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五九章 心眼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玉卿卿很快到了勤政殿里。

    她垂首上前,在殿中跪下,高声说着万岁之言。

    虽说举止依旧不如旁人觐见时严谨,但到底比第一次进殿时要好看许多了。

    皇上是知道她的,所以也并不去挑这些无关紧要的刺。

    从椅子上站起身,他绕过书桌到了她身前,目光在她发间稍显粗糙的木簪上一扫而过,道:“抬起头来。”

    玉卿卿听言抬起了头,只是眼睫低垂着,并不直视天子龙颜。

    皇上盯着她素净的脸上看了好一会儿,道:“烛光柔美,这么一瞧,倒也不丑。”

    但也仅仅是不丑而已。

    放在京中那些个如花一般娇嫩的贵女身边,她也只能算根荆棘藤,连陪衬都够不上。

    晏珩那样挑剔的人,如何会看上她?

    难道说她有什么外人不知的优处,被晏珩发掘了出来?

    这般想着,皇上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转到了她的身上,上下看了一遍,暗暗撇了撇嘴角。

    皇上会有这般话,想来是监视的人已经把她与晏珩举止亲昵的言行传给了皇上。玉卿卿从善如流的道:“多谢皇上夸奖。”

    皇上意味不明的笑了下,而后抬步进了小内间里。

    玉卿卿仍跪着,看了看皇上的背影,又看向秋分,眼神询问是否需要跟上?

    秋分强压下要骂出声的蠢货,没好气的道:“快跟上啊!”

    “难道还要请你不成?”

    玉卿卿忙应下,搂着裙子站起身,快步跟上了皇上。

    秋分瞧她动作粗狂,暗暗皱眉,想提醒她注意仪态,莫要冲撞了皇上,不然一个殿前失仪可是要受惩罚的。

    可转念一想,冲撞了好,冲撞了她才能死得快些。

    如此想着,便又咽下了嘴里的话,垂首跟了上去。

    到了小内间里,皇上自在的靠近椅子里,看着苏禅衣,语调中辨不出喜怒:“说吧,什么消息。”

    玉卿卿颔了颔首,刚要说,就看秋分端着茶点走了进来,她忙抿住了嘴。

    皇上瞧见了,眼底划过深思,在秋分搁下茶点后,便抬了抬手。

    秋分看到皇上的手势,面上是有些讶然的,他悄悄的睃了眼苏禅衣的方向,下颌绷紧了些。

    而对苏禅衣产生的情绪,在皇上跟前可是不敢表露分毫的,他恭谨的应是,轻步退了出去。

    玉卿卿扭头看了眼退出去的人,紧蹙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些。

    皇上见状却皱起了眉。

    她这姿态可并不是瞧不上秋分,而是在防备秋分啊!

    玉卿卿抿了抿唇,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道:“民女要说的话可能会对秋分公公不利。”她说着又抿了抿唇,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而民女在京中丁点的根基都没有,民女怕不知哪一日就悄无声息的死了...所以才会这般谨慎,还请皇上体谅。”

    这话说的极其直白,半点的方式都没有,但倒也附和她憨包蠢材的性格!

    不过纵然直白,皇上却仍是没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什么叫会对秋分不利?

    什么又叫她怕悄无声息的死了?

    这话莫不是在暗指秋分要杀她灭口?

    皇上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而苏禅衣的下一句话就替皇上解了心中的疑惑。

    她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您要多留个心眼,秋分公公他有问题。”

    皇上听言一愕,旋即不屑的扯了扯唇角。

    她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些?

    一个乡野无知女子,入宫的次数两只手掌都能数的过来,她凭什么认定他身边的内侍有问题!

    简直是大言不惭,可笑至极!

    但她这幅小心的过了头的姿态,倒让皇上想要听一听她余下的话是多么的荒唐。

    故而只是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淡淡的道:“何以见得?”

    玉卿卿瞧出了皇上的不以为意,拢在袖子里的手紧了紧。

    慢慢的晕了一口呼吸,她道:“皇上您知道大槑是谁吗?”

    皇上自然是知道这个人的。

    自从晏珩被贬以后,他府里的小厮走的走,逃的逃,唯恐受到波及牵连。

    但却也有例外。

    那就是苏禅衣口中的大槑。

    不论晏珩是何种处境,他都不离不弃,倒也是忠仆一个。

    但对晏珩的忠,便是皇上的眼中刺,他冷哼道:“晏珩身边的那个奴才?”

    玉卿卿点头,顿了下,又摇头。

    皇上看的奇怪:“点头我能理解,你摇头是何意?”

    玉卿卿道:“皇上错了。”

    “您只看到了表面。”

    “他是跟着晏珩没错,但他的心却不是忠于晏珩的。”

    皇上听他直言说自己错了,面色微沉。

    这女子真是毫无忌惮!

    但听了她后面的话,他已经顾不得心底那些许的不愉快了,皱眉疑惑的道:“此话怎讲?”

    玉卿卿道:“我几次看到他与面铺外的一个叫唐二的摊贩嘀嘀咕咕。”

    “我打听后才知道,那唐二原本并不在富贵胡同做营生,是晏珩来了后,他才来的。”

    “而前些日子晏珩出逃那日,唐二并未来摆摊。”

    “这种种巧合,让民女不得不多想。”她说着想到什么,扭捏的绞了绞手指,言语含糊的道:“而且我私下问过晏珩,他说出逃那日已格外的小心了,连皇上您的人都未发觉他的行踪,可那些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却好像有人引路一般,直接就找到了晏珩的所在。”

    “所以,民女猜测晏珩身边有奸细。”

    “而眼下他身边只有大槑与民女两个人,民女自然是忠于皇上您的,那就只剩下大槑了。”

    皇上早就怀疑,京中有除了他之外的人在打晏珩的主意。

    听了这话,他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

    且所寻许久却无果的线索竟然在苏禅衣的面馆里。

    “这些话你如何未告诉过朕?”

    “民女说的了。”玉卿卿听他言语怪罪她失职,显得有些激动:“民女几次告诉过秋分公公的!”

    “民女晓得事情重要,唯恐大槑坏事,所以在晏珩出逃后民女就将消息递了进来,想要问一问皇上您的意思。可却一直没有回应,这两次进宫我又问起秋分公公,可他却让我不要多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