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四二章 趁热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眼看到了用膳时间,苦海吩咐人去准备膳食。

    用过膳后,苦海才领着二人到了一处小院子里。

    院子颇大,左右各有两间厢房。

    晏珩把苏禅衣安置在了左厢房里。

    这一路舟车劳顿,晏珩看她面有倦色,喂她吃了药便找了王婆婆来替她洗漱更衣。

    待她睡下后,他才去了右厢房里。

    匛然走进来禀道:“寺庙内外已经做好了部署。”

    “且今日这一路上他们损耗颇大,近几日恐怕不会再有动作了。”

    晏珩点点头,道:“不可掉以轻心。”

    匛然颔首称是。

    晏珩道:“京中可有什么情况?”

    匛然道:“安如公主又进宫了。”

    “主子这一出城,他们恐怕是要着急的。”

    “此番进宫想来依旧是和皇上谈论联姻一事。”

    “只是他们想从皇上方面给主子施压,继而达成所愿,简直是痴心妄想。”

    经了这些事情,他们怎么还会认为晏珩会忠于天定帝呢?

    而天定帝更是可笑了,棋子已然弃了,想要再重新捏在手里,便注定了要失败。

    话落没听到晏珩的回应,匛然看了过去,就瞧晏珩出神的看着自窗外映在桌角的光影。

    他跟着看了看,没看出什么来,疑惑道:“主子没事吧?”

    晏珩回神,道:“你去永州时,可遇到了什么姑娘?”

    “啊?”匛然还以为听错了。

    晏珩怎么会问他这种问题?!

    怔了下,他道:“主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晏珩道:“就是字面意思。”

    匛然又是怔了下,而后开始仔细的回忆。

    好半晌,道:“...擦肩而过的算吗?”

    晏珩道:“有过交谈的。”

    匛然闻言立刻摇头:“没有。”

    晏珩道:“你确定?”

    匛然道:“属下以性命担保。”

    晏珩皱起了眉头,喃喃道:“那是什么时候听到的呢?”

    匛然疑惑不解的道:“听到什么?”晏珩却不再回答了,转而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次日用过斋饭后,晏珩想带着苏禅衣去附近转一转。

    主要是想砍些竹子,回来给她做个躺椅。

    去找苦海,却被告知苦海昨晚下了山,至今未回。

    晏珩便有些奇怪。

    他怎么下山下的悄无声息?

    且这么久不回,别是出了什么事才好!

    如此想着,便让匛然派人去山下寻一寻。

    匛然离开不多时便又回来了,说是苦海在山下被人打了,无颜见人,回屋子里敷药去了。

    晏珩和玉卿卿听得都是皱起了眉头。

    推了推他道:“你快去看看吧。”

    晏珩把话本子放了下来,起身道:“我去去就回。”

    到了苦海的屋子外,他叩了叩门。

    屋中苦海快速的套上了衣服,遮住了绑了厚厚细棉布却仍是沁出了血迹的肩膀。

    “谁啊?”

    他懒懒的问了一声。

    “能给你报仇的。”

    屋外晏珩答道。

    苦海笑了笑,起身去开了门。

    晏珩看着门内的人,嘴上夸张的“呦”了一声,手指弱弱的指了指他淤青的左脸颧骨:“真让人打了?”

    “谁啊?”

    “告诉我,我这就去把他的胳膊给卸了!”

    苦海看他义愤填膺的模样,好笑不已。

    侧身请他进来,道:“我是谁?能被人打?”

    “昨晚天黑,没看清楚路,摔的。”

    “真是人走背运,喝水都塞牙。”

    晏珩不疑有他,闻言“嗤”的笑了起来,但对上他的视线,忙敛去了笑意,正色道:“这有什么的?谁走夜路没磕着绊着过?”

    说着又问道:“你下山做什么去了?”

    苦海道:“缺了一味药材,我下山去买。”说着指了指药架上还未拆封的药包。

    晏珩道:“是要给苏禅衣配新药吗?”

    苦海喝了口茶,点头道:“所幸无事,再试试。”

    晏珩看着他脸上的伤,满怀感激的道谢。

    苦海咽下嘴里的茶,无奈道:“你若收了脸上的笑,这话我也能信几分。”

    晏珩忍笑忍的肩膀都抖了起来:“我就是觉得可乐。”

    “你在这云昆山上住了多少年了?山路早走熟了,怎么就能摔了?”

    “...”苦海看他笑的这般,气的把人往外推:“走走走,烦人的很。”

    晏珩被推到门外,身后的房门“哐”的一声就关上了,他笑着道:“你且歇会儿,晚上我再来看你。”

    门一关上,苦海就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他按压着肩膀,慢慢的走到了药架前,找了药吃下。

    目光一转,看到了未开封的药包。

    看了片刻,目光终是变得冷沉下来。

    安稳清净的住了几日,这日皇上派了人来。

    晏珩出去应付。

    玉卿卿坐在院中晒太阳,忽听脚步声,他朝院门的方向看了过去。

    “苏掌柜。”

    苦海端着药走过来。

    玉卿卿笑了笑,道:“苦海师父的伤可好了些?”

    苦海道:“一丁点的擦伤,早没事了。”说着把药碗放下,道:“听晏珩说想带你去后山转一转。”

    “这两日无事,咱们便一起去吧。”

    玉卿卿笑着应下,刚要再说什么,就又听到了脚步声。

    难道是晏珩回来了?

    不应该这么快吧?

    苦海偏头看过去,瞧见了一个着太监服侍的男子。

    小太监垂首快步走进了院中,来到苏禅衣身前,嘴上问了句好,又道:“奴才是勤政殿的,有些话想和苏掌柜单独说。”

    苦海会意的站起身,临走之际道:“药要趁热喝。”

    玉卿卿含笑应下。

    苦海的脚步声渐远。

    小太监这才开了口,瞄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侍卫,低声说起了她曾答应过皇上的事情。

    玉卿卿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抬手摸索着捧住了药碗,端起刚要喝,忽的顿住。

    她有些不确定的嗅了嗅汤药的味道,而后皱起了眉。

    不动声色的把药碗端离,放回了原处。

    小太监离开后,玉卿卿唤了声匛然。

    匛然立刻上前,道:“苏掌柜有什么吩咐?”

    “日头太大,我晒的不舒服,扶我回房吧。”玉卿卿说着站起了身,伸出了手。

    匛然忙把胳膊递了过去,而后又端起了桌上的药碗。

    到了房中,玉卿卿道:“我自己待会儿,你出去吧。”

    匛然应是,把药碗放在了桌角,道:“这药要凉了,苏掌柜赶快喝了吧。”

    玉卿卿点了点头。

    匛然看她没了吩咐,轻步退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