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零三章 官司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因着傅言明和玉知杭合力把京中贵女的圈子搅乱,现在谈论“玉卿卿”的人少了许多。

    也有明智的人开始意识到定是有人在故意捣乱,要坏京中这些大族贵女的声誉,而再想到将要抵京的南凉和亲队伍,便有人将这笔账算到了他们的头上。

    消息传到皇上的耳中,皇上却并不认为这是南凉的手笔。

    毕竟坏几个贵女的名声,对他们来说毫无益处。

    但未免在南凉使臣面前丢了面子,皇上还是下令,禁止京中上下私下再议。

    傅时雨得了这个消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通济街上一家茶肆的二楼上,衣着简朴的沁安伯世子秦允正端着茶喝,眼睛时不时的瞟一眼窗下。

    不多时刑部尚书杨权酉之子杨景轩赶到茶肆,未让茶小二引路,他径直上了楼,到了秦允常坐的位子前。

    瞧见他,笑着道:“如今我这师弟愈发的懂事了,也晓得请师兄喝茶了。”

    秦允闻言笑起来:“说的我很小气一般。”说着指了指对面:“师兄快坐。”

    杨景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接过他递来的茶喝了一口,笑着道:“说,找我有什么事?”

    秦允在他面前没什么遮掩的,闻言直接切入主题:“听说京兆府抓了几个谣传的乞丐?”

    杨景轩听言狐疑的看他一眼,不解道:“好像是抓了几个人。”

    “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秦允笑着挠挠头:“就是问问。”

    杨景轩睨他片息,笑了起来。

    撑手在桌角上,他倾身凑过去些,揶揄道:“你还能骗得了我?”

    “快说实话!”

    秦允无奈失笑:“我就是好奇谁在瞎搅和。”

    “你也知道的,我家不好出面问事情,所以来求师兄。”

    杨景轩挑了挑眉,坐回去道:“那你先说说,你好奇谁的?”

    秦允听言有些不自在,唔囔道:“师兄说什么呢。”

    杨景轩见状默了默。

    垂着眼,端着茶慢慢的抿了两口,道:“这些姑娘里,当真有你在意的?”

    “倒也不是在意。”秦允摇了摇头:“师兄你知道玉家的嫡女玉卿卿吗?”

    杨景轩抬眼看他一眼,道:“自然知道。”

    “先前她没嫁人的时候,你家还有意求娶来着。”

    秦允点点头,神色怏怏的叹了口气:“我听过她的事情,觉得她的遭遇很可怜。”

    “这才成亲没几日,却又闹出了这样的传言。”

    “听说他那夫君已经好些日子不肯回家了。”

    杨景轩看着他,听他说完这些话,淡淡反问道:“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秦允眼睛亮了几许,笑着道:“咱们不是与那江修撰有过一面之交吗?或许可以把调查的结果告知于他,免除他们夫妻之间的误会。”

    杨景轩听言呵笑了下。

    把玩着喝空的茶盏,闷了几息,他道:“你待人倒是赤诚。”

    秦允以为杨景轩是夸他,笑了笑,接着又道:“师兄帮帮我,去打听打听吧。”

    “她的事情,何时成了你的了?”杨景轩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我帮你与否,为何牵连了她!”

    秦允听着杨景轩的话愣住了。

    有些懵然的眨了眨眼,他不解道:“师兄这是怎么了?”

    杨景轩深深的看他一眼,轻哼一身,起身离开了。

    秦允见状忙站起身,追了两步道:“师兄做什么去?”

    “给你跑腿去!”杨景轩没回头,话音没落已经下了楼。

    秦允折身到了窗前,探头往下看,正瞧见杨景轩一手抓在了马鞍上,利落的翻身上了马,他忙开口叫了一声,杨景轩却没听到。

    秦允坐了回去,茫然嘟囔道:“好好的,他怎么恼了?”

    解决了外面谣言纷扰,傅言明便开始着手处理江明磊的事情。

    而玉知杭得知了傅言明要行的雷霆手段后忙阻拦了下来,说先礼后兵。

    礼这一道还没走,哪有出兵的道理?

    再者,江明磊毕竟是玉家名义上的女婿,真有了什么不好,他家面子上也不好看,自然不能让傅言明路乱作为!

    傅言明瞧的出来,傅时雨嘴上说的难听,但心里是真的喜欢江明磊的。

    他这做父亲的自然是想看着女儿恩爱幸福,便就应了玉知杭的话,先有玉家出面,若不行,再由他出手。

    议定的次日,“玉卿卿”便被玉家请回了府。

    玉知杭则亲自写了帖子,派人去请在外住着的江明磊。

    这次江明磊倒是给了面子,接了帖子到了玉家来。

    见到玉知杭后,他揖手见礼。

    玉知杭上前握住了他的手,亲和的说道:“咱们爷俩多日未见了,没这些虚礼。”

    “来,进来坐。”

    到了书房中,却见“玉卿卿”也在,江明磊脚下一顿。

    傅时雨抬眼瞧见江明磊,当即便红了眼眶,她有些哀怨委屈的别开了脸。

    玉知杭似是没瞧见二人的小情绪,径自在主位上坐了下来,抬手指了指左右两侧椅子,道:“你们也坐。”

    二人依言落座。

    自有下人端着茶点进来,搁下后很快离去,顺便关上了书房房门。

    玉知杭端着茶,笑了笑道:“雨前的龙井,子寒尝一尝,合不合口。”

    江明磊点点头,沉默的端起茶盏,慢慢的喝着。

    玉知杭不着痕迹的觑着江明磊的神色。

    看了会儿,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模样瞧着实在冷淡的很,难道他与傅时雨之间发生的事情,并不似他们所听到的那般简单?

    玉知杭看了傅时雨一眼,又否定了心中的猜想。

    若真是如此,傅时雨大可不必隐瞒。

    思索着,玉知杭开了口:“子寒在外住了有几日了?”

    江明磊闻言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面朝着玉知杭,恭敬的答道:“有几日了,具体的,倒也没记住。”

    玉知杭听着点点头。

    搁下茶盏,叹了口气道:“我听卿卿提起了,是她无端闹小性儿,惹恼了你。”

    “今日我做主,请了你们来,便是要断一断这官司的。”

    傅时雨一听这话顿时拧起了眉头。

    什么叫她无端闹小性儿?!

    明明是江明磊欺人太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