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二九章 偏宠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往日都是喂她的,今日怎么舍得她自己喝?

    玉卿卿心有疑问,却没发问,免得药碗再被他夺了去。

    汤药的温度不凉不烫,正好下口,玉卿卿几口喝光了,苦的她皱眉找晏珩要蜜饯。

    晏珩闻言扭头,看着她手中的空药碗,有些发怔。

    这...这他根本没有听到吞咽声。

    她这是生了一双怎样的耳朵?

    捏了一颗蜜饯,放在了她鼻下:“闻闻看,是什么?”

    玉卿卿闻言嗅了下,莞尔道:“糖渍梅子。”

    晏珩看着手里的糖渍梅子,皱了皱眉。

    不仅听觉敏锐,嗅觉也惊人的好。

    先前似乎并无这个状况的?

    玉卿卿没等到他喂,摸索着抓住了他的手腕,顺着他的手指捏住了他指尖的糖渍梅子。

    刚要吃,却想到了什么,嘴边的手又朝他伸了过去:“你吃。”

    她的药苦,但他的也不遑多让。

    晏珩回神,就着她的手,笑着将她指尖捏着的糖渍梅子咬在了嘴里,同时手上又重新捏了一颗,抵在了她的唇边。

    酸甜的味道驱散了口中的药苦,玉卿卿蹙着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些。

    “苦海往药里加了安神的药草。”晏珩伸手探了探她的额温,还是稍微有些烫,他蹙眉道:“待会儿有了困意便睡吧,不要撑着。”

    玉卿卿点头:“我如今嗜睡的厉害,这一觉不知要睡几个时辰呢。”

    “你不必在这里守着我,自去忙吧。”

    天定帝与南凉都是棘手的存在,他定然是琐事缠身的。

    眼下她什么忙都帮不上,自然不敢拖他后腿。

    晏珩揉了揉她的发顶,嘴角笑意有些苦涩。

    她可真是通透啊。

    什么都懂,却什么都不说。

    一言一行皆在为他考量。

    这样的她,让他如何放手?

    “确实要出去一趟,但很快就能回来。”

    “你乖乖的睡,醒来咱们一起用晚膳。”

    玉卿卿笑着点头。

    陉思归与晏珩先后进宫的事情被京中众人所知,他们不免猜测,莫非是要敲定这桩婚事了?

    如此,京中的局面便又要翻新了!

    这其中最焦急的莫过于傅家了。

    傅仲强盛之时没能杀了晏珩,眼下他将命绝,晏珩却要翻身了!

    他怎能甘心?

    纵是死,也是死不瞑目的!

    傅流宛看透了傅仲的心思,温声劝道:“祖父莫急。”

    “如今京中都乱了套了,除了咱们家,京中有多少人不愿看到晏珩起复,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况且,以我看来,这件事情完全是安如公主一头热,晏珩他未必会答应。”

    傅仲听言冷笑道:“那些个蹩脚的小人物,如何能动摇皇上的决策?”

    “就是对上晏珩,那也只有吃暗亏的份儿。”

    “不足挂齿。”

    说着顿了顿,浑浊的眸光中泛着锐利的冷光:“这是他翻身的好机会,他那样聪明,怎会不答应?”

    一旦晏珩重新执权,那冷剑所指的方向必然是傅家了!

    傅流宛并不想让傅家掺和进去这件事情。

    不是嫌麻烦,更不是忘记了对晏珩的恨意。

    而是此时的傅家已是悬崖边上的危卵,已经经不起丁点的风吹草动了。

    晏珩那样难缠的人,傅仲全盛之时都无可奈何,更遑论现在了!

    可傅仲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一层。

    他对晏珩的恨意已经日久根深、刻进骨子里了。

    晏珩不死,他誓不罢休的!

    离开了傅仲的院子,傅流宛往傅言明的院子去。

    傅言明正站在书桌后练字,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没什么情绪的道:“宛儿来了。”

    傅流宛含笑上前,屈膝见礼:“给父亲请安。”

    傅言明“嗯”了一声,又写了两个字,搁下了笔道:“来我这儿,有事?”

    傅流宛端了杯茶递给傅言明,道:“女儿刚刚去看了祖父。”

    “他得知了皇上打算让晏珩官复原职的事情,情绪很是激动,说了好些话,女儿听后有些担心。”

    傅言明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便已经猜到了傅仲的态度,特意的让下面的人不要多嘴。

    如今被傅仲知道,他也不意外。

    毕竟这府里多的是傅仲的眼睛和耳朵。

    他皱了皱眉,低叹道:“你祖父太过固执。”

    “岂不知这件事情关乎两国边境的安稳太平,皇上不容出错,也绝不会容人暗中捣乱。”

    “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只是,仍不能拦住皇上啊。”

    说着又是叹了一声:“此事只待晏珩松口,便可过明旨了。”

    傅流宛抓住了话中的重点:“父亲做了什么?”

    傅言明道:“朝中三部八臣,接连三日上折劝谏皇上收回成命,可要么被斥,要么得了罚。”

    “如今朝中皆知皇上的心意,无人愿再上奏了。”

    傅流宛皱起了眉头。

    傅言明做的这些必然是瞒不过傅仲的。

    可他既已知结局,却仍要继续。

    这是要拉着傅家一起陪葬啊!

    傅流宛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人事已尽,天命已知。”

    “父亲,保全傅家是最重要的。”

    傅言明闻言看向傅流宛,看了会儿,微微笑道:“府外的事情自有为父来料理。”

    “你安心待嫁便可。”

    傅流宛心中觉得有些嘲讽。

    傅言明总把她当做什么都不知的闺阁小女儿。

    日常交谈,大都是要她安心玩乐作为收尾。

    试问京中士族里的女眷,哪个是可以真的安心的玩乐的?

    更不用说她还只是太子侧妃。

    若真的只图玩乐享受,此后不知要死在哪个无名小卒的手里了!

    看傅言明心中有成算思量,傅流宛便不再多说什么。

    临走之前问起了他何时销假?

    这整日窝在屋子里看书写字算怎么回事?

    不知情的外人还当他是病重不治了呢!

    傅言明听言沉默了下来,面上有些不自在。

    这几日休养下来,他的病况已无大碍了。

    只是此事让他在京中丢了大脸,不少人都在暗中嘲笑他。

    那些个污言秽语,简直是...简直是恶心至极,不堪入耳!

    且这次他生病,皇上丁点的表示都没有。

    帝王的偏宠一直是傅家立足的根本,如今帝王将要摈弃他们,将爱宠重新放在晏珩的身上了。

    这些风向苗头都被京中的人看在眼中...此次他命他们做事,很是费了一番口舌。

    这往后的日子,不可不小心谨慎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