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六零章 夸奖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足等了快半个时辰,雷正韫才出现。

    雷云厉忙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毕恭毕敬的请安。

    雷正韫站在他身前,看着他,打量片刻笑着道:“长高了不少,也健壮坚毅了。”

    “这些年辛苦了,差事办得极好,为父很是欣慰。”

    雷云厉鲜少听到雷正韫的夸奖。

    此刻听到了意料之外的话,他有一瞬的怔忡,怔忡过后嘴角动了动,有极浅的笑意:“多谢父亲夸奖。”

    “这些年,父亲身体可还好?”

    “好。”雷正韫很是爽朗的笑着道:“家中一切都好。”

    说着弯腰将人扶了起来:“可用过晚膳了?”

    雷云厉站起身,摇了摇头:“想与父亲一起用的。”

    雷正韫闻言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而后吩咐李毅道:“让厨房准备些酒水吃食送过来。”

    李毅颔首就要退出去,雷正韫又道:“顺便把云冶云珏请过来。”

    听到这两个名字,雷云厉嘴角的笑淡了下去,神色也淡漠下来。

    雷正韫却无所察觉,问起了他这一路所发生的事情。

    雷云厉一五一十的答了,答过之后眸带希冀的看着雷正韫,期望着他能问一问这些年他在榆城的事情。

    可雷正韫的思想里却好似根本没有那些事情,全然没有提及的意思。

    等了会儿,雷云厉便也不抱希望了。

    雷云冶和雷云珏到的还算快。

    与雷正韫见过礼后,转身看着雷云厉。

    雷云厉起身揖手:“见过两位兄长。”

    “四弟回来了。”雷云冶笑吟吟的说着:“这几日父亲在家中多番夸赞与你,言你如何如何优秀,如何如何像年轻时的他。”

    “反之再看我们这做兄长的,可是平庸了许多,因此没少被父亲数落。”

    雷云珏没有开口寒暄的打算,扫了眼雷云厉腰间的佩刀,眸光极冷的转开了。

    雷云厉听了这话,心有雀喜的朝雷正韫看了过去,却只看到了一双平淡的眼睛,他这才明白,雷云冶所说都只是哄他的。

    犹如一盆凉水浇了下来,浇灭了心头的雀喜。

    各自落座,雷云厉瞧见了雷云珏双手腕间的白色纱带,皱了皱眉道:“二哥的手怎么了?”

    不提还好,一提这个,雷云珏的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

    咬牙克制着怒意,他眦目看向雷云厉,冷哼道:“四弟在京中这月余,难道没有听说我这手是怎么回事?”

    “又如何明知故问,往人心口上扎刀子呢?”

    雷云冶横了雷云珏一眼,低声埋怨道:“都是自家兄弟,说的什么话?”

    雷云厉受了这一通话,有些懵。

    扫见了雷正韫微沉的脸色,他忙解释道:“我确实在京中呆了月余,但一直在宫里,福王的身边。”

    “福王入京后琐事繁多,我一时还没来得及了解京中的事情。”

    “且我如今名叫夏泽,雷府的事情不敢多做打听,只等殿下和父亲对外恢复我的身份,我才...。”

    雷云珏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四弟如今是出息了。”

    “助福王殿下从榆城脱困,这一路保驾护航,已然是殿下最信任的左右手了。”

    “此后仕途必然是一帆风顺的。”

    “我这为兄长的还要靠四弟多多提携了。”

    一字一句都带着刺,听得雷云厉神色更是冷淡的。

    但他却没有多做争执,因为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

    眸色平静的望向了雷正韫,心中却是万分期待着雷正韫能为他做做主。

    可雷正韫只是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不悦的道:“好了,都少说一句吧!”

    “究竟要到几岁才能让人省心?”

    这话固然是在说雷云珏,可何尝没把他算在里面呢?雷云厉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雷云冶看雷正韫动怒,低声解释道:“父亲息怒。”

    “二弟他是心中难过,不是故意与四弟争执什么的。”

    雷正韫闻言看了眼雷云珏的手腕,眼底有疼惜之色,低低的叹了口气。

    这三个儿子当中,他最满意的就是雷云珏,可...可晏珩却把他最中意的孩子给伤了!

    先前天定帝偏袒着,他拿晏珩没有办法。

    但京城已然变了天了,晏珩他再想横着走,可就要做好断手断脚的准备了!

    “咱们雷家不缺武将!”

    “这些年为父在文职上做的也挺好的。”

    “以后你就如为父这般,一样能为皇上效力!”

    “不是说拿刀才行!”

    雷云珏不以为然的转开了脸,并未接话。

    雷云厉低垂着头,同样没言语。

    李毅提着食盒走进来,摆饭在外面的八仙桌上。

    雷正韫刚要说话,雷云珏却豁然站起了身,冷声道:“尚在用药,饮不得酒,未免扫了兴,儿子先行离开了。”说着冲雷正韫揖了揖手,抬脚就走了。

    雷云冶叫了两声,没把人叫回来,皱眉骂道:“这驴脾气!”

    又恐雷正韫气恼,忙解释了几句。

    雷正韫叹了口气,道:“你去吧,好好的宽解宽解他。”

    雷云冶点头称是,与雷云厉招呼了两句便离开了书房。

    眨眼之间四人剩两人,雷正韫似乎也没了兴致,坐在书桌后捏着眉心沉默。

    好一会儿才想起什么,抬起了头。

    瞧见雷云厉站着,他道:“我不饿,你自去用膳吧。”

    雷云厉闻言扭头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垂眼几息,道:“儿子也不饿。”

    “父亲今日叫儿子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雷正韫坐直了身子,道:“你如今办事稳重妥帖,我也没什么可吩咐的。”

    “就是想问一问这路上发生的事情。”

    “再者,明日你要出京去永州了,福王妃便是以后的皇后娘娘,这礼数与路途上的安全可万万不能懈怠分毫。”

    雷云厉低垂着眼睫,静静的听着雷正韫的话,听他顿住了话头,才揖手恭敬的答道:“儿子明白,父亲放心。”

    雷正韫道:“此次再回京,为父便与殿下商议着,寻个合适的时机把你的身份恢复。”

    “此后你便可光明正大的回家了。”

    雷云厉面上没什么多余的神情,只是极平常的说道:“多谢父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