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一九一章 暗通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当晚傅言明便又到了六丰巷子。

    听了傅时雨的话,不免恼起了玉熜玉煊两人。

    真真是衣架饭囊的废物。

    不过,他心里更恼的还另有其人。

    这个江明磊当真是素常里过于的抬举他了,导致他现下弄不清楚这京中的规矩。

    傅言明冷笑道:“原本为父不想做的那样绝情的,是那小子太过可恨,就休怪为父不留情面了。”

    傅时雨看着傅言明的神态,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忧忡问道:“父亲这是有了对策了?您打算怎么做?”

    傅言明看着傅时雨的时候从来不会冷眉竖眼,他轻轻笑了,这一笑柔和的眉眼。

    “我的儿,你就不用管了,这件事情为父来办。”说着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不会再假人之手了。”

    傅时雨有些担心傅言明下手太狠。

    但又想到江明磊到底是他的女婿,应该只是小惩大诫吧?

    她心中如此想着,却不敢将这话说出来,唯恐被傅言明嗤笑她无用,被人欺负了还反要为其担心。

    抿了抿唇,她点了下头:“如此,就辛苦爹爹了。”

    出府的路上,傅言明问水莲道:“他们确实只是拌了几句嘴吗?”

    水莲闻声回头,想了想道:“那日从出府到用膳,再到回府,奴婢一直都是跟着的。”

    “确实只是拌了几句嘴。”

    傅言明皱起了眉头。

    依着他对江明磊的了解,他应不是那般没有分寸的蠢人啊。

    怎么就办出了这般蠢事呢?

    还是说江明磊眼看着玉知杭落了难,就觉得玉家不中用了,这才对傅时雨起了轻视的心思?

    若真是如此,那事情倒是有些棘手了。

    可他们物色了这么久,怎么也不至于找了只白眼狼吧?

    满腹愁绪的,傅言明出了府。

    江明磊虽不在府,但他却在关注着府里的情况,傅言明趁夜再入府中,没有逃过他的耳目的。

    一个无亲无故的男子,屡次进入一个女子的闺房之中,次次还都关门闭窗,屏退左右。

    这让江明磊想不想歪都不行!

    被骗婚也就算了,现下竟然当他是个死的,明晃晃的就与奸夫暗通款曲起来了!

    他这一离家出走,倒是给他们制造了绝佳的条件!

    怪不得傅言明之前对他多有提携照拂,原来这才是缘由!

    江明磊只觉得脸上比被掴了两巴掌还要火辣辣的!

    但是,若奸夫是傅言明,那他...那他需待好好的琢磨琢磨,怎么才能在不损伤自身体面的情况下,将此恨报了!

    与江明磊一样悄悄的观察着傅言明与傅时雨的还有傅流宛。

    她本人对这父女二人是完全没有什么欲望的,之所以这般完全是因为宁慈。

    宁慈咽不下这口恶气,而先前有傅仲镇着,她心中纵是有恨,却也不敢做什么,可眼下傅仲将死,宁慈便无所顾忌了。

    只是宁慈的脑子太轴,若由她胡作非为,那这整个傅家恐怕都要栽进去陪葬。

    故而傅流宛才将此事揽了过来。

    她沉吟了会儿,问官桂道:“他们二人因何闹了别扭?”

    官桂低垂着头,态度恭敬的答道:“只是一些寻常的小事情,话赶话的就吵了起来。”

    “但似乎并不严重。”

    “至少不能成为江明磊多日不回府的理由。”

    “那就是还有咱们不清楚的事情发生了。”傅流宛捏着根赤金的一丈青,慢慢的挑着灯芯。

    亏弱的烛光顿时变得明亮起来,将她那双黑沉无波的眼睛中也添进去了一抹亮色。

    她扫了一眼官桂,语调淡淡的道:“近来江明磊身边的人可有什么变动?”

    官桂闻言皱了皱眉,一时没答上来,一旁的白薇看了官桂一眼,出声道:“不久前傅时雨回了玉家,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几个玉府的家奴。”

    “而江明磊身边也分了一个得力的,在江明磊出府之前此人已经掌了前院的事务了。”

    傅流宛了然的“唔”了声,笑了笑道:“江明磊在府外的这几日,莫非是这个家奴陪同伺候着?”

    官桂点头应是,又疑惑的道:“姑娘怎的知道?”

    傅流宛眸光轻闪,又是笑了笑:“原来如此。”

    她这是发现了什么?官桂有些茫然的看了白薇一眼。

    白薇同样是疑惑的。

    这几句话里莫非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不成吗?

    傅流宛将手里的一丈青搁下,笑意渐渐的变得不屑:“这两个人,表面上新兄热弟一般,私底下却都打着杀了对方的主意。”

    官桂没听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奇怪的道:“姑娘说的是谁?”

    傅流宛道:“自然是父亲与玉知杭了。”

    官桂眨了眨眼,更是一头雾水了。

    她们这不是在说傅时雨和江明磊的事情?怎么又扯到傅言明和玉知杭身上了?

    傅流宛想着近来朝中发生的事情,莞尔道:“不过,细算下来,到底是我这位父亲更加的手狠一些,都把人送进牢里了。”

    官桂这才听明白了,微微瞠大了眼,惊诧的道:“姑娘的意思是玉知杭暗中做了什么,离间了傅时雨和江明磊?”

    那如此说来,玉知杭之所以进了大狱,难道是傅言明报复所至?

    傅流宛点点头:“这个可能性极大。”

    白薇顺着傅流宛的话想了想,蹙眉道:“可玉知杭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名义上那是他的女儿女婿。”

    “真有了什么不好,也是他面上无光。”

    “他如此做,最终的目的自然不是傅时雨与江明磊之流。”傅流宛道:“只是这杀鸡儆猴的手段做的着实太拙劣了些。”

    她虽常在前院行走,但傅言明的事情她却极少过问,也不甚清楚他与玉知杭之间究竟是如何。

    不过看了他们这一来一往,想是不如所见的那般融洽的。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没工夫管,但既然已生出了苗头,那咱们就趁势顺水推舟一把,尽早了结了这臭鼠烂虾。”

    官桂道:“可玉家已经策划了此事,咱们若再插手,会不会被人发觉?”

    傅流宛笑道:“最大的推手如今都在牢里等死了,还有谁会在意这件事情?”

    官桂点点头:“姑娘所言有理。”转而又道:“姑娘要如何做?”

    傅流宛招手让官桂走近,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找几个面生的人去六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