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一四章 喜欢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玉卿卿闻言纠结的蹙了蹙眉心,叹道:“我也想贪图个省事,由梁公子代为转达。”

    “只是我答应了那人,一定要把这消息传给二夫人本人。”

    “一诺千金,实在不好背弃。”

    梁克追问道:“消息可是事关我二叔的下落?”

    玉卿卿笑而不语,端着茶抿了口。

    梁克瞧她执意不说,也无可奈何。

    顿了顿,他又道:“不如我先去问过我婶娘的意思,她若同意见苏姑娘,那就劳累苏姑娘去往我婶娘的住处。”

    玉卿卿含笑点头:“梁公子思虑周全,如此甚好。”

    “那明日未时珺曳桥见。”梁克说完起身告辞。

    梁克离开后,玉卿卿看向晏珩。

    晏珩对她的目光视而不见。

    玉卿卿索性端着茶盏挪到了他的桌前,在他对面坐下。

    晏珩的视线内硬生生的多出了一个人,让他不得不看着她。

    玉卿卿瞧他终于看着自己,顿时笑的花一般:“你只顾生气,就没察觉出点什么异样吗?”

    晏珩忍着转开眼的冲动,不冷不热的道:“你以为和我谈正事,我就愿意搭理你了?”

    玉卿卿笑道;“可你现在不就是在和我说话吗?”

    “...”

    玉卿卿拎着茶壶给他续了茶,赔笑道:“我不叫你叔父了,你也别生气了。”说着端起茶盏,意欲与他碰杯:“好不好?”

    晏珩瞧她两息,无奈摇摇头,端着茶盏和她碰了一下:“说吧。”

    玉卿卿咽下茶,懵懂不解的道:“说什么?”

    “...”晏珩一口茶不上不下的含着,深吸一口气,咽下茶,他没好气道:“不是你说梁克有异样?”

    玉卿卿道:“我没说梁克有异样啊,我说的是梁家大房有异样。”

    “...”那她和梁克嘀嘀咕咕半晌,做什么呢?!

    玉卿卿看他气闷的模样,再也撑不住,拍桌笑了起来。

    晏珩这才意识到,他又一次被她给戏耍了!

    脸色青黑,额角嚯嚯的跳,他气的坐不住,起身就要走,玉卿卿却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我不笑了,你消消气。”说着用力把人拉了回来。

    喝了口茶,压了压笑意,她言归正传的道:“我房间里有两只手骨,你见过吗?”

    晏珩知道当日他去她房间时,她是假寐的。

    故而,听她如此问,他点头道:“见过。”

    玉卿卿听他承认,忍不住的低眉笑起来。

    晏珩不知她又在笑什么,刚要问,就听她道:“你如今对我是越发的坦诚了,我很喜欢。”

    晏珩怔了下。

    他有吗?

    坦诚不避讳的是她才对吧,一个姑娘家,张口闭口都是喜欢不喜欢的话,成什么样子。

    玉卿卿哪知他心里对她的腹诽,接着问道:“你就不好奇那两只手骨是如何来的?”

    晏珩觑她一眼:“瞧你这凶神恶煞的模样,难道就不能是你自己斩下来的?”

    玉卿卿听着笑起来:“你既如此想,怎的不去告发我?”

    晏珩被问住了。

    瞧她笑的得意又得逞,不免心生不自在,遮掩的端着茶喝了口,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玉卿卿托腮看着他:“我想说,你真好。”

    这疯丫头,越说越不成样子了!

    晏珩竖眉嗔瞪着她:“还不好好说话!”

    就这毫无威慑的模样,玉卿卿哪里会惧怕他?

    但未免他气极了又要走,她只好压下笑意道:“好,咱们好好说话。”

    “去年五月中旬时,我途径抚州,目睹了一桩凶杀案。”

    “那是一对深夜宿在了林中的父子。他们不知的是,这林中早有埋伏在等着他们。七八个人趁他们不备,跳出来将他们二人团团围住,二人不敌,被残忍的杀害了。”

    “父亲当场暴毙,儿子年轻,身体强壮些,一时没咽气。”

    “他求我,让我给他家中的母亲妹妹捎个口信。”

    “而我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一时不能回京。便告诉他,捎信可以,只是要迟些日子。”

    “他点点头,便咽了气。”

    “我看着他们父子暴尸荒野,于心不忍,便花费了半宿的时间徒手挖了个坑,把他们埋了。”

    “就在做完这些事情,打算长舒一口气的时候,我手掌下按到了一块冰凉柔软的东西,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低头一看,果然是手掌。”

    “我还以为那些人把他们父子的手掌给带走了,入土时也没仔细找寻。”

    “那时天已微微亮,等到天亮便会有行人,若让他们瞧见那样的场景,我就百口莫辩了。且我也实在没有力气再挖开坟把手掌埋进去了。”

    晏珩越听眉头皱的越深。

    上次他问她是如何学会的喝酒的。

    她说她走夜路,会冷,也会害怕。

    他当时听了还曾揶揄她。

    若那时他便知道她经历了这些,他是绝对不会出言揶揄她的。

    “所以,你就带上了他们的手骨,一起赶路?”

    玉卿卿点点头:“是啊。”

    晏珩道:“抱歉。”

    玉卿卿不解他为何突然冒出了这句话,疑惑道:“你抱歉什么?”

    晏珩羞惭的道:“我以前说你刻薄恶毒,现在,我向你道歉。”

    玉卿卿一怔,旋即笑了起来:“好啊,我接受你的道歉。”

    “不过,我并不认为你说错了。”

    “我原本便是刻薄恶毒的人。”

    “你只是还没见着我的那一面罢了。”

    晏珩笑了下。

    收养核桃,替人埋尸,不辞千里的为他们的家人带回死讯,这样的人,能有多刻薄恶毒呢?

    不过,她说起自己的“恶”,还真是不留余地。

    “他们被杀时,你在何处?”

    “树上。”玉卿卿道:“出门在外,我都是睡树上的。”说着有些得意的道:“我爬树可快了。”

    晏珩心口揪着,说不出话来。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那样的深夜,那样的场景,她在树上必然是惊恐绝望的吧。

    而她进京的目的是为了他,那她这一路上所遭受的苦楚,便都是他带给她的。

    很难想象,她这幅身子骨是如何撑下来的。

    他端着茶慢慢的抿了口,将喉间的哽重压了下去。

    玉卿卿说着微微叹息:“当时梁公子重伤倒地,他是瞧见了我的,却没有喊出来。”

    “如此,我才能在目睹了那样的事情后仍能活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