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二六章 打嗝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而被京中所有人牵动着心的晏珩却事不关己的带着玉卿卿到了一家成衣铺中。

    取下她的帷帽,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玉卿卿疑惑道:“这是何处?”

    “成衣铺。”晏珩笑着道:“天气渐热了,你衣柜里并无薄衫,需待添置几件了。”

    玉卿卿病了以后,穿衣吃饭便再未自己动过手,他知道她的衣服还真不足为奇。

    晏珩简单的扫了一遍厅中衣架上的衣服,低头问她道:“喜欢什么样的?”

    玉卿卿在穿衣上并无什么特别的喜好,想了想道:“素净舒适的便可。”

    晏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招来掌柜道:“把那件衣服取来看看。”

    掌柜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是一件绛红色花软缎绣藤蔓纹的对襟长裙。

    他笑了起来:“公子好眼光。”

    “这可是如今京中最时新的面料与花色了。”

    “绣娘午后刚做好,才刚挂上去没几个时辰。”

    “是小铺里最出色的一件了。”说着忙上前去取。

    玉卿卿听着掌柜的话,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袖口,低声问道:“究竟是什么样的衣服,值得他这么夸?”

    晏珩看着她的眼睛,心中疼惜不已。

    将她的手攥在手心里,轻声含笑道:“红色的。”

    “至于衣料和花色,我便不太懂了。”

    玉卿卿听言笑起来:“你想让我穿红?”

    晏珩看她笑,也跟着笑了笑:“没见过。”

    “想看一看。”

    “必然是极好看的。”

    玉卿卿听他低沉着声音说这句话,不知怎的,莫名的耳朵就烫了起来。

    抿了抿唇,她道:“既如此,我便满足你的好奇心。”

    晏珩笑道:“如此便多谢东家成全了。”说着瞧见了她泛红的耳垂,不觉笑意更浓,刚要问一问,就看掌柜取了衣服走过来。

    他收回放在她身上的视线,接过了掌柜手中的衣服,递到她手边:“摸摸看。”

    玉卿卿的手指慢慢的在衣服上抚过。

    触感光滑,轻薄又柔软。

    指腹摸到连绵不断的凸起,想是绣花了。

    玉卿卿道:“是什么花?”

    晏珩闻言看向掌柜。

    掌柜会意,忙答道:“夫人,绣的是藤蔓。”

    玉卿卿听到这声夫人,轻眨了下眼,刚散了些热度的耳朵又烫了起来。

    掌柜接着又道:“隔壁便有雅间,夫人可移步试穿。”

    晏珩道:“铺中可有绣娘?”

    掌柜是个机灵人,早看出了这女子眼盲,行动不便。

    闻言会意的道:“有的有的。”

    到了雅间内,绣娘要关门,晏珩却抬手挡住了。

    绣娘一怔,疑惑道:“公子这是?”

    晏珩推门走了进去,道:“我就在屏风后,你做你该做的事情。”

    绣娘帮着不少人试穿过衣服,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她有些茫然的看向那眼盲的女子,征询道:“姑娘,这...。”

    玉卿卿道:“无妨。”

    绣娘颔首称是。

    晏珩背对屏风站着,听着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

    等了会儿,却没听到苏禅衣的只言片语,他挑眉,侧首轻唤了声。

    玉卿卿闻言笑了笑,应道:“在呢。”

    晏珩“嗯”了声,放下心来。

    不怪他小心。

    实在是这京中不太平。

    绣娘小心的看了眼屏风后的人,又看了看眼前的女子,心中不免泛起了嘀咕。

    这就算是个拐子,也不会拐一个瞎眼的吧?

    值得这般小心?

    穿戴好后,玉卿卿道:“晏珩,可以进来了。”

    晏珩闻声侧目,透着屏风,朦朦胧胧的看到了一道纤弱红影。

    抬步绕过了屏风,他更加清晰的看到了她。

    比之初见她时,她如今更显消瘦了。

    那被腰带束着的腰肢,似乎一掌便可握住。

    视线往上,他的目光定在了领口上的那一截白皙的脖颈上...。

    “如何?”玉卿卿没听到他的声音,疑惑的问道:“会奇怪吗?”

    绣娘闻言笑着道:“极好看的。”

    “公子都笑了呢。”

    晏珩闻言轻咳了声,看着绣娘道:“你先出去吧。”

    绣娘颔首应是,退了出去。

    随着一声关门声,房间中静寂了下来。

    玉卿卿眨着眼,眼珠有些没方向的转了转,过了几息,才听到有轻浅的脚步声朝她走来,她听着,心口莫名的微微发紧。

    晏珩走到她身前,两手扶在了她的腰侧,低头细细的看着她的神色,轻声问道:“慌什么?”

    纵是眼睛瞧不见,可玉卿卿却能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有多么的热烈迫人。

    再听这一句逗弄的话,她更是慌乱了,垂着眼,磕磕巴巴的道:“你,你不说话,我就,就有点慌。”

    晏珩看着她这可怜样,不觉笑了下。

    双手用力的掐着她的细腰,把人举了起来。

    玉卿卿听他压着嗓子笑,脸上都要烧起来了。

    刚要斥他两声,双脚就离了地。

    她哪想到他会如此?吓得低呼一声,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衣襟。

    晏珩放她坐在桌上,腰侧的手往后移,沿着背脊,压在了肩胛处。

    他俯首,鼻尖压着她的鼻尖,低声问道:“东家想让我说什么?”

    他这么问,玉卿卿哪里还答的出?

    又羞又窘,抿着嘴不开口。

    晏珩耐心极好,鼻尖若有似无的擦着脸颊,移到了耳侧:“东家怎么不答我?”

    低缓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玉卿卿忍不住的吞咽了下口水,声若蚊蝇的控诉道:“你戏弄...。”

    话没说完便哽住了,惶惶的眸子倏的一震,定在了瞠圆眼眶里。

    晏珩的唇轻轻的压在了她颈侧,感受着她单薄肌肤下血脉的跳动,而后启唇,浅浅的吮吸了下。

    他们也不是没亲过,但这次...这次却不太一样,玉卿卿一动不敢动,整个人都僵硬的厉害,连呼吸都屏住了。

    待到他松开她,她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还不等多舒一口,一个嗝便冒了上来。

    一个后又是一个。

    玉卿卿忙捂住了嘴。

    晏珩瞧着笑了下,笑罢揭开她的手,在她唇上轻啄了两下,而后辗转着加深了。

    玉卿卿起初还打嗝,后来便忘了这件事情,这嗝自己就止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