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二四章 没心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晏珩“嘶”了声,坐起身道:“不行,你要吃醋!你应该吃醋的!”

    玉卿卿听言再也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

    晏珩看她笑,眉头皱的更是紧了,伸手捏了把她的脸颊,气道:“可真是个没心的。”

    玉卿卿被捏的有些疼,好笑又好气的拍开他的手,揉了揉脸颊道:“你才没心没肺呢。”

    “我到底是喜欢了什么样的蠢人。”

    晏珩闻言一挑眉,嘴角动了动,要笑不笑的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玉卿卿明白他的小心思,坐起身,冲他勾了勾手指:“近些,才听得清楚。”

    晏珩附耳凑了过去。

    玉卿卿感到他靠近,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晏珩被亲的懵了懵,眨眼看她道:“怎么?想蛊惑人心,然后含糊了事吗?”

    玉卿卿听了这话又是忍不住的笑起来,笑罢道:“你还不清楚吗?我之所以不吃醋,那是因为我相信你。”

    “因为是你,我才对这些强取豪夺醋不起来的。”

    晏珩听言怔了怔。

    这会子他觉得他就像是只炸了毛的大猫,被她这只温柔的手掌抚摸着颈项,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

    玉卿卿听他没了话,圈着他的手轻轻的挠了挠他的后颈,笑着道:“不言语,是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吗?”

    晏珩听她语气打趣,难得的生出了些不自在,轻咳一声道:“尚可。”说着扶着她躺下,言归正传道:“你刚刚说今日见她什么?”

    玉卿卿听他转移话题,不免忍笑。

    她实在没发现晏珩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琢磨着此后要经常的逗一逗他才好。

    “你觉得南凉放着乘胜追击不做,该而走起了和亲的路,为的是什么?”

    晏珩道:“战事结束后我也觉得蹊跷,曾派人去调查过。”

    “南凉皇上还未到弱冠之年,登基时年幼,太后便封了宗室亲王做了摄政王,用以辅佐幼帝。”

    “但这些年摄政王愈加贪权,南凉皇帝在其威势之下,过的很是胆战心惊。”

    “而南凉侵境大庸,便是摄政王的命令,他的野心很大,大有要吞下大庸的意思。”

    “可夺下两城后,南凉皇上却提出了终止战事,派公主和亲。”

    “朝中军中都把持在摄政王的手中,推行此事,对他而言并不容易。”

    “当时我的猜测是,南凉皇上日渐长大,看透了摄政王的野心,想要趁着局面尚有转圜,将权利收在手中,所以有了现下的局面。”

    玉卿卿道:“你认识南凉皇上吗?”

    晏珩闻言顿了下,好笑道:“怎么可能?”

    “大庸与南凉已多年不交恶,这些年我一直在京中任职,连南境都未去过。”

    玉卿卿道:“那南凉皇上为什么要让陉思归选你?”

    晏珩默了默,皱眉道:“莫非想要我帮他对付摄政王?”

    玉卿卿也是这个想法,但...。

    晏珩摇了摇头,又道:“若真的达成了两国联姻,那陉思归日后必然要在大庸生活。”

    “他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玉卿卿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若南凉皇上做这些的目的是为了让晏珩前往南凉去帮他,那还不如偷偷的派人把他绑走,成功的可能性或许还大些。

    只要晏珩答应了和亲,那皇上必然要抬他的身份的。

    就算不给实权,至少也要有个富贵侯爵的头衔。

    已是大庸的权贵,又如何会去南凉?

    况且他们既然挑中了晏珩,就必然调查过他,这么一个以国为重的武将,怎会做那叛国之事?

    她实在想不通南凉皇上在谋算些什么。

    “想不通。”

    晏珩看她愁的紧皱着眉头,笑着道:“南凉皇上将宝压在了陉思归的身上,且看陉思归后续做什么便知他们的心思了。”

    说着伸手压在了她眉心,将皱褶压平:“这些事情我来处理,你好好养着便是,睡会吧。”

    昨夜在宫中她必然是没休息好的。

    玉卿卿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指,道:“那你陪着我。”

    晏珩笑着轻轻“嗯”了声,在她身侧躺了下来。

    待她睡沉后,晏珩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找到厨房里的匛然,道:“你去办件事情。”

    匛然忙从灶前站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到了晏珩身边:“主子有什么吩咐?”

    晏珩来到了桃树下,道:“去把陉思归想要与我成亲的消息传出去。”

    匛然被这个消息吓住了,愣了下神才道:“可若消息传出去,会不会更加的让局面无所转圜?”

    若这言论被传出去,无异是将了南凉一军。

    传言之下,南凉使臣就算是为了维持南凉的说一不二的威严,也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了。

    “南凉来者不善。”晏珩冷笑了下:“你以为这局面还会有转机?”

    匛然点头称是,转身离开了。

    消息一经传出,京城登时便乱了套了。

    与晏珩交好的府邸既欣喜又忧愁。

    喜的是,此事若能促成,那必然是晏珩起复的一个绝佳的契机。

    愁的是,他一个强将却娶了这么一个不知底细的南凉公主,此后怕是于仕途有碍。

    且就算是皇上愿意重新放权给他,也绝不会如此前那般信任了。

    而与晏珩交恶,甚至是在晏珩出事后落井下石的府邸,听到这个消息则都是惊慌了起来。

    这傅家刚刚倒霉,晏珩便抓住了翻身的机会!

    若他重新掌了权,此后他们还能有好日子过?!

    一时心头惴惴。

    思来想去之下,他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桩婚事必然不能成!

    消息传到雷府,雷正韫叫了嫡长子雷云冶,嫡次子雷云珏到书房。

    雷云冶皱眉道:“南凉在搞什么鬼?挑挑拣拣这么久,竟选了晏珩!”

    “难道他们不知晏珩如今是奴籍吗!”

    “还真是不挑食!”

    雷云珏道:“此时还管他们做什么?”说着看向雷正韫:“父亲,勤政殿那边可有什么动向?允了此事吗?”

    “皇上今早召见了晏珩。”雷正韫的声音古沉无波,听不出什么情绪来:“打算让他官复原职。”

    “什么!”

    二人闻言惊得异口同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