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九十八章 喜字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晏珩被问住了。

    素常他在外用膳,都是匛然结算银子的。

    至于价格,他着实不清楚。

    想了想到:“店铺大小不同,食材用料不同,价格也不尽相同。”

    “不如明日我陪东家去附近的几条街道走一走,看看他们是如何定价的?”

    玉卿卿有些讶然他会主动提议陪自己出门。

    莫非是担心再有第二个张麻子蹦出来诬告她?

    想到曾来劝她离开的唐二...莫非是他提前预知了什么针对她的事情要发生?

    大槑看了晏珩一眼,道:“主子,我也想出...。”

    “你想什么?”不等大槑说完,玉卿卿悠悠的接了话。

    大槑顿时哽住。

    干笑着,道:“我想敬东家一杯,多谢东家这些日子的照拂。”说着端起了酒碗,却没等到苏禅衣同样端起酒碗,他又是笑了笑,闷头喝了一口酒。

    次日用过早膳,玉卿卿和晏珩便出门去了。

    想是他这张脸太过出众,没走几步就被人认了出来,盯着他们指指点点。

    玉卿卿恐他在这种注视下会不自在,有些担忧的侧目看他一眼。

    晏珩有所察觉,偏头看回去,挑眉道:“怎么?”

    玉卿卿收回视线,目视前方道:“没怎么。”

    是她白担心了。

    这就是个混不吝。

    天塌了都能当被盖。

    被人看几眼算什么?

    晏珩也收回了视线,目视前方道:“东家刚刚明明看了我一眼。”

    玉卿卿笑了下:“你人都是我的,别说看你一眼,就是做些更过分的事情,你又能奈我何?”

    她的本意是提醒他,他目前是处于受制于人的处境。

    不想任人鱼肉,需待早做打算。

    可这话听到晏珩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他还从未被谁这么霸气的宣言过所有权。

    呵笑了下,偏头看着她,饶有兴致的问道:“倒是不知,东家想做什么更过分的事情?”

    玉卿卿一愣。

    这混蛋,想什么呢!

    她万分“和善”的笑着,音调亦令人如沐春风:“自然是...。”

    晏珩听着。

    “剥削你!”

    晏珩:“...”

    “再敢惹我,下月月俸全扣光!”

    “...”

    很快到了木家米面铺,与木掌柜定下米粮数量后,二人离开了铺子。

    玉卿卿径直走到一个买斗笠的小摊前停下,挑了个斗笠道:“矮下身来。”

    晏珩看了眼她手里的斗笠,似乎明白了她的用意,心中微起波澜。

    虽然他不在意世俗眼光,但能被人细心的照顾着情绪,这感觉并不糟糕。

    他低眉矮下身来。

    玉卿卿将手里的斗笠盖在了他头上,顺手把帽檐往下一压,遮住了他那张“世人皆识”的脸,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满意笑了笑。

    离开小摊,玉卿卿道:“还没问,你那日是如何审问张麻子父子的,他们怎么会愿意承认罪行?”

    晏珩挑了下眉头,斟酌了下,道:“东家还是不要听比较好。”

    玉卿卿蹙眉看他一眼,片息转开,果然不再多问。

    晏珩见状笑了笑。

    走到街尾,忽听吹吹打打的喜乐声。

    朝喜乐的方向看过去,瞧见了一位身着大红喜袍,端坐在高头大马上的新郎。

    想到前世一事,她侧目看向晏珩。

    晏珩瞧见了,垂眼笑问她:“东家这次为什么看我?”

    玉卿卿抿了抿唇,纠结几息,低声问道:“你...你有收藏喜字的习惯吗?”

    喜乐声愈近,晏珩没听真切:“什么?”折身凑着耳朵过去:“东家说了什么?”

    玉卿卿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却没有勇气再问,颓然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晏珩保持着折身的姿势,看她片息,忽然怪笑道:“莫非刚刚东家趁乱说了什么让人误会的话,所以不敢说第二遍?”

    “...”玉卿卿无奈气闷片刻,道:“我说,你有收藏喜字的习惯吗?”问着又恐他不明白,伸手指了指被四人抬起的聘礼上粘贴的喜字:“就是那个喜字,你会收藏吗?”

    晏珩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眉头拧了下,一脸的莫名其妙:“莫非东家有如此喜好?”

    玉卿卿一窒,呼吸猛然变得急促,目光也灼灼,盯着他道:“你不喜欢?!”

    晏珩看着她眼底强烈的惶急情绪,心中莫名,她为什么会有此问,又为何显得如此急切?

    玉卿卿看到他眼底的疑惑,思绪猛地清明。

    她转开视线,轻咳一声道:“我...我。”似乎原本的话无法说出口,她蹙着眉头,停顿了两息,然后自嘲的笑了下。

    她这是问了什么傻话?

    “我偶尔遇到了会讨一个,沾沾喜气嘛。”

    晏珩又看了她片刻,眉头皱褶并未舒展,却也没问什么。

    了然的点点头道:“东家稍等。”

    他跟着队伍走了几步,帮扶着抬了抬聘礼,而后退回了她身边,摊开手掌。

    手掌心里安静的躺着一张小巧的,剪裁精致的喜字。

    玉卿卿看着,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晏珩把手掌又往她面前递了递,含笑说道:“把喜气给你讨回来了。”

    玉卿卿眼睫微颤,眼眶有些发酸。

    再次想起前世傅时雨对她说过的话。

    而面对隔世的人,她心底的疑问再也找不到解答了...。

    真是令人不甘心啊。

    “多谢。”她动作小心的捏走喜字。

    指尖轻轻触碰到晏珩的掌心,有些痒,他眉峰微动,而后收紧了空空如也的手掌,负在了身后。

    京城卖阳春面的店家不多,将到饭时,二人找到了一家。

    怕被人认出来,他们没进铺子里坐,在铺子外的长桌前坐下了,点了两碗面。

    桌案没擦干净,疏落的留有几粒葱花。

    晏珩看着,忽然道:“不知是单是双。”说完抬眼看着对面的人。

    对视片刻,玉卿卿不确定的道:“是想赌一下吗?”

    晏珩笑起来:“赌注是什么?”

    玉卿卿无所谓,她是想知道他要做什么,这才顺着他的。

    耸耸肩,道:“既是你提的,便由你做主吧。”

    晏珩不假思索的道:“那就,开诚布公的回答一个问题。”

    玉卿卿心道果然。

    笑了下,点头道:“行,没问题。”

    晏珩道:“东家先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