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七十二章 女婿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玉卿卿听到南凉犯境的消息时已是十一月了。

    大庸派去的主将被南凉主将斩杀于沙场之上,大庸又一次的败了,但南凉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是派了使臣前往大庸,有和亲之意。

    不过,南凉和亲的条件是把他们攻下的两城作为聘礼奉上。

    而这么明显的、企图冠冕堂皇占据边境两城的侵略条件,皇上与朝中大半朝官竟都是同意的,而晏珩因意见相悖,在殿上与皇上起了争执,被皇上当场消去了官职。

    玉卿卿眉间愁色深沉。

    移目看到脚下叶片上的薄雪,更是烦躁了几分。

    她这破身体,自上次痊愈后便虚弱的厉害,吹个风都能大病一场。

    回京这一路,已不知因此停歇几场了。

    万一不能及时赶回京,可如何是好?

    核桃从锅台前站起身,瞥见院中坐着的人,皱眉走了出去,急声道:“这样冷的天儿,夫君怎么也不搭件斗篷就出来了?”说着快步进了屋,取了斗篷,碎碎念道:“可长点心吧,才刚好了些呢。”

    玉卿卿只顾想京中的事情,一时没留意。

    闻言卖乖笑道:“闻到饭香,就出来看看。”

    核桃给她系了斗篷,道:“煮了粥,很好克化的,夫君待会多吃点。”说着看她消瘦的模样,有些心疼道:“当初就不该拒了宁公子的好意,若由他们相送,这一路夫君也能舒坦些。”

    玉卿卿笑着没说话。

    天定帝有多么忌惮痛恨福王一党,从福王妃被刺杀一事便可窥见一二。

    若她们此行由福王或者宁元隽的人相送,就算能活着到达京城,怕此后也免不了致命的意外。

    就算是为了保命,她也绝不能让人知道她与福王有过牵扯。

    思及此她拉着核桃坐在身边,叮嘱道:“记住,咱们没去过永州,更没见过福王府的任何人。”

    “我是景州人氏,名叫苏禅衣。”

    “而你是我在路上捡到的拾荒的,不知家在何处。”她说着把核桃鬓边的碎发抿在耳后:“知道了吗?”

    核桃点点头,认真道:“夫君说过多遍了,我已经记在心里了,遇着人不会说错的。”

    玉卿卿刮了下她的鼻尖,笑道:“乖,叫苏姐姐。”

    核桃警惕的看了眼左右,见无人,才低声道:“不是你说的,在到达京城之前,是不能叫你姐姐的吗?这会子怎么全忘了。”说着没好气瞪她一眼,起身去厨房了。

    “...”玉卿卿失笑摇头,这小丫头如今比她还要警觉。

    京城,武安侯府,晏珩左手拿着一个尚看不出形状的木疙瘩,右手捏着柄小刻刀,正埋头钻研。

    大槑端着装了炭的小簸箕走进来,往火炉里填炭的当口扫了眼晏珩,道:“侯爷还未病愈,就别坐着了,再躺会吧。”

    “我让厨房炖了汤,待会您多喝两碗。”

    晏珩头也不抬,“嗯”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到了晚膳,大槑把汤饭端去了晏珩的屋子,唤他用膳。

    晏珩把手里的木疙瘩搁下,拍打着衣服上的木屑,接过大槑递来的湿帕子,擦了手道:“听着外面梭梭作响,又落雪了?”

    大槑道:“是啊,还不小呢。”

    “他们几个还合计着说明早堆几个雪人出来,看着好玩。”

    晏珩点点头,没了话。

    正端着碗喝汤,忽听外面有人唤他。

    仔细分辨,竟是老熟人。

    淡然的面上顿时有了笑意,他起身去迎,果然瞧见了拎着酒肉的谢怀,他笑着道:“你如何回京了?”

    谢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晏珩,拍打着身上的雪,又晃了晃脑袋,把络腮胡子上的雪沫抖搂掉,笑道:“这不是年下了,回京述职。”

    晏珩想到什么,面上笑意僵了僵,点点头,请着人进去:“来就来,还带吃的做什么?”

    “这是我从丰州带来的,京中买不着。”谢怀粗声嘎气的说道:“味道特别好,带给你尝尝。”说着让大槑去灶上热一热。

    二人落座,谢怀看一眼桌上的药膳,皱眉道:“你这...病的很严重吗?”

    听说那日在殿上,他与皇上起了争执,而后被皇上就地免职。

    南凉战事加之皇上的态度,让他怒火攻心,殿上便吐了血。

    此后对外一直称病。

    谢怀听闻后是心急如焚,怎奈他驻守丰州,无召不得回京。

    此次述职后他立刻出宫来找晏珩,到了都督府却看大门紧闭,他这才回过味来,晏珩被免了职,自然不能再住都督府。

    谢怀忙又改道,找来了侯府。

    晏珩失笑:“是他们小题大做,我早没事了。”说着揭开酒坛,嗅了嗅,笑道:“好酒。”

    谢怀看他没事人一般,有些担心的道:“那些个小人,没有趁机为难你吧?”

    晏珩知道他指的是谁。

    看他胡子上尚沾着雪水,也没顾上细打理,只是一脸的担忧的看着自己。

    胸腔里凉了的那颗心慢慢的回了暖。

    “就算到了今日这局面,我也不是什么猫狗都能欺负的。”晏珩笑了笑:“放心。”

    谢怀点了点头,神色松缓了下来。

    拿了两个酒碗出来,斟满酒道:“这酒是我私藏的,此次特地启出来喂你的酒虫的。”

    晏珩闻言哈哈的笑,二人相视一眼,各自饮尽了碗中的酒。

    酒烈,一坛子酒见底,二人都微醺。

    谢怀打了个酒嗝,靠在椅子里,看着浑身充斥着老光棍气息的晏珩,道:“这次来找你,我有一件事情要与你说。”

    晏珩听他语调严肃,以为是有要事,不免也正了神色,道:“什么事?”

    今日谢怀一路走来,入目所见比都督府还要凄冷些,哪有半分的侯府该有的荣光热闹?

    且他病着,身边连个体贴照顾的人都没有,看的谢怀是于心不忍。

    心中存了许久的念头,借着今日这顿酒,他直言道:“你这一个人孤零零的也该腻了吧?”

    “今日,我就做主,把我那闺女许配给你。”说着就看晏珩的眼睛瞬间瞪若铜铃,谢怀自然明白这桩婚事在年岁上多少有些不登对,但依他所想,做人做事不可太较真,糊涂点也不错。

    遂大手一挥,道:“我不嫌你年纪大,你也别嫌弃我闺女骄纵蛮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