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斗破元鹰 第11章 柿子专挑软的捏

时间:2022-01-25作者:地狱火咆哮

    第11章 柿子专挑软的捏

    第11章柿子专挑软的捏

    “博文约礼,德佩天地,道贯古今。”

    穿过几条宽阔的街道,就能看到国教学院训诫石上大大的训诫内容。

    第一次看到国教学院外围的恢宏模样,苏尘心里特别激动,盯着那训诫石看了很久。

    “没想到私塾环境那么好,依山傍水,鸟语花香,不愧为人间仙境。”

    国教学院门口,今天的门房不知谁惹他生气了,此刻火气很大,看到苏尘的马车停不下脚步,那马也昂头挺胸的前进,门房觉得连马都看不起他欺负他,顿时心中一股无名的怒火就燃烧起来。

    “喂喂喂,下车下车!”

    “尘儿,去问问,为何让我们下车。”林婉儿不解,为何门房只拦住他们的马车,而且态度还那么恶劣。

    小镇的衣服与城里比较,自然多了些“土味”,苏尘的穿着虽然土味十足,可是却也干净整洁。然而在高大的门房眼里,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山野村夫家的穷小子,门房看他的眼神多少带了几分不屑,而且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眼神里似乎在说,在这里我就是爷。

    面对门房,苏尘倒也沉得住气,以他现在拥有的力量,两个大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以一顿拳头打趴一个。眼前的门房无非个头大一些,但是在他眼中不过就是花架子而已,根本不够一拳看的,“这位小哥,有事吗?”

    门房皱了皱眉,道:“有事吗?你这话问得好奇怪,当然有事,私塾规定,马车不可以进入。”

    面对如此无理的解释,苏尘眼中闪过一丝怒气,若不是因为不想破坏好心情,惹上麻烦,他可不会退步,“他们可以进,为何我就不可以?”

    只见门房阴阳怪气地说道:“他们的马车都有通行证,你们的没有。”

    小镇里,可以东出西进,可没有这样的规矩,一时之间苏尘茫然地看着门房,“这是什么意思,进门还要通行证?”

    “国教学院是大地方,可不是猫猫狗狗都能进去,否则出了安全问题,谁负责?”

    门房说得很对,但是从他的眼里,苏尘看到了浓浓的嘲讽之意。然而,正当苏尘准备转身离去之时,门房却突然阻止苏尘离开。

    “小子,你以为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你挑衅了我,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违反了私塾的规定。”

    苏尘诧异,无辜地说道:“我没有进入私塾,也不知道私塾的规定,你就是强词夺理。”

    门房心情不好,正愁没有出气筒,此刻自以为逮到了软柿子,直接拿起一本书,啪的一声甩在苏尘的脸上,“小子,看清楚了,规定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门房打了苏尘,还得意地看着他,想看一看他的反应,从而做出应对。

    “你……”就算苏尘不想惹事,此时也有些克制不住,气鼓鼓的样子,道:“我第一天入学,根本不知道私塾的规定,而且你为什么打我?”

    门房不以为意,道:“小子,敢这么跟我说话,知道我是谁吗,恐怕说出来,下一刻你就会跪地求我原谅!”

    苏尘脸上冷冷一笑,笑得很瘆人,露出了本不是他这个年纪的笑容,“你是谁,不就是一门房?”

    被苏尘看低,门房哈哈笑了起来,道:“你就是狗眼看人低,我虽是门房,那身份可不低,我是院长的同村邻居,你敢得罪我,那就是得罪院长,休想再跨进这个学院!”

    苏尘不认为自己已经闯祸了,如果这个私塾连门房都是这样的无理取闹和仗势欺人,那么恐怕这所私塾也不怎么样,完完全全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尤其是门房口中所说的院长,德行好不到哪里去,肯定糟糕透了。

    他目光死死地盯着门房的眼睛,特意地挺了挺胸膛,别看他岁数不大,此刻气势上来,说话都掷地有声,“嘿嘿,是吗?我就不信你一个门房在国教学院可以只手遮天,呼风唤雨,搬弄是非,颠倒黑白。”

    “当然,像你这种门房,即使是院长的邻居又如何,据我所知,江院长德高望重,博学多识,怎么可能被你蒙蔽,又会偏袒于你?”

    既然前往国教学院读书学习,苏尘自然打听了一些情况,院长江钟儒那可是百隐的儒道代表人物之一,知识渊博,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备受众人尊崇。苏尘此番开口,直戳痛处,料定门房将会哑口无言。

    苏尘的表现,气势十足,压迫感很强,门房竟然有些心虚起来,觉得压力很大,有种看不透眼前小男孩的感觉。

    由于今天是国教学院开学的日子,过往的学员很多。看到有新师弟正在与那讨厌的门房争吵,很快就有一群人驻足围观,他们中绝大部分都是苏尘的师兄和师姐,很少有新学员会停留。

    这一刻的场面甚为壮观,许多好事的师兄们不仅能看热闹,还能津津有味地看着很多美丽的小师妹,然后评头论足起来,气氛好不热闹。

    看着眼前的情形,门房似乎有些傻眼了,涨红着脸,显得尤为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走,则承认自己的错误,偷鸡不成蚀把米。

    留,则会被众人一直虎视眈眈盯着,恨不得下一刻就冲上来揍他,吃他的肉,扒他的皮。

    苏尘看出来门房的担忧,直接朗声道:“我就想知道,现在我能不能进,可不可以进?”

    门房的态度前后反差很大,不再趾高气扬,立刻压低声音,“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见你一次收拾你一次。”

    门房个子高,和苏尘低声说话的时候,自然是弯着腰的,苏尘瞅准时机,使出吃奶的力气,一巴掌抽在门房脸上。

    既然门房都说出这样威胁性的话语,那么他还手下留情做什么?以苏尘的力气,门房顿时满脸通红,脸上印出来苏尘的五个手指印。

    “好!”

    “做得好!”

    ……

    令人厌恶的门房终于有人出手教训,大家纷纷为苏尘鼓掌喝彩,对这位新来的小师弟另眼看待一番。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