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二六章 敲打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皇上点点头,面上神色不甚轻松。

    自从撸了晏珩的官职爵位,将京五所与御林军交到别人的手上后,他这心里便总不踏实,觉也睡不安稳。

    特特下旨要吴翎严管京中治防,南凉联姻一事不过是他的一个由头。

    他真正要求的是自身的安稳。

    沉吟着道:“京中治防是要事,你所虑极是。”

    “此事就依你的意思去办吧。”

    “只是,务必要保证这京中安稳。”

    吴翎恭谨应是,见皇上没了吩咐,便退了出去。

    路过傅仲身边的时候,他冲傅仲颔了颔首。

    傅仲报以微笑。

    吴翎走后,殿中再无闲杂人等,傅仲上前两步,刚要说起正事,皇上却端起茶,朝他瞧了过来。

    傅仲看皇上有话要说,便识趣儿的暂止住了话头。

    皇上道:“近来京中不太安稳,听说城南城西两处竟屡有行窃之徒。”

    傅仲并不认为几个毛贼有什么能耐可动摇江山稳固。

    简直不值一提。

    可皇上认为此事有碍,那便是有碍。

    晏珩失势后,他向皇上推举过几个京五所统领的人选,但皇上却没用,提了原本京五所副统领吴翎上去。

    文官这边他很吃得开,但武将那边却一直对他有所排斥。

    故而他愿意在皇上面前卖吴翎一个人情。

    听皇上说完,他列举着吴翎的能干与谨慎,宽慰起了皇上的愁绪。

    皇上听着点点头,慢慢的抿了口茶。

    抿茶的间隙,朝傅仲的方向盯了一眼,而后话头一转,说道:“窃贼也就算了,自有京五所和京兆府去解决。”

    “可朕听说,这几日有不少的世家公子深夜纵马,湖上泛舟,对朕的旨意、京五所的劝告竟全然不做理会。”说着目露不悦,重重的放下了茶盏。

    傅仲神色一凛。

    这说的莫不是傅琅?

    而皇上当着他的面儿说,又岂非是在敲打!?

    原本准备的话已不敢再说出口。

    他满脸愧责的跪了下来:“这正是微臣来见皇上的缘由。”

    “家中不孝孙坏了京中的禁令,全是微臣教导无方,求皇上重罚微臣。”

    这该死的吴翎!

    他秉着与人为善的道理行事,却不曾想吴翎这般小人行径!

    竟暗中向皇上禀报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皇上看他一眼,捏起了手边的折子,看了会儿,淡淡的道:“起来吧。”

    傅仲年迈,跪了这么会儿便觉得双膝僵木,他双手撑着地,很有些吃力的站起了身。

    皇上在折子上勾了朱笔,也不看底下的人,自顾自的道:“政务处理的稳妥,但府中家事也不能忽怠。”

    “很多东一开始都是从内里腐坏的。”

    “若想走的长远,需待内外兼修。”

    疑心易生暗鬼,因着傅玉两家的事情被晏珩所知,傅仲心中惶惶。

    此时听着皇上这话中的意思,便总觉得除了在说傅琅,还有别的深意一般。

    一时间鬓角汗意涔涔。

    皇上看他这模样,也是惶惧极了,便也不再多说,挥手让人退下了。

    傅仲出了勤政殿,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到了府中,问起了傅言明的去向。

    管家曹松渡了眼往来的小厮,压低了声音道:“大公子他出城去了,还未回。”

    傅仲听言皱眉,不解道:“这个当口他出城做什么?”

    曹松跟上傅仲的脚步,低声又道:“说是送外面的那位姑娘出京去避几日,免得出事,来不及照应。”

    傅仲眼底腾起不悦,冷哼道:“他倒是思虑周全!”

    只不过他的思虑全都放到了傅时雨的身上。

    这傅家,他是半点也没顾忌到!

    曹松不敢接这话,转而道:“文如县主带着小公子去了裕亲王府。”

    “裕亲王已经来问过两次了,让您得空去一趟王府。”说着又补了一句:“是裕亲王身边的小厮亲自来传的话,语气不太好。”

    裕亲王愤怒,傅仲又何尝顺心如意?

    只是,此次不论裕亲王如何责问,他都只能忍下了!

    晏珩的生死不过在他一念之间,只要晏珩死了,这秘密对他们就没了威胁力。

    暗处的匛然又能掀起什么水花呢?

    只是这些话却不好同裕亲王说,还要再想个妥帖的说辞才行。

    傅仲愁眉不展,道:“宛儿可在府中?”

    曹松答道:“县主倒是也想带姑娘一道去,只是姑娘没去。”

    傅仲满意的点点头。

    不愧是他亲自教养出来的姑娘,就是比旁的人要识大体。

    “叫宛儿来我书房一趟。”

    曹松应是,停下了脚,目送着傅仲走远几步,这才转身去给傅流宛传消息。

    纵然夜深,但傅琅被晏珩给揍了的消息还是在京中传开了。

    闻讯者无不在等候傅家发难晏珩。

    可过了半日,傅家却并无动作。

    他们可不认为傅仲是忍气吞声的性格,更遑论这人是晏珩。

    便暗暗猜想,莫不是晏珩手里捏着什么把柄,使傅仲忌惮?

    又或者说,这其中有皇上的意思?

    面铺里的玉卿卿胆战心惊的等了一日,没等到傅家发难。

    到了傍晚,她松懈下来,合衣躺下睡了。

    楼下,晚膳上桌,晏珩看了眼对面空着的椅子,沉默着嚼了几口菜,道:“东家不吃吗?”

    核桃道:“姐姐不舒服,没胃口。”

    晏珩没在说话,用完膳便去了厨房。

    熬好了汤药,他端着上了楼。

    大槑叫住他,道:“还是我来吧,主子哪能干这些。”

    晏珩脚下不停,道:“若闲着就去把剩下的柴劈了。”

    大槑应了一声。

    看他上了楼,心中有些着急。

    这一日总要上去三五次,每次都要好半晌才下来,他们做什么呢?

    玉卿卿睡得迷糊,觉察有亮光,她伸手盖住眼,唔囔道:“小核桃乖,把蜡烛移远一些。”说着翻了个身,面朝里了。

    晏珩依着她的话,把灯烛移远了些。

    而后在窗下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核桃还没定性,每次在屋子里总要弄出点动静来,今日怎的这么乖巧?玉卿卿半睡半梦间如此想着。

    很快,她就闻到了一抹熟悉的苦汤药味道。

    她想到什么,瞬间睁开了眼,一个激灵坐起身,迷蒙的眼睛一扫房间,瞧见了椅子上的人,吓得一个瑟缩,忍不住出声道:“你是鬼啊,来了也不知说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