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二二章 怎敢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莫识瞧见晏珩出现,心中是狂喜的。

    她以为,晏珩是来替她解困的。

    可眼下看来,他是为苏禅衣而来。

    听言,她神情落寞的应下,搀着苏禅衣往外走去。

    傅琅喝了酒,脚下本就没个稳重,这会子挨了一掌,退了几步直接就跌坐在地了。

    魏衔等人瞧着吓得不轻,忙上前去询问情况。

    傅家和晏珩是有大仇的。

    晏珩落难,傅家没有落井下石,已是傅家仁慈。

    他却不是好歹,执意上门找死。

    傅琅站起身,揉着生疼的胸口,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晏都督。”

    “许久不见,威风不减呐。”

    晏珩满是不屑的瞧着他,冷哼道:“说这些废话做什么?不是想弄死我,来啊!”

    傅琅对他是恨得牙根做痒。

    可这船上的人就是再多加一倍,那也不是他的对手。

    未免受皮肉之苦,也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且看以后!

    魏衔看着傅琅的神色便知他不打算正面硬刚的。

    也是,京中谁人不知晏珩身手了得?

    听说他到了富贵胡同后,皇上放在富贵胡同的守卫都快赶超一个王府了。

    若此时动手,这画舫上的虾兵蟹将,恐怕都不够晏珩打的!

    魏衔自然不会自讨苦吃,故而并不去接晏珩的话,只等着他尽快离开。

    可一群人里,总会有一个不懂事的!

    江明磊刚到京城不久,还未能看透京中的局势。

    因他娶了玉卿卿,而玉家与傅家走的极近,傅言明对他又多有提携照拂,故而他已认定了自己是傅党中的一员了。

    眼看着有人欺负傅琅,哪里能忍?

    又瞧这舱中的小厮个个面如白蜡,咬牙喝道:“没瞧见你们主子被人打了吗?”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狂贼给打下船去!”

    宁泽和魏衔听到江明磊的话,都惊的瞪大了眼。

    晏珩眼下落难不假,但他在京中经营了十数年,京中这些个望族世家的把柄他可没少握着。

    故而就算他们依附傅党也好,看不惯晏珩继续苟延残喘也罢,全都不敢贸然发难。

    傅晏的恩仇,却不是他们的恩仇。

    不论其他,晏珩此人倒还算磊落,又是个不会主动掀起祸端的人,故而这些把柄他握着归握着,却轻易不会放出来。

    而这些世家,自然不会自找麻烦。

    光脚不怕穿鞋的,把穷途末路的晏珩给逼急了,对他们没好处。

    可这江明磊手里有什么底牌,敢让他这么有底气?!

    不光是宁泽魏衔惊讶,连傅琅自己都震住了!

    众小厮纵然知道自身不敌晏珩,但也清楚责任所在,故而吓得两股战战却仍在等命令。

    现下听到这一声吼,立刻一拥而上了。

    晏珩不费吹灰之力的把人踢飞。

    而踢飞的人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傅琅的身上。

    饶是傅琅想要息事宁人,这会子也是忍不下去了,高声叫嚷着要弄死晏珩。

    话音没落,又是一人砸在身上,他的腰都要断了,嗓子眼里的音儿也断了。

    而原本围在傅琅身边的人,这会子全都作鸟兽散。

    江明磊后知后觉的被玉煊拉走了。

    晏珩走到傅琅身前,看他负重伏地,高昂着头,活像个霸下一般。

    蹲下身,手臂一抖,一把短刀从袖中掉落在手心里,他捏起,淡淡的看了看刀刃,道:“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傅琅目光畏怯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并不认为晏珩会不顾眼下的困局,对他动手。

    咽了咽口水,他咬牙道:“你这贱奴,休要猖狂,总有一日我会杀了你!!”

    晏珩听言笑了下。

    笑容很短暂,嘴角仍勾着,眸光却已然便厉,手里的短刀瞬间钉了下来。

    而被钉在刀下的是傅琅的手掌,他顿时疼的惨叫。

    窝在舱中各角的公子哥听着这声哀嚎惧是牙酸,头皮发麻。

    晏珩的手掌未从刀柄上移开,听着他的哀嚎,手上仍持续用力,直到短刀将傅琅的手掌完全穿透,这才停了手。

    “小崽子,你爷爷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傅琅的手掌完全被钉死在了船板上,剧烈的疼痛使他面色惨白,额角冷汗涔涔,牙关沁出了血丝。

    他寒眉赤目的看着晏珩,一字一顿道:“贱奴怎敢!”

    “我不敢?”晏珩冷笑着道:“你这是忘了你叔父是怎么死的了?”

    他说着,在傅琅的紧盯下,手掌重新握住了刀柄,而后在傅琅恐惧的眼神中,用力的拔出了短刀。

    鲜血顿时从伤处喷溅出来,溅在晏珩的眉骨上,他短暂的蹙了下眉。

    抬手抹去,捏着刀再要落下,却忽听一声轻唤。

    “晏珩。”

    晏珩循声望去,瞧见舱门处的人,他神色猛地一边,手里的短刀顿时藏在了身后。

    站起身,挡住了傅琅,他声音有些发虚的道:“怎么了?”

    “我难受。”玉卿卿道:“带我回去。”

    晏珩闻言面有踌躇,可靠着舱门的人却慢慢的滑落了下去。

    他心头一紧,紧张道:“苏禅衣!”强步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手掌贴在她额头上,晏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怎么烫的这样?”

    玉卿卿看着他煞气未消的眉眼,心中揪紧,低声道:“现在带我回去,好吗?”说着揪住了他的衣襟,神色似是哀求。

    傅家的人该死,眼下却还不是时机。

    他忍了这么久,眼看着时机将到,万不能毁于一旦!

    晏珩看着她,眼底的情绪一点点的淡去,他点头:“好。”

    “这便回去。”说完一把将人抱起,跳到了小船上。

    小船行到岸边,莫识想要和晏珩说几句话,却看他抱起苏禅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莫识看着他们的背影,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小船晃晃悠悠,让玉卿卿胃中翻腾难忍,这到了岸边,她挣脱着跳下来,扶着树便呕出了不少酒液。

    晏珩上前给她拍背。

    吐出了这些,玉卿卿好受不少,精神头也稍好些,看着马道:“哪来的?”

    晏珩不理这话,翻身上了马,而后冲她伸出了手。

    玉卿卿看了会,而后伸手握住了,借着他的力气,翻身上了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