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八九章 不满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傅时雨看傅言明没了言语,抽噎着道:“女儿可不受这窝囊气,父亲一定要为女儿做主。”

    傅言明皱着眉,点头宽慰她道:“你放心,这件事情父亲会处理的。”说着吩咐水莲:“快去打盆水来,给姑娘洗漱洗漱,再准备些吃的来。”

    水莲凭白受了叱骂,挨了一通罚,跪的膝盖生疼,眼下傅言明来,足能证明她的清白了,可傅时雨却连半分的歉疚都没有,她心中不免生出了些委屈愤懑。

    却也是不敢表现出来的,诺声应是,退了出去。

    用膳之时,傅时雨一边给傅言明夹菜,一边问道:“此事,父亲打算如何做?”

    傅言明道:“我会找个时间让玉家那两个小子出面,去震慑震慑他。”

    傅时雨皱起了眉头,搁下筷子,不屑哼道:“两个纨绔子弟,能说出什么像样的话来?”

    “再说,如今玉知杭被下了大狱,玉家上下是鸡飞狗跳,哪里还有工夫来管女儿?”说着委屈的看向傅言明:“父亲就不能亲自为女儿做主吗?”

    在她心中,纵是玉知杭没入狱,也是不堪用的。

    玉家那里能比得过傅府的威严?

    “父亲自然是想亲自为你的事情做主的。”傅言明面露难色,叹气道:“只是,如今名义上你是玉家的嫡女,我若出面,不仅是名不正言不顺,恐怕还要惹得江明磊多想。”

    傅时雨听了这话,眼泪又要冒出来,红着眼圈怨怪道:“早就告诉父亲,不要把我送去玉家,小门小户的没个倚仗。”

    “现在可好,处处矮人一等也就算了,就连江明磊这混蛋也敢欺负我。”

    傅言明瞧她看待事情如此片面狭隘,不免心生无奈,叹气道:“为父替你筹谋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能堂堂正正的做人。”

    “而今你嫁做人妇,你泉下的母亲也会感到欣慰的。”

    傅时雨听了这话,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掉:“嫁给一个寒酸书生,又能算什么好的姻缘?”

    “母亲若在,定不会看我如此的!”

    傅言明一愕。

    他没想到傅时雨竟对这桩婚事感到不满。

    这江明磊纵是家境贫寒,但有才有貌,此后有他的扶持,还愁不能高官厚禄吗?

    况且,夫家低一些也不是全无好处的,婚后她能这般顺心骄纵,不全都是因为江明磊家境贫寒吗?

    她怎么只看到了坏处呢?

    可再一想到,她身边连个体恤的长辈都没有,遇到事情无人筹谋,可不就想的窄了?傅言明又心酸心软起来,他将这番道理揉碎了掰开了的一字一句的说给她听。

    傅时雨听后笑了下,极是嘲讽。

    双眼含泪的看着傅言明道:“我又何曾顺心过呢?我都快要被人欺负死了!”

    傅言明一哽。

    说了这么多,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道:“这件事情为父会处理的。”

    “你好好的吃饭睡觉,不要再伤神动怒。”

    傅时雨吸了吸鼻子,道:“父亲要怎么做?”

    “外面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傅言明知道与她说不清道理,也就省了口舌,只道:“你只安稳的做你的状元郎夫人。”

    “我保证江明磊很快就会回来给你赔礼道歉!”

    傅时雨听言,心中舒畅不少。

    “咱们父女俩许久没在一起用过晚膳了。”傅言明给她夹了一箸菜,温声道:“快吃吧。”

    傅时雨点头应下。

    用过晚膳,傅言明没有久留,乘车离开了。

    江明磊在外待了一日一夜。

    虽然他因着被骗婚一事而感到羞愤屈辱,但不论真假,她都已经是玉家族谱上的嫡女了。

    她的背后是玉家。

    眼下玉知杭刚刚入狱,他若就在外过夜,冷落内眷,恐会落人口实,反倒对他仕途不利。

    思忖着,他还是回府了,想着从“玉卿卿”口中套些有用的信息,让他能更清楚这件阴谋的来龙去脉。

    却不想在府门外看到了一辆马车。

    马车上未挂府徽与灯笼,而往日里灯火明亮的府门口这会子也黑黢黢的。

    他正疑惑,就看两三人从侧门走了出来。

    为首的是挑着灯笼的水莲,江明磊看的分明。

    而水莲的身后跟着一高大男子,江明磊觉得眼熟,仔细分辨了下,他微微瞠大了眼睛。

    竟是傅言明?!

    不知怎的,江明磊看到傅言明趁夜快步离开的模样,心中咯噔了下,忙闪身躲在了暗处,等到马车驶远,他才走了出来。

    满心疑惑的站了会儿,他自言自语道:“他来做什么?”

    莫非是来找他的?

    这些日子傅家对他照顾颇多,而他又有了玉家这个岳家,所以在他这一届的学子中,他是站的最稳,捧得最高的。

    只是,就算是看重他,有意栽培,傅言明这等身份的人却也不会自降身份的来府上找他!

    可除了找他,傅言明还能找谁?

    江明磊满腹疑虑的回了府,却没去后院。

    前院书房里,二福给江明磊端上茶点,道:“大人还未用晚膳吧?小的这便去准备。”

    江明磊叫住他,问起了傅言明来的事情。

    二福闻言有些疑惑的反问道:“大人说的莫非是礼部尚书傅言明傅大人?”

    “就是他。”江明磊点点头:“可知他所为何来?”

    “没听说他来啊。”二福茫然的道:“大人听谁说的?可别是传错了话吧?傅言明怎么会来咱们府上呢?”

    江明磊看的分明,怎会错?

    看二福这般模样,想来这傅言明入府未惊动前院。

    那就只有后院了...又想到送人离开的水莲,江明磊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二福看他神色忽明忽暗,紧张又小心翼翼的道:“大人这是怎么了?”

    江明磊抬头看了二福一眼,沉声道:“夫人此刻在做什么?”

    二福闻言有些为难:“奴才在外院伺候,哪里能知道夫人的事情?”

    “不过,夫人今日心情好似不佳,发了好大的脾气,满府皆知。”说着又道:“不若小的去打听打听?”

    江明磊点头,又叮嘱道:“悄悄的,别惊动了人。”

    二福应下,转身出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