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六十八章 选将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傅仲觉得晏珩这番话有夸大的成分在,唯恐皇上信以为真,忙就要说些什么,却听皇上道:“迎战!”

    话音落,殿上的回应呈两种极端,臣沉默,武将热血。

    魏亭邑揖手道:“皇上英明。”

    傅仲不屑的看了眼魏亭邑,这狗腿子,惯会溜须拍马!

    他上前道:“皇上,微臣以为。”话未说完,皇上径直的走上了龙椅,落座后道:“主将人选,众卿有什么提议?”

    傅仲余下的话被堵了回去,面色有些难看。

    雷正韫深冷的眼睛往晏珩的方向看了眼,晏珩仍在看着沙盘,似乎是在分析战局,雷正韫看着眼底浮先踌躇之意,两息之后他还是上前一步,揖手道:“此次南凉的主将是罗素。”

    “他是南凉贵族,身份与性格都是骄矜的,今次初上战场便接连获胜,必然翘了尾巴。”

    “微臣提议,选一位谨慎、经验丰富、勇猛的主将迎战,必可攻克敌军!”

    皇上认真听完,道:“看来雷卿心中已有属意人选。”他抬手,抖搂了下袖摆,而后舒服靠在椅子里,慢悠悠的道:“但说无妨。”

    雷正韫道:“微臣拙见,晏都督或可扭转战场上的亏损局面。”

    傅仲眉头皱了起来,撇眼朝雷正韫的方向睃了睃。

    这老匹夫何时与晏珩串通起来了!?

    晏珩被点名,略有些讶异的看向雷正韫。

    雷家那两个嫡出各个勇猛,打小便是照着主将的方向培养的,兵书怕是都倒背如流了,眼下却憋屈在职上坐冷板凳,他相信,只需一个机会,他们二人便可一跃成为世人敬仰的名将。

    可这么好的机会,雷正韫放着自家孩子不用,怎么推举他?

    瞧见雷正毕恭毕敬的模样,晏珩不免猜想,莫非年岁大了,没了斗志,只求安稳?他压下心中所想,朝皇上看了过去。

    只要皇上一声令下,他拼死也会夺回两城,捍住国境缺口!

    皇上亦看着晏珩,眸光思量,眉间有浅淡的皱褶。

    傅仲哪能让晏珩捡了这战功?!

    忙揖手道:“微臣推举沈戬。”说着看了眼晏珩,道:“边境战事不容忽视,但京中皇上的安危更是不可忽怠!”

    “御林军与京五所都离不得晏都督。”

    “沈戬?”皇上似乎对傅仲的话很有兴趣,立时接话道:“太后寿宴时舞剑的那个?”

    傅仲含笑点头:“正是。”

    晏珩对于傅仲推举的人选大感不妥。

    那孩子他见过,不过十八九岁的年龄,怎能压军对敌?

    况且太后宴上舞的也都是花样子,看着好看,放在战场上怕是连自保都难!

    这是送人去对敌,还是去当靶子了?

    “皇上,沈戬确实不错,可年岁尚轻仍需历练,恐不能让万军信服。”晏珩道:“若不能凝聚军心,这场仗。”余下的话他不敢说。

    傅仲顿时冷哼,斜着晏珩道:“难道这大庸只有晏都督堪用?换了其他人就都不行了?!”

    “若论年岁,晏都督不也是从十八九岁走过来的?这些年又有谁质疑过你的才能?”

    兵部尚书杨权酉厌烦傅仲的咄咄逼人,皱眉道:“眼下国难,还请晏都督与傅大人暂且放下私人恩怨,真心的选举将才。”

    雷正韫思量着又道:“说起沈家,微臣倒是想起了沈家的沈晋。”

    “前些年他总病着,听说近来身体慢慢的康健了起来,或可用。”

    沈晋当年是跟着雷正韫迎战南凉的副将之一,有勇有谋。

    天定帝登基后,雷家被疑,沈晋也没能逃脱。

    而沈戬与沈晋同出一脉,同祖不同父,是堂兄弟。

    不过,当年沈晋出事后,沈家大房怕被牵连,便连夜与二房分了家,这些年鲜少往来。

    傅仲呵笑道:“雷大人怎么总沉浸在过去?如今沈晋靠着汤药续命,连刀都提不起来吧。”

    一句沉浸在过去,让雷正韫的脸色变了几变,他微微垂下了头,讪讪的笑,不敢再言。

    晏珩看着雷正韫,渐渐的回过味来,心里头咯噔了下,眉头紧皱。

    这老贼!

    他忙收敛心神,单膝跪地,对上揖手道:“末将自荐,求皇上允准!”

    “好了,起来吧。”皇上冲晏珩淡淡的摆摆手,道:“这次就让沈戬去。”

    晏珩顿如雷轰,唇角开合,却怔忡着说不出话来。

    傅仲笑着道:“皇上圣明。”

    晏珩迟滞着站起了身,想到什么,眸色敛沉一片,他抱拳争取道:“皇上,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此番必然。”

    “行了!”皇上神色不虞:“朕心意已决,无需多言。”

    晏珩咽下了口中的话,生硬的俯首称是。

    后面的话晏珩已无心再听。

    这场仗的结果他似乎已经预见了。

    从勤政殿走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晏珩站在长阶前抬头看着夕阳,神色凝重。

    雷正韫从他身边走过时,他跟了上去,冷淡的道:“雷大人好手段啊。”

    雷正韫脚步微缓,侧目看着他,不解道:“晏都督此话何意?”

    晏珩看着他:“你明着荐我,实则已暗中与傅仲串通。”

    他还奇怪,雷正韫如何那般不吝啬的夸赞他、推举他。

    到了后面雷正韫推举沈晋的时候他才慢慢的回过味来。

    那哪是推举啊,明明是捧杀!

    皇上对雷正韫的怀疑忌惮从未简短过,雷正韫那般拥护他,皇上必然疑心他们何时有了勾连。

    到了后面傅仲驳了对他的举荐,雷正韫立刻又荐了沈晋。

    这不是在告诉皇上,在雷正韫的心中,他与沈晋是相同的?!

    沈晋是谁?那可是雷正韫的心腹副将!

    皇上想到这一层,怕是连他带兵叛国都想到了,怎还会再让他去?!

    只是,晏珩不懂,雷正韫这般做的初衷是什么?!

    “你不是傅仲,他臣不懂战局,可你懂!”

    “你为什么要送沈戬去送死?”

    “你就不怕南凉一再取胜,到最后这大庸易了主?!”

    雷正韫似笑非笑的回视着他,眼底依旧是深冷的。

    他淡淡的道:“我不知道晏都督在说什么。”说完微微颔首,继续往前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