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一七章 八字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晏珩没发觉她的紧绷,笑着说道:“她让人在全京城找适龄男子的名帖,想要从中择一位心意的男子做夫婿。”

    玉卿卿听言怔了下,而后搭在他胳膊上的手稍稍收紧了些,音低且谨慎的问道:“你的名帖,是否会在其中?”

    晏珩听了这话恍惚一顿。

    这件事情是他没有想到过的。

    她如何会有此联想?

    玉卿卿察觉他沉默,心头更是不安了。

    她抿了抿唇,有些着急的道:“会吗?”

    晏珩回神,好笑道:“自然不会的。”

    “我如今已是奴籍,她那里能看的上?”

    “说是适龄,但也要有所区分的,想来大都是士族子弟。”

    道理虽是如此,但陉思归哪里是规矩做事的人?

    若是,她也不会做出在全京城选婿的事情了!

    玉卿卿蹙眉道:“可她若是看上了呢?!”

    “皇上既然默许了她选婿的事情,那此后不论她挑选了谁,皇上大抵都不会反对的。”

    前世的一幕幕如海潮倒灌般的重新钻回了她的脑子里,她心口猛地窒停了一瞬。

    晏珩看她面色瞬间煞白,紧张道:“苏禅衣,你怎么了?”

    玉卿卿知道他忧心她的病况,闻言忙道:“我就是晒得有点头晕。”

    “别怕,我很好。”

    晏珩稍稍松了口气,但还是想去找苦海来把把脉,可她却紧紧的抓着他的袖口,用带着央求的口吻说道:“晏珩,咱们出京去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纵是遮掩着,但晏珩还是清晰的看到了她眼底的惶惧,他皱眉握住她泛凉的指尖:“你到底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告诉我。”

    玉卿卿默了默,低声道:“对我而言你太重要了,我怕有人会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晏珩一怔,旋即眼底嘴角都浮出了笑意来。

    玉卿卿听到他的笑声,杂乱滞重的思绪才稍稍清明了些。

    回想刚刚的话,她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低声嘟囔道:“有什么好笑的?”

    晏珩带着笑凑近她:“我刚刚没听清楚,东家再说一遍好不好?”

    纵是玉卿卿瞧不见,但也知道此刻他脸上必然满是戏谑。

    一时羞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晏珩看她瞠着一双如婴童一般无辜澄澈的眼睛,脸颊上微有红晕,因着羞,连被他握住的手都抽走了。

    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音调也低沉的近乎蛊惑:“东家这是羞了?”

    玉卿卿轻眨了下眼,侧开脸否认道:“我可是最心狠手辣的人,怎么可能会羞?”

    右厢房忽然咔嗒一声响,晏珩敛笑,侧目瞧了一眼。

    他稍离苏禅衣身边,道:“暂且就当东家说的是真的吧。”说着站起身,右厢房的房门正好打开。

    苦海打着大大的哈欠,踢踢踏踏毫无形象的扶着门框迈过门槛,站在了日光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晏珩叫他:“醒的刚好,快来把个脉。”

    苦海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循声看过去,瞧见竹摇椅上的人后,笑了笑:“这么好的神采气色,把什么脉?”

    “不如给你看看生辰八字吧。”说着抖搂抖搂袖子,往廊下走过去。

    玉卿卿听言神色一顿,察觉人已经走到了身旁,她唇边抿了笑,道:“您还会这个?”

    苦海呵呵的笑:“闲来无事,学了点皮毛,苏掌柜的生辰...。”

    晏珩一直看着苏禅衣的神色,明白她这一迟钝的缘由,立刻出声打断了苦海的话,道:“不如你先看看我的?”

    苦海闻言看向晏珩,无奈道:“你捣什么乱?你的我早几年就看过了。”

    玉卿卿闻言忙道:“他的怎样?”

    苦海看苏禅衣比晏珩自己还要在意些,怔了下,而后又笑了起来,答道:“他是个长久富贵的命格。”

    只是姻缘差些。

    不过眼下这颗铁树已开了花,这姻缘差的命数想必已有所改变。

    玉卿卿一怔。

    长久富贵?

    前世他明明...。

    这苦海莫不是诓骗人玩的吧?玉卿卿心中不免犯起了嘀咕。

    晏珩看了玉卿卿一眼,又看向苦海,笑着道:“素来知道你本领高。”

    “不论谁的,你都能算个八九不离十。”

    “但这么让你算,未免有些无趣无味了,咱们不如换个方法算?”

    苦海一听就来了兴致:“什么方法,说来听听?”

    晏珩去外厅里取了纸笔,一口气写下十多个生辰八字来,递给苦海道:“这其中有一个是东家的,且看你能否找到。”

    苦海笑着接在手里:“真是越发的刁钻了。”

    “算个八字还要弄这些小把戏出来。”

    嘴上如此说着,但眼角眉梢却尽是雀跃。

    晏珩笑着道:“找出来有奖励。”

    苦海挑眉道:“什么奖励?”

    晏珩道:“要什么给什么?”

    苦海一听这话,笑了起来:“只要这八字是准的,我准保给你找出来。”言毕便开始闷头钻研起来。

    玉卿卿不知他在纸上写了什么样的生辰八字。

    但他既已猜出了她的真实身份,生辰八字应该也是知晓的吧?

    晏珩看她发怔,抬手在她发顶抚了抚,而后手掌贴在了她的后脑勺上,安抚之意十足。

    玉卿卿一怔回神,抿唇笑了笑。

    知晓又如何?她并不曾有过丝毫的不安。

    而且,她早晚都要把她的事情全部说给他听的。

    苦海手里的笔已经勾去了两个生辰八字,很快排除了三和四,来到了第五个。

    晏珩的视线同样盯着第五个。

    这个生辰八字是玉家嫡女玉卿卿的。

    苦海沉默片刻,而后抬头看着苏禅衣的脸,看了会儿皱了皱眉,又低头去看纸。

    片刻他笑了下:“有点意思。”

    没勾,却也没说是,转而去看第六个了。

    等到余下的全部看完,苦海折回又重新去看第五个。

    写写画画的钻研了小半刻钟,他笑着一推纸,道:“耍赖不是?”

    晏珩皱眉:“怎么?”

    苦海道:“这纸上的生辰八字没有一个能对应的上眼前之人。”

    晏珩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你确定?!”

    苦海笑的笃定:“自然确定。”

    晏珩沉默着去看摇椅上的人。

    这纸上有玉卿卿的生辰八字,也有苏禅衣的。

    可苦海却一个都没找出来。

    难道他猜错了,她并不是玉卿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