的叶府侍女顿时忙做一团,簇拥着雷云汐去了就近的院落。

    这一刻钟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日头又大又毒,杨氏的脑子止不住的泛懵,可这一院子的宾客需要她照应,她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

    派了邢妈妈去照看雷云汐。

    前院后院的事情赶在一起,谁也没心思再喝茶听曲儿了。

    苏馨宁率先提出了辞意。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承乾宫复命,就不多留了。”

    苏馨宁这一回宫,叶府里所发生的事情便会一字不差的传到皇后的耳朵里。

    回想马氏及玉卿卿猖狂的模样,众人都万分的期待此事的后续。

    苏馨宁之后,陆续有人提出告辞。

    片刻之间,湖边的人三三两两的散了。

    杨氏亲自到府门外送客,口中不住的说道:“今日突发状况,实在是招待不周了,还请见谅。”

    众人都深知叶家的品行,且今日叶家也是受委屈的一方,这种时候谁都不会挑刺儿的,闻言都善意的回道:“夫人无需多虑,留步且忙吧。”

    送走了府中宾客,杨氏紧赶着到了后院,先去看了雷云汐的情况。

    雷云汐已经泡了热水澡,正裹着毯子喝姜汤。

    见杨氏来,抿了笑道:“夫人,玉容可好些了?”

    杨氏走上前,泪眼婆娑的看着她:“我的儿,今日多亏了你,不然我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雷云汐最见不得人哭,手忙脚乱的想帮忙擦泪又不好上手,一副要急哭了的模样:“夫人快别这么说,那湖水浅的很,就是我不跳下去,玉容自己也能爬上岸的。”

    这话险些把杨氏给逗笑了,她擦着泪道:“你这傻孩子。”

    湖水深浅杨氏还能不知道?

    “你且在这里好生的歇息,等会我让玉容亲自来谢恩。”

    雷云汐闻言忙摆手:“夫人言重了!”

    “玉容往日那般细心照顾我,簪花点心全都会给我留上一份儿,派妥帖的人送到府里。”

    “且若今日是我遇险,玉容必也会不遗余力的出手相救的。”

    “夫人心中不必有负担,我只是做了我们都会做的事情。”

    杨氏听了这番话,心中熨帖极了。

    叶震是天定帝麾下的重臣,而雷正韫则是先皇时的宠臣名将,天定帝登基后对雷家多有忌惮打压。

    故而这些年叶家与雷家的往来一直都是平淡的。

    而雷云汐说的那些簪花点心,也并不是独一份儿的,与容儿交好的大都送过。

    可这孩子却郑而重之的记在心里,倒显得她们有些市侩龌龊了。

    雷云汐唯恐杨氏真的喊叶玉容来谢恩,掀开毯子道:“夫人,我先回了,改日再来看玉容。”

    出了这样的事情,杨氏心中是愧责的。

    但眼下她却不能亲自前往雷家谢恩告罪,只好派邢妈妈送雷云汐回府。

    邢妈妈到了雷府,一个头磕在地上。

    上位坐着的宋氏见状吓了一大跳,不明就里的滞了滞,回过神忙让侍女玢鸢去把人扶起来。

    邢妈妈却坚持不起,把叶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末了道:“我们夫人和老爷都谨记着三姑娘的这份儿恩情。”

    “夫人说,稍晚些时候,她会带着我们姑娘来府上谢恩。”

    宋氏听了邢妈妈的话,面色微惊,将雷云汐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定无事后松了口气。

    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邢妈妈面前将人扶起,道:“云汐救玉容那是她们姊妹间的情谊,如何就谢恩不谢恩了?”

    “回去叮嘱玉容好生的将养,病愈前我们府上可是不接待她的。”

    邢妈妈闻言破涕而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