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百零三章 脸红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他瞧着,自知道她是故意的,气闷的抿了抿唇,捏起一颗蜜饯,来到了榻边。

    居高临下的看了会儿,他俯下身,盯着她单薄的眼皮,道:“东家,蜜饯拿回来了。”

    床榻上的人闭着眼不睁,张口道:“多谢,我不...。”话没说完,有东西抵在了唇边,她懵然睁开了眼,目光在瞧见俯在榻边的人后,顿时柔和了下来。

    晏珩指尖捏着蜜饯,蜜饯抵在她唇边的同时,指尖也紧挨上了柔软,他的心口顿时一空。

    再对上她澄澈的目光,晏珩的耳尖也不受控制的发烫,捉弄她的心思早飞的没影了,忙就要撤回手。

    玉卿卿却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晏珩僵住,勉强稳住的眸色也逐渐慌乱起来。

    玉卿卿凝着他的神色,眼底笑意愈发明显,轻声问道:“干什么?”

    她这床榻摆的位置不错,后窗的光线刚好能照过来。

    此刻落在她身上,将她浅色的眸子映如琉璃色,往日含厉的眉眼也柔软明朗起来。

    晏珩看着,喉结上下滑动,虚恍着错开了视线,淡淡道:“张嘴。”

    玉卿卿瞧了眼他手里捏着的东西,目光又落回他的脸上:“你脸红了,为什么?”

    晏珩语噎。

    这还是个姑娘吗?

    抓着男人的手,质问为何脸红!

    他抿了抿嘴,借着胸腔内鼓出的一口气,道:“撒手!”

    语调很是凶厉。

    玉卿卿闻言,明显瑟缩了下,垂下的细密羽睫盖住了瞳仁,委屈道:“干嘛这么凶...。”

    晏珩瞧她如此,面有慌乱,心生懊恼道:“我...我没有。”

    “明明就有。”玉卿卿撇撇嘴,语调极是难过。

    晏珩听她音调中带着哽咽,一时更是无措了。

    “我就是声音粗,往日里和他们说话也没留意过。”他说着低下头去看她的脸,小心翼翼的道:“我以后定然注意,东家别生气,好吗?”

    话刚说完,就看她抬起了眼睫,眸色中尽是戏谑的笑意。

    晏珩这才知道自己是被她戏耍了,气的脸都绿了。

    “你!”他伸手指着她,咬牙道:“你这小丫头,着实可恨!”说着瞧见了手里捏着的蜜饯,气的一口吃在嘴里,甩袖要走。

    玉卿卿忙折身坐起,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晏珩头也不回:“撒手!”

    玉卿卿不仅不撒手,还拖着他的袖子晃了晃,笑着道:“我错了,我给你赔不是。”

    “你就看在我命将休矣的份上,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如何?”

    晏珩听到命将休矣这四字,神色乍然恍惚,胸口的气瞬间散了个精光。

    感受着坠在袖口的力量,他袖中的手慢慢的握起,低声道:“你不会死的。”

    玉卿卿没听真切:“你说什么?”

    晏珩扭身看着她,认真道:“都说祸害活千年,你这刻薄鬼,阎王定也厌你的紧,收了你回去岂不是自找苦头?”

    “定然放你在这俗世活个千万年的。”

    玉卿卿看着他,听着这番话,眼眶忽的发酸。

    他若视她为仇敌,那她死的那日,也能少些牵挂。

    可现在,他不顾自身情况的为她寻医问药,连她说句不吉利的话都要否认...玉卿卿心里很乱。

    眨了眨眼,她缓和了酸涩的眼眶,拍了拍榻边道:“你坐下,我这么仰着头和你说话,有点累脖子。”

    晏珩扫了眼她拍过的位置,踌躇着上前坐下。

    瞧她盯着自己,颇有些不自在,轻咳一声道:“看我做什么?”

    玉卿卿道:“好吃吗?”

    晏珩愣了下,这才想起自己嘴里还有个蜜饯没嚼。

    闻言上下牙一合,蜜饯碎在牙下,他品着滋味,煞有其事的点头道:“还不错。”

    说着看她眼巴巴的舔嘴角,一时绷不住的笑起来:“想吃吗?”

    玉卿卿点点头。

    晏珩端着托盘递给她:“有点齁嗓子,挑个小的吧。”

    玉卿卿依言挑了个小点的吃了。

    晏珩搁下托盘,道:“今日脚踝涂药油了吗?”

    玉卿卿摇头。

    她如今浑身的骨头都疼,脚上的伤痛反而察觉不到了。

    故而,也没想起要涂药油这件事。

    晏珩看到桌上的药油,起身拿在手里,与她道:“脚伸出来。”

    玉卿卿闻言把脚缩起来:“这...不好吧?”

    晏珩看她一眼:“怎么?难为情了?”

    他问的直白,玉卿卿也不遮掩,点了下头:“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吧。”

    晏珩道:“那行,你且睡吧。”

    “待会儿你睡沉了我再来。”

    “眼不见,你也就不会觉得难为情了。”

    “...”玉卿卿嘴角抽了抽。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对视片刻,她败下阵来,道:“其实,我自己也可以的。”

    晏珩闻言点头,把药瓶递过去:“也行,你自己来。”

    玉卿卿接过药瓶,看他坐着不动,道:“你不走?”

    晏珩道:“我怕你不会弄,一旁指导。”

    “...”玉卿卿眨了眨眼。

    他坐在一旁看着,和他上手自己涂,本质上不都是让她不自在的事情吗?!

    又对视片刻,玉卿卿决定不能再退让,刚要斩钉截铁的赶他走,他却先开了口,一脸的困惑:“东家莫不是害羞了?”

    说着上下打量她一遍,啧啧有声道:“不能吧?”

    “东家这么飒爽英姿的女侠,会因这些小事害羞?我不信!”

    “...”玉卿卿一口气憋了回去,生生的闷出了两声咳嗽来。

    这厮,着实可气!

    晏珩瞧她吃瘪的样子,偏头忍笑。

    “你都称我女侠了,我若不洒脱些,倒愧对这个名号。”玉卿卿把脚伸出被褥外,又把药瓶递过去。

    晏珩接过药瓶,又把她的袜子往下卷了卷,露出脚踝。

    只见脚踝处乌青肿胀,他看着皱起了眉:“不痛吗?今日你是怎么走路的?”

    玉卿卿瞧他神色凝重,猜想是有点严重的。

    倾身去瞧,对上他看来的责怪的眼神,她磕巴着道:“倒...倒也没觉察,想是看着唬人。”

    晏珩听言哼笑了声,也不与她争辩什么,只把指头按在了伤处。

    玉卿卿登时疼的大叫,瞪着他道:“你谋杀啊!!”

    晏珩挑眉道:“你不是不痛?”

    “我...”玉卿卿语噎一阵,片刻喘了口气:“行啊,你敢戏耍我,待我好了,定然要你好看。”

    晏珩往手心里倒着药油,慢慢的搓热,闻言笑了下:“行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