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宝眷 第二六五章 成就

时间:2022-01-15作者:星辰微闪

    京中

    福王走到殿外,看着梭梭落个不停的雪粒,眉间略有愁绪。

    宁元隽走来,看到殿外的福王加快了脚步,未走近便出声道:“父亲怎么在此处站着。”

    “风雪虽小,但寒意却浓,父亲当心身体。”

    福王笑看着他,待他走近,抬手掸去了他斗篷上的雪粒,道:“下雪了,你母亲与妹妹这一路恐怕要吃些苦头了。”

    宁元隽解下身上的斗篷,披在了福王的肩头。

    瞧他眉间起了愁色,安慰道:“算着日子,想也是快到了。”

    “且母亲和妹妹都不是养尊处优的性子,这点小风雪对她们而言不算什么,父亲放宽心。”

    “再者,夏泽是个谨慎周到的,他必然能虑到这一层,提前做好筹办的。”

    福王闻言点了点头:“夏泽确实是个周到的。”

    宁元隽笑道:“此次他回京,便不会再用这个名字了。”

    “永州这些年、回京这一路,他都是有大功劳的,父亲打算怎么封赏与他?”

    福王听到这话,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宁元隽看的不解:“父亲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

    福王道:“今日朝议后,礼部侍郎周廖恩递了论功行赏的折子。”

    “咱们进京也有一段时日了,这件事情确也改提上日程了。”

    宁元隽道:“父亲不是已经说了要等到母亲与妹妹抵京吗?周廖恩如何又上折子?”

    福王点点头:“国不可无君,亦不可无后,你母亲不到,这登基大典如何能算圆满?”

    “是近几日我见了这京中五品以上的官员,他们心中有所惶恐,这才推了周廖恩出来探口风。”

    宁元隽知道福王亲见京五品以上官员的事情,听说还有调动,但也都是正常的调动,不存在恶意打压、私人恩怨的情况。

    他们惶恐个什么劲儿?

    若要对他们做什么,还用得着等到现在?真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者,就算是惶恐,那也该是那几位未被召见的官员惶恐才是!

    福王接着又道:“当时雷正韫在殿中,我看了折子后便与他随口聊了几句。”

    “谁知他竟然跪了下来,求我一个赏赐。”

    宁元隽不明白了。

    雷家是有大恩的,赏赐何需特特的求?

    还是说,他求了什么不该求的?所以福王才会这么苦恼?

    思及此,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父亲,他求了什么?”

    福王道:“他未明说,但其中意思已是非常明白。”

    “他想让我把属于夏泽的赏赐给雷云珏。”

    这种话竟出自雷正韫之口?宁元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同是雷家的人,雷正韫如何能偏护至此?

    他就不怕这话传到夏泽的耳朵里,夏泽会与雷家离心离德、兄弟反目?

    雷正韫为官为将这么多年,虑事如何会这般的愚蠢?

    “父亲答应他了?”

    福王明白雷正韫这话有多么的不妥,怎会应允?

    摇了摇头,道:“这些年夏泽所做我都看在眼里,自然是想给他一个好的结果的。”说着顿了下:“只是,夏泽是雷家的人...。”

    若是别家说了这话,福王必然是理都不理的。

    但雷正韫却不同。

    别说是福王纠结,就是宁元隽也是有些头疼的。

    真就没见过这般截胡的。

    福王道:“雷云珏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宁元隽闻言笑道:“父亲可算是问着了,儿子前两日刚听人说起了他的事情。”

    “虽未能知晓事情的十成真相,但...但雷云珏的那双手也算时因咱们而废的。”

    福王道:“真是晏珩?”

    宁元隽点头:“就是他。”

    福王道:“京中不少人在找他,可有什么眉目了?”

    宁元隽奇怪福王竟会问起晏珩的事情,但还是恭敬的回答道:“还没有。”他说着就看福王面上浮现出一种说不上来的神情,宁元隽没看明白,蹙了蹙眉,小心的问道:“父亲可是有什么打算?用不用儿子派些得力的人去寻一寻?”

    福王扯了扯唇角,转身往殿里走。

    边走边说道:“如今那么多人都在找他,京城统共就这么大点地界,他又能藏得了几时?”

    “咱们就不凑热闹了。”

    宁元隽听言心有震惊。

    福王竟然真的有找寻晏珩的心思!

    这...这是什么缘故?瞧着也不像是要秋后算账,取他性命的模样?难道福王与晏珩之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宁元隽跟上福王的脚步,一同到了殿中。

    因着落雪,有细心的内室在殿中多添了两个炭盆。

    福王没有去案牍后,而是去了暖阁里。

    宁元隽跟了过去。

    各自落座,喝着茶,宁元隽想起一事,道:“父亲可知晏珩被贬斥的真正缘由。”

    福王点了点头。

    宁元隽渡着福王的神色,道:“那父亲觉得私金一事,是真是假?”

    福王摇了摇头,嗤笑道:“不可能。”

    “他位高不假,但这些年拨去各地的军饷都是极为苛刻的,说是两个萝卜一个坑都不为过。”

    “哪里还经得起他的剥削?”

    “再者,就算他真的做了,那他也不是只手遮天的主儿。对京外的兵卒更是没有半点的约束力,那些个将领敬他不假,却不会惧他,更不会在此事上容忍他。”

    宁元隽听了福王的话,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

    “若晏珩真的做过,那各地的将领早就上折奏禀了。”

    “且晏珩在京中有傅言明这个对头在,他在内阁里,若有弹劾晏珩的折子,那一分的事情他怕是能搅出百分的阵仗来。”

    说着摇了摇头:“只是,这么浅显的道理,燕王却未能想明白。”

    “寒了忠臣良将的心。”说着想到了这一路的顺畅,不禁想,若当初被燕王派出京的人是晏珩,那结果是否会不一样?

    若晏珩还在,至少通州和丰州不会让他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况之中吧!

    福王的笑意有些嘲讽:“他疑心重也不是一两日的了。”

    “当初凭着那份细密阴狠的心思,做了不少足能让我粉身碎骨的事情。”

    “现在,也是因着他的那些心思,他将自己送到了悬崖边上。”

    “成就了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