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五九章 燕王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因着福王进城后未曾交手,故而这京中的气氛还算平和,至少是不沾血腥气的。

    百姓如常出门,只是在看到各街角穿着盔甲的士兵后,会远远的避开。

    各司各衙也都按部就班,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宫中一直找不到天定帝的踪影,而戒备森严之下又不存在混出宫的可能性,便有人开始把视线放在了宫中的湖里和偏远废弃的宫殿上。

    第七日,御林军在太液湖上发现了一具漂浮的男子尸体。

    这男子整个泡的没半点的人样,但从他身上所穿戴看来,是天定帝无疑了。

    消息传到福王耳中,他赶往太液湖去辨认尸体。

    尸体泡的太久,完全看不出活着时的神态样貌,福王看了会儿,皱了皱眉。

    宁元隽看了眼福王的神色,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负责捞人的御林军上前揖手答话:“半个时辰前有花匠经过此处,看到了湖面上的人,惊惧之下吵嚷了起来,卑职等闻声赶来,这才将人捞了起来。”

    “这湖底可有水草?”

    “有的,还颇密。”御林军点头道:“卑职等下水的时候都被缠了脚,险些不能脱困。”

    宁元隽点了点头,走到福王身边,低语道:“想是被水草缠住了,这才沉了多日。”

    福王的视线依旧定在地上的黄袍尸体上,良久道:“不知怎的,总觉得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

    他说着叹了口气,慢慢的转身往回走。

    宁元隽忙跟上。

    福王接着又道:“这几日找他不见,我还以为他偷偷的逃了出去,也做好了与之长久纠缠的心理准备。”

    “可这会子猛地看到他的尸体,我...我竟有些难以接受。”

    宁元隽道:“是这些年咱们过的太谨慎了。”

    “与父亲相比,他又有什么本领呢?不过是用了卑劣手段占了先,这些年咱们受他压制,举步维艰。”

    “其实说到底,强大的只是我们内心的那一片阴影。”

    福王闻言默了默,片刻点了点头:“说的有些道理。”

    永州这几年,他早已经把天定帝当做了宿命里缠斗一生的敌人。

    但其实就如宁元隽所说,强大不可攻破的只是他们心中的那片阴影。

    真正的天定帝,脆弱的犹如卵壳。

    回京已有几日,京中内外都未再发现什么动乱,福王彻底的安下心来。

    未免夜长梦多,在众人的催促下,福王命礼部着手准备登基诸事。

    而天气炎热,天定帝的身后事也耽搁不起,命礼部一并去做了。

    早在玉知杭这个礼部侍郎高升了以后,天定帝就做主,提了本司的主事周廖恩为侍郎。

    福王未进京前,傅言明便在府养病多日,礼部的事情一直是周廖恩暂理的,可现下京城都易主了,天定帝死了七八日,福王入主勤政殿也有几日了,却也不见傅言明上任。

    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眼下这接连两桩大差事,周廖恩接的有些吃力。

    但不论是喜、是丧,都是按部就班的差事,依着旧例去做就是了。

    眼下众人都想在新君面前留个好印象,故而都是不怕忙碌辛劳的,只是有一桩事情却令人发愁。

    天定帝的身后事要按着怎样的规格去做?福王可是没有交代的!

    周廖恩不敢贸然的去问,却也不敢自作主张,不免头疼。

    纠结再三,周廖恩带着补品前往傅家,想要请教一二,可却被傅家给拒之门外了,说是傅言明病着,不见客。

    周廖恩无法,只好折回。

    斟酌了一夜,次日他带着拟好的新年号去了勤政殿。

    福王将纸上的年号看了一遍,都不太满意,却也没有立刻驳回,只道:“搁下吧,我且看一看再议。”

    周廖恩点头称是,觑了觑福王的面色,他小心翼翼的又递出一道折子。

    福王接过看了两眼,合上了折子,道:“就如此办好了。”

    周廖恩闻言心头猛地一松,喜不自胜的接过折子,告退离开了。

    “燕王”的丧事办得匆忙,赶在了福王登基之前。

    而燕王妃则搬离了皇宫,与燕王世子及其家眷一起幽禁于燕王府,无召不得外出。

    空置了七年的燕王府又重新打开了大门,住进了人。

    福王的这一纸诏书就像一把削尖了的木刺楔进了燕王府里,扎在了燕王妃等人的心头。

    天定帝的“天定”成了笑话。

    七年后的燕王府更是天大的笑话。

    世人歌颂福王恩慈仁善,可他这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远比刀枪剑戟更加的恶毒。

    怕是泉下的“燕王”死都不能瞑目了。

    燕王妃谨记着那日在殿中燕王交代她的话,纵是心头血恨不能消,她也不敢轻举妄动,更是劝着燕王世子蛰伏。

    转眼十月,京城诸事平定,登基大典在即,福王派宁元隽与雷云厉去接永州的福王妃等家眷。

    次日一早出发,当晚雷云厉接到了雷家的书信,他看后皱了下眉头,但很快舒展,小心的收好书信,洗漱后更换了新衣,往雷家去。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家中,雷云厉竟有些近乡情怯的紧张感,且内衫似乎有些窄小,勒的他很是不自在。

    跟在管家李毅的身后,往雷正韫的书房去。

    李毅提着灯笼走在前,扭头看到雷云厉不住的拽领口,关切的问道:“四公子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雷云厉闻言放下了手,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事。”

    李毅颔了颔首,笑着继续往前走了。

    很快到了书房,房中却不见雷正韫的身影,李毅一边给雷云厉倒茶一边道:“四公子稍坐,老爷很快便到。”

    雷云厉沉默的点了点头。

    李毅侯在一旁,悄悄的打量着雷云厉。

    这死了四五年的人,冷不丁的又回来了,只要想一想便令人心底发寒。

    可这会子他却切切实实的瞧见了...。

    若非雷正韫早早的叮嘱过他,眼下他见了雷云厉怕是要吓得尿裤子的。

    雷云厉察觉落在身上的视线,扭头看了回去。

    李毅忙垂下了视线。

    雷云厉从李毅脸上看到了好奇、审视与惧怕。

    他胸膛剧烈的起伏了下,微微垂下了眼,更显沉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