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八十三章 强盗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玉卿卿笑着道:“瞧瞧,要不人都说,做事需留余地呢。”

    “上次你给了我便宜,今日我自然不会吝啬。”说着指使大槑道:“快去给他冲壶热茶来。”

    珠花摊贩笑着在厅里坐下了,若有似无的扫一眼后院铺地砖的人,笑着问道:“邻里邻居的,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掌柜?”

    玉卿卿站在柜台里,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回道:“我姓苏。”说着回问一句:“你呢?”

    珠花掌柜道:“我姓唐,在家行二,这里的人都叫我唐二。”

    玉卿卿点点头。

    大槑很快提了一壶茶出来,搁在唐二手边,请他自便。

    唐二倒了一杯茶,晃悠着倒了柜台前,闲谈似的道:“苏掌柜为什么买这个铺子啊?”

    玉卿卿道:“商行推荐的。”

    “地段好,有后院阁楼,最重要的是价格便宜,我的银子只能买这里。”

    唐二点点头,喝了口茶,又道:“那苏掌柜知道这铺子为什么卖这么便宜吗?”

    玉卿卿擦桌子的手一顿,抬头看着他,疑惑道:“怎么?还有隐情?”

    唐二看着她的神色,确实是不知情的样子,刚要说,就看一人从后院闪身走了进来,唐二面色一僵,笑着道:“摊子没人看,我先回去,空了详聊。”说完端着茶走了。

    晏珩冷淡的睇了眼他的背影,倒了杯茶喝完,又去了后院。

    路过柜台的时候,他朝柜台里扫了一眼。

    她今日穿着件锗红色的棉布衣裙,发间一根木簪,极是简朴。

    洗去伪装后,她的面色一直是苍白的,虽瞧不出病色,但打眼一看便知是羸弱的。

    玉卿卿察觉他的视线,手里的抹布一摔,叉腰道:“买你当门神呢?”

    “今日铺不完这些地砖,你们一口水都不准喝!”

    晏珩默然,收回视线,去了后院。

    可这地砖注定在今日是铺不完的。

    巳时刚过,铺中来了四个不速之客。

    玉卿卿走出柜台,陪笑道:“小铺还未营业,几位客官暂且别处坐吧。”

    “不是用膳。”四人在一张靠角落的四仙桌落了座,抬手招呼着掌柜走近,道:“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名叫晏珩的逃奴。”

    玉卿卿依着他们的手势来到了四仙桌前。

    闻言疑惑道:“不知,什么叫逃奴?”

    四人面面相觑。

    最终由一人解释了逃奴的意思。

    玉卿卿听完了然点头,道:“你们找错了,我这儿没有逃奴。”

    四人冷笑着,道:“既然找来,必然是有理有据的,不是你否认就行的。”说着一指后院:“那人难道不叫晏珩?”

    “这话什么意思?”玉卿卿竖眉愠怒道:“奴才是我买花真金白银买回来的,怎么就成逃奴了?”

    说着质问道:“你们谁啊?别看我是个女子就想耍横,我铺子里的人可都不是善茬,若要闹事,你们找错地方了!”

    四人听的可笑,道:“我们是衙奴所的,奉上头的命令来擒拿逃奴晏珩。”

    “你若阻挠,便与逃奴同罪!”

    原以为这番话能将她这个憨货吓得屁滚尿流,但他们预想错了。

    只见她面不改色的反问:“你们上头是谁?”

    四人对视一眼,一人拍桌道:“自然是这京中当家做主的!”

    “你敢逆他的意思,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话落下,玉卿卿脸上才稍稍有了些惧意。

    她道:“一定是中间有了什么误会。”

    “我规矩做人,规矩做事,从不敢和朝廷对着干。”

    “还请官爷告诉皇上,这奴才是我买下的,花了足足二两银子呢,不是逃奴。”

    这人冷笑道:“那你可有身契?”

    “把身契拿来看看。”

    玉卿卿眨眨眼,不耻下问:“什么是身契?”

    这句傻不愣的问,倒把四人问住了。

    说她是憨货,还真是不折不扣的憨!

    竟连身契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样的脑子,趁早别在京中谋生了,早早的离开,尚能活命。”

    也懒得与她多费口舌,到了后院,铁链锁了人就要走。

    玉卿卿一见这架势,顿时就嚎骂了起来。

    “来人啊,快来瞧瞧,这铺子里闯了强盗啊!”

    “天子脚下,强盗公然抢我铺里的活计,还有没有王法了!”

    “我要告官,我要去找皇上!”

    这鬼宅铺子本就是全京城都关注的一处,这么一嚎叫,不知引来了多少双眼睛。

    四人吓得慌了神。

    这人看着白净瘦小,哪想到骨子里竟这么泼辣彪悍!

    上前一把拽住了她:“你给我闭嘴!”

    “你铺里的伙计?看这是什么!”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盖有大印的纸来:“这是晏珩的身契!”他说着神色得意的在纸的一角弹了两指甲,发出清脆的哒哒的两声:“看看清楚,他是我们的衙奴所的逃奴!”

    “被你们拐了来,我们不报官抓你,你就偷着笑好了,还敢叫嚣耍横!

    玉卿卿本就虚弱,被他这一拽,顿时跌坐在地。

    看一眼他手里的纸,她哭嚎的更是高声了。

    核桃闻声赶来,瞧见此情此景,还以为真有强盗,忙就到了铺外喊人求救。

    眼看着越闹越大,四人更慌了。

    这可不是衙奴所的初衷啊!

    一人一把揪住了玉卿卿的衣领子,就要带她去后院,让她明白明白京中的规矩,却被晏珩伸手拦住了。

    这些人哪还会将一个阶下囚看在眼里?更不用说晏珩的双手都被铁链捆住了!

    冷笑着刚要叱骂,当胸就挨了一狠脚,整个人飞出两丈远,一口血喷出来,当场去了半条命。

    三人见状,各个吓得腿软,不敢再在晏珩面前叫板,忙去两丈外看同伴了。

    玉卿卿没想到他会出手帮忙,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

    晏珩蹲下身,饶有兴致的看着地上的人:“东家这都嚎多久了?怎的一滴眼泪也没掉?”

    “戏不行啊。”

    玉卿卿咬牙:“你还说风凉话?老娘是为了谁!”

    晏珩闻言笑了下,但很快敛去,看一眼铺外探头探脑的人,低声道:“他们说的不错,东家留在京城,早晚没命。”

    “还是趁早离开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