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八四章 下狱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要说能干,还是傅仲能干,瞧瞧,这满朝的命官,实质五六都成了他的犬牙。

    也难怪他敢做出那等欺君之事。

    皇上自晏珩的事情后便开始爱惜了名声,在处置问题时,总要想一想会不会危急他的名声。

    而傅仲所做下的事情,实在是传扬不得。

    故而对于傅仲的处置,皇上很是含蓄。

    但玉知杭罪名确凿,皇上却不会手软了。

    当即便吩咐人把玉知杭叉去了大牢。

    消息传到了晏珩的耳中,他有些讶然的道:“莫不是傅仲?”

    不然,他还真想不到谁有如此手段。

    匛然笑道:“傅仲如今可没心神去操持这些,是傅言明。”

    晏珩听后更是讶然了,皱眉道:“他怎么?他就不担心玉家倒了,傅时雨要受苦遭白眼?”

    匛然道:“属下得知后也是诧异不解的。”

    “所以让人去查了,这才知道玉知杭近来很得太子的赏识。”

    “傅家已有没落之态,而玉家却得了太子的青睐,这或许是让傅言明产生了危机感。”

    “唯恐玉知杭得势后会不受控制,继而牵连到了傅时雨的身上,所以才先下了手。”

    晏珩听了这话,拧眉默了片息,叹道:“他为了傅时雨倒是什么都敢做。”

    同样都是父亲,怎的玉知杭便是另外一个模样呢?

    匛然瞧着晏珩的神色,有些不解,他这是在为玉知杭的处境而感到难过不成?怎的这幅模样?

    正要问,就看晏珩恢复如常,转而问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太子那处可有举措?”

    匛然咽下了口中的话,答道:“倒是没什么动静,反而是皇后宫里派了人往太子府去,而后太子便动身去了宫里。”

    晏珩没什么笑意的扯了扯唇角:“太子倒是一如既往的孝顺。”

    匛然赞同点头:“听说太子之所以会中意叶玉容,完全是因为皇后她喜欢。”

    “只是,太后却不喜欢太子亲近皇后,对叶玉容自然也是喜欢不起来的。”

    “这几日福寿宫接连召见了傅流宛,而每次都要遣人去传太子,撮合之意不言而喻了。”

    “傅流宛?”晏珩道:“是亲自被傅仲教大的那孙女?”

    匛然点头称是。

    晏珩冷笑了下,由心赞道:“倒是个有能耐的。”

    太后那样难相处的人,她竟也能攀上。

    比她那不成器的兄弟强上百倍了。

    匛然神色微顿,皱眉道:“可若傅流宛被封为太子妃,那傅家以后会如何,还真说不准。”

    “咱们用不用做点什么?”

    晏珩一心全在苏禅衣的身上,京城这滩浑水他是一眼都懒得看。

    闻言摇头道:“我们不会久留,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便可以了,其余的不必管。”

    匛然点头称是。

    傅仲虽重病卧榻,但外界发生的事情还是没能瞒过他的耳朵。

    听到玉知杭的消息后,他找来了傅言明。

    傅言明知道傅仲不喜傅时雨,此刻被问,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那些小心思。

    只说是玉知杭怀了异心,不可留,尽早拔出才是上策。

    若在喝下那杯毒酒之前,傅仲一定是和傅言明一样的心思,杂草需拔。

    但眼下傅家摇摇欲坠,生死存亡全凭皇上的一句话。

    这个时候,夹着尾巴做人才是上策。

    等熬过了这些日子,还愁没有时间和手段去收拾玉知杭吗?

    且就算他有异心又如何呢?玉卿卿的事情是他的致命把柄,就算是晏珩没被贬斥,也救他不得!

    如今他也只敢暗戳戳的搞些小动作,暂时对傅家造不成大的威胁。

    若大动干戈的去动他,倒是有些得不偿失。

    他将自己的顾虑说给傅言明听。

    傅言明恭恭敬敬的站在榻边,很是受教的模样。

    可一出了屋子便将这些话忘了个干净了。

    傅言明在外被傅仲压着,在内又有宁慈这只母老虎,他已经被压制的太久、太狠了,眼下傅仲不中用,他难过之余,竟也有那么一丝丝的畅快。

    六丰巷子,江明磊匆忙从衙中回府,将玉知杭下了大狱的事情说给了玉卿卿。

    玉卿卿正找了绣娘在裁新衣,听了江明磊的话后,她笑了下,神色淡淡的问了两句,说道:“我是出嫁的女儿,家中的事情自有母亲和兄弟支撑着,我又能做什么呢?”

    说完便继续与绣娘说花样了。

    江明磊看她这不以为意的模样,内心感到极度的震撼。

    这...这亲生父亲被下了大狱,她竟这般模样吗?

    是还在记恨当年将她放在庄子上的事情吧?

    不对,若记恨的话,这回京后的父慈女孝又是怎么回事?装出来的不成?

    不论是怎样,江明磊的后脊都生出了凉意。

    他身边躺着的竟是这么一位冷血的女子吗?

    借口有公务,他独自往书房去了。

    坐在书桌后,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一会儿想起成亲当日玉知杭对他的那些告诫,一会儿又想起了成亲后回玉家的一幕幕,可刻在脑海中最深刻的还是刚刚玉卿卿那冷淡的模样。

    一个小厮端着茶水进来。

    江明磊听到声响,短暂的抬头看了眼,瞧是个眼生的,他皱眉道:“你是新派来伺候的?”

    小厮将茶水搁在江明磊的手边,恭敬的道:“小的二福。”

    “受夫人的吩咐,来伺候大人您的。”

    江明磊闻言想到玉卿卿,神色不太好,点了点头,端着茶慢慢的抿着。

    二福看了江明磊一眼,皱眉担忧的道:“大人神色不太好,可是哪里不舒服?用不用请个大夫来?”

    江明磊摆摆手:“无妨。”说着想到什么:“听夫人说,你是原先家中的?”

    二福点头称是。

    江明磊听言来了兴致,搁下茶盏道:“夫人在家世与岳父的关系怎么样?”

    二福闻言想了想,小心的觑了江明磊一眼,而后垂下了头,低声道:“这...外界早有传言,说夫人与老爷是父慈女孝的。”

    “大人怎么又来问小的。”

    江明磊皱眉哼道:“果然是玉家的忠仆,我问一句寻常话,你都不愿意答。”

    “既是如此,你便依旧回家去吧。”

    “我这里用不起你这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