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四八章 对症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晏珩看着她,道:“不过,若我雕刻好了,东家打算拿什么交换?”

    玉卿卿手上一顿,药碗直盖住了半张脸,鼓溜溜的眼睛从碗沿上露出来,盯着他,眸光有些深邃。

    咽下嘴里的药汁,她抿抿唇道:“还要用东西交换吗?”

    晏珩点点头:“自然。”

    玉卿卿道:“倒真有一件东西想要给你。”

    “只是,如今尚早。”

    “便留做这木偶人像的谢礼吧。”

    厨房里大槑咳嗽了一声。

    晏珩听见了,唯恐他们二人的交谈被人听到,便倾身靠近她些许,压着嗓子说道:“并非是要谢礼,只是想要一件你的东西,我好带在身上,无事时看上一看。”

    这样磊落的人,压着嗓子与她说悄悄话,玉卿卿心口便忍不住痒痒的,她吞咽了下口水,同样压低了声音,道:“如此这般,怎的有种偷情的感觉?”

    晏珩闻言难得的有些不自在。

    耳根也有些热烫感,他转开眼,轻咳了一声,抬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胡说八道。”

    玉卿卿揉着额头笑起来,笑罢又躺了回去。

    晏珩继续低头雕刻桃木剑。

    玉卿卿看着他道:“今日出门,可有什么发现?”

    晏珩闻言看了眼四周的房屋树梢,声音沉沉的道:“四周监视的人少了大半,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玉卿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经了逃跑一事,皇上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他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你打算怎么做?”

    晏珩沉默了会儿,低头重新去雕刻桃木:“关键还是在皇上身上。”

    玉卿卿赞同的点头道:“那咱们就对症下药吧!”

    晏珩手上一顿,偏头看着她。

    日头太大,她被晒得眯着眼,雪白的脸上笑意洋溢,看的人心头又软又暖。

    他跟着笑了起来:“东家有什么好办法?”

    玉卿卿将手肘支在扶手上,托腮看着他道:“傅仲捏造了私金一事构陷与你,皇上却信以为真。”

    “且在皇上的心里,私金远比你的性命更为重要。”

    “而在傅仲的心里,私金不过是他信口雌黄,捏造出来的!从始至终,他要的只是你的性命!所以大槑主张你逃,这样傅仲才有机会出手。”

    “而附近的守兵多半是出自皇上的手笔,他们怕的就是你逃,若你逃了,那私金的下落就再也无法探知了。”

    “如果营造出一种你要带着私金逃走的假象,等到皇上和傅仲都上了钩,咱们再来个浑水摸鱼,你觉得怎么样?”

    晏珩听她说“咱们”。

    她是与他站在同一处的!

    说实话,他很看不透她。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呢?好似天不怕地不怕,连最要命的事情也要掺和一把。

    却偏又孱弱的厉害,随时都有可能命绝当场。

    “你怎么知道傅仲是捏造了私金?”

    “你怎么认定我就是清白的?”

    “若我真的做了哪些,你还愿意帮我吗?”

    玉卿卿笑了笑:“因为是你,我才相信你是清白的。”

    “至于为什么?”她想了想,道:“大概是只觉吧。”

    “就像你信我,不一样是直觉吗?”

    晏珩笑着摇头:“我不是直觉。”

    玉卿卿怔了下,追问道:“那是什么?”

    晏珩却笑着不肯说了。

    这边傅言明得知傅时雨回京之时,心下急恼,忙就找去了玉府。

    玉知杭和马氏提防着傅家的阴谋诡计,并不愿意让他们父女相见,但却又找不到理由阻止他们见面。

    谁知傅时雨得知傅言明来了的消息后,死活不愿相见。

    这可让玉知杭和马氏开心不已。

    忙就问道:“为何不愿相见?”

    傅时雨惊吓过度,已经喝了大夫开的宁神静心的汤药,这会子神色恹恹的歪靠在榻上,两眼含泪,委屈愤懑的道:“父亲他蛮横不讲道理,一句理由都不曾说便把我关在了那个闹鬼的庄子上,对于我送回京的求救信一概不管不顾。”

    “眼下找来,定然又是拘着我回庄子上受苦的。”

    “我才不去!”

    玉知杭和马氏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满意之色。

    “不能这么说你父亲,他到底是为你好。”马氏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轻责道:“再说,他现下来,定是给你赔礼道歉的。”

    “不论怎样,还是见一见的好。”

    玉知杭在一旁帮腔:“是啊,你父亲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千万不能任性。”

    不听这话还好,听了这话傅时雨便气不打一处来!

    “为我好?他若是为我好,我就不会是眼下这幅鬼样子了!”

    “再说,他在为我好之前,何曾问过我想要不想要?!”

    “说我任性,倒不如说他不讲道理!”说的太急,她气息不顺的咳嗽了起来。

    水莲忙上前顺背,皱眉担忧道:“姑娘消消气。”

    傅时雨在庄子上委屈了这些日子,又受了这样的惊吓,如何能消气?

    推着水莲道:“你去告诉他,我不见他,让他别在来找我!”

    水莲不敢违逆,诺声应着去了前厅。

    马氏冲玉知杭使了个眼色,玉知杭转身出了屋子,往前厅去了。

    踏进前厅的时候,水莲已将傅时雨的话转给了傅言明。

    傅言明刚要发火,瞧见玉知杭,又生生的将火气压了下去,站起身道:“原来玉大人在府中。”

    “内人她身子不适,我告了假回来瞧一瞧。”玉知杭笑着揖手:“听说傅大人来了,下官便忙赶了过来。”

    “傅大人今日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傅言明干笑着道:“倒也没什么吩咐,顺道路过,来看看时雨。”

    玉知杭道:“合该如此。”说着瞧见了水莲:“快去请姑娘来,就说傅大人来了。”

    水莲不知玉知杭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刚刚他明明在后院,亲耳听到了傅时雨的话,这会子装什么糊涂?

    想着,她抿了抿唇道:“姑娘身上不爽利,不想见客。”

    玉知杭听言皱起了眉头,紧张道:“不爽利?可请了大夫瞧?”

    水莲掀着眼皮看了玉知杭一眼,而后答道:“已经瞧过了,吃了药,睡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