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斗破元鹰 第5章 包浆藤条出孝子

时间:2022-01-25作者:地狱火咆哮

    第5章 包浆藤条出孝子

    第5章包浆藤条出孝子

    看着娘亲和姑姑和蔼可亲的笑容,苏尘心里很明亮,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现在有多平静,待会就会有多大的狂风暴雨来临。

    他从石阶上站起身来,丢了手中的球,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灰溜溜一转头就准备跑进屋子,只是关门之前,那双机灵劲儿十足的眼睛,瞄了瞄门外的情况,脸上浮现出与他年纪完全不相符的复杂情绪,“切,故作姿态!”然后猛地一声关上了木门。

    就像他所知道的小镇上其他豪门恩怨一样,没有父亲的家庭,容易遭受母亲、姑姑、大姨妈、二姨娘、三舅母之流的毒手什么。毕竟,豪门家产争夺战堪比一部人生大剧场,或者一部后宫佳丽夺权大剧场,其中一幕幕详情可令吃瓜群众大跌眼镜,津津乐道,满足一切吃瓜需求。可是苏尘的待遇还不错,有了娘亲和姑姑的全力保护,倒也没有吃多少苦头,也没有被街上那些姑姑姨姨为难。唯一吃过的苦头,就是不断被那群小伙伴欺负,还经常与那些小伙伴之间发生摩擦和不愉快的事情。

    嘭嘭嘭,只听到房间里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对着房门,林婉清嘴角抽了抽,嘴巴上默念道:“尘儿今天怎么了,火气那么大。”

    林婉清,作为长期生活在小镇的女子,有着小镇女子独有的气质,灵秀宁静,清雅脱俗,平淡而又充满青春活力。

    “咚咚咚!”

    林婉清敲响了苏尘的房门,“尘儿,姑姑取来了治伤良药,快开门。”

    苏尘内心苦笑一声,“就知道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想揍我就直说,还提前找好了理由,哼,过分!”

    “咚咚咚!”房门再次被敲响,苏尘故意拖着腿走到门后,假装很吃力的样子,料想着都伤成这样了,该不会挨揍了吧。

    “尘儿,很严重吗?”林婉清拿着药等物品,走了进来。

    “姑姑,很严重!”苏尘有模有样地走动着,然后叫喊着疼痛,很吃力地扶着桌子坐了下去,神不知鬼不觉之间便将腿伸入桌布下方晃荡起来。

    “说吧,今天又和谁打架了?”林婉清一边为苏尘脸上擦药,一边唠嗑。

    今天差点被人打,现在心里想起来这个事情就堵得慌,苏尘气头上来,一把推开林婉清的手,“姑姑,我今天可没有出去打架。”

    也不知道苏尘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今天竟然一把就将林婉清推了出去,或许是魔灵果起了作用,开始在身体内寻找空间,刺激他的身体缘故。幸好林婉清也见怪不怪的,只是自认为太专注于给苏尘擦药,没有站稳脚跟。

    林婉清瘫坐在地上,扶着椅子站起来,只是自言自语道:“尘儿,快来擦药,否则等会又要挨收拾了。”

    苏尘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心里自责起来,不应该用力推姑姑的,解释道:“姑姑,我今天真的没有打架,而是自己去追球跌倒的。”

    林婉清似乎没听苏尘的解释,道:“尘儿,小孩子撒谎是不对的,那些孩子总是喜欢欺负你,我和姐姐也看在眼中,等找个机会我们去找找他们的家长说说,让他们接纳你。”

    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苏尘今天的表现有点怪,大抵是身体不舒服,对魔灵果在身体里成长很不适应,竟然变得有一些暴躁不安。

    “不必了,我不需要他们的接纳。姑姑,出去吧,我要睡觉。”

    看着心绪不宁的苏尘,林婉清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脸上带着不温不火的情绪,便准备离去。

    可是屋外,苏尘发火的声音传入了林婉儿的耳朵里,一下子就怒火中烧,边走边骂,“这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敢如此对待长辈?真是子不教,母之过。”

    哐当一声,林婉儿愤怒地推门而入,“苏尘,你怎么能对婉清姑姑发脾气?”

    与林婉清相比,似乎苏尘在她心里没那么重要。这其中也存在林婉儿将其他怨恨转移到苏尘身上的缘故。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婉清,去取家法伺候。”

    很快,林婉清去而复返,表情显得格外僵硬。

    “姐姐,尘儿还小,要不就算了吧。”

    正在生气的林婉儿,没有听林婉清的好言劝说,道:“妹妹,你就别心软了。玉不琢不成器,现在不严加管教,以后多半是废了。”

    “好吧!”林婉清同意地点了点头,继而道:

    “姐姐,我刚刚进门的时候,捡到这么一个玩意,好像是包浆藤条,你看看顺不顺手,要是不顺手,我现在就去换戒尺。”

    看着长满荆棘的藤条,林婉儿眼睛发直,半天说不出来话,这东西是挺不顺手的,可是刚刚把话都说满了,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含泪也要打完这一顿。

    苏尘也是怒目圆睁,眼鼓鼓地瞪着林婉清,至于吗?不就是吼了你一句,怎么就要这样对付我?

    “姐姐,别愣着了。玉不琢不成器,这小子翅膀硬了,可是越来越厉害。我可不想家门不幸,将来出一个败类。就辛苦你嘞,少打几下就好了。”

    看着林婉清似笑非笑的样子,这一次,林婉儿无奈地点了点头,现在反而觉得有点赶鸭子上架,她接过林婉清手中的包浆藤条,感叹道:

    “是啊,玉不琢不成器。尘儿,希望这一次的教训,能让你此生刻骨铭心的记下来。尊师重教,孝敬长辈,永远是你的第一则信条。百事孝当先,记住了!”

    “啪!”

    包浆藤条落下,苏尘已经是痛哭流涕。

    “第二,希望你不要责怪婉清姑姑。十岁了,你要把自己当做男子汉一样看待,苏家的香火和未来,娘亲都寄托在你的身上。”

    “啪!”包浆藤条再次落下,苏尘咬紧牙关坚持着,泪水止不住的掉落。

    “第三,不要哭,要像个男子汉一样,坚强一点。”

    “啪!”包浆藤条第三次落下,苏尘竟真的忍住泪水,停止了哭泣。

    包浆藤条虽然打在苏尘的身上,可是林婉儿心里也在滴血。那可是与她骨肉相连的血肉之躯,怎能承受得住长满荆棘的包浆藤条惩罚。林婉儿终是咬紧牙关,在苏尘身上抽打了十次,直到打完的那一刻,她发疯般的拥抱着苏尘,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流淌。

    两人相拥着哭了起来,林婉清也蹲下身子,紧紧地依偎着母子两人。苏尘内心很明白,为什么被毒打,都怪他的姑姑,心里完全把责任推到林婉清身上。毕竟,孩子会有什么坏心思呢,都很单纯,谁帮他他就喜欢谁,谁拆台他就讨厌谁。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