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忘川镜 第八十四章 争渡

时间:2022-05-14作者:老必登

    镜玄界,虚蜃。

    陆安和虽然不知道林川为何要突然作画,但心里却蒙上一层不好的预感。

    精心策划的一场绑架,就这样被一个病恹恹的小子给毁了,要说陆安和心里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可大当家派给他的这三十个护卫,全是都是武夫。

    一是因为进入虚蜃内,武夫可以保存最大的战力。

    二是也只有武夫可以隐藏好自己的修为,虽然只是要绑一个还未到气海的陆琴琴,但谁也不知道陆家会不会给这位天才配上一位护道者。

    但陆安和怎么也没想到会碰见林川这样的杀坯,他怀疑这根本就是有人在背后算计。

    能披着陆家商号掌柜的身份,成为狼匪,陆安和最出色的,绝对不是他那堆砌起来的气海境修为,而是他的细心谨慎。

    人们总是喜欢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去揣摩别人的心思,所以林川的出现,在陆老板看来,就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

    他知道眼下这种情况下,还想带着肉票走是不可能的了,那留给他的选择就只有深入虚蜃体内的这一个选择。

    起码在天亮的时候,他们可以有足够的距离,可以选择逃跑,还是殊死一搏。

    毕竟只要拉开了和武夫之间的距离,他就有信心用道术来击溃林川。

    只是林川却没有给陆老板这个机会,他也没有陆老板想象的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想体验一下做莽夫的快乐。

    ……

    别人作画需要静心养气,细心描摹。

    但林川作画就只需要放松手臂,灵和暗就会像打印机一样,控制着他手中的画笔,直接把真龙的样子印在纸上。

    所以还不等陆安和带着手下离去,一条像模像样的真龙就已经跃然纸上了。

    林川收了笔墨,按照敖夜给出的办法,从指尖逼出了两滴鲜血,甩在了画卷中那条真龙的双眼之上。

    画龙点睛。

    夜空中一直回荡的童谣戛然而止,那些低语声也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

    “儒家血墨!?”

    那枯瘦老者不可置信的看着一道真龙虚影自画卷中升腾而起,瞬间就回到了马车旁边,做出了戒备的姿态。

    那笔墨之中蘸满了敖夜的真龙气息,是以画中之龙在脱离了画卷之后,便迎风招展,直接化作了巨龙,盘踞于众人的头顶,遮盖这整片夜空。

    “吼!!!”

    准备撤离的陆安和才刚走到大环刀的旁边,准备捡起自己的兵刃,就被那一声龙吼震慑了心神,整個人都楞在了原地。

    “把刀捡起来。”

    林川悠哉悠哉的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全身僵硬的陆安和,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句:

    “我让你把刀捡起来!”

    陆安和这才反应过来:

    “你……”

    林川懒得再与他废话,脚步一错,身形就变得模糊起来。

    陆安和早就领略过林川的极速,牙关紧咬,竟是直接捏碎了手里的蜃珠碎片:

    “都别活!!!”

    “波~”

    蜃珠碎片破碎的那一刻,好似戳破了一个水泡。

    牌坊外,那些撕扯着透明薄膜的手掌,突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化作了浓雾向着人群席卷而来!

    低语声,童谣声,全都自所有人的心底响起,恐惧的情绪化作了滔天的巨浪,只要落下,就会拍碎所有人的理智!

    陆安和状若疯魔的看着骤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林川,歇斯底里的喊道:

    “死吧!死吧!都得死!!!”

    “呵。”

    林川只是轻笑了一声,他已经感受到了蜮的蔓延,但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虚蜃破碎的那一刻,天地灵气也同时挣脱了束缚,三轮明月横立夜空,把清冷的月光洒向了无尽的黑暗。

    林川的指尖捏着一枚明灭不定的灵石,直接捏碎了陆安和的下颚,塞到了他的嘴里。

    “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留下了一句话后,便用出了瞬步,瞬间就拉着玄镜和刘争退到了枯瘦老者的身边。

    玄镜临走之时,竟是鬼使神差的拉住了陆琴琴和阿双。

    紧接着,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亮起,宛若白昼降临,时间仿佛都为止停滞了一瞬。

    老者脸色一变,赶紧撑起了一道翠绿色的屏障,护住了马车。

    林川他们就心安理得的贴在马车上,全然没有在乎老者那吃了苍蝇一样的目光。

    “轰!!!”

    直到蘑菇云升起,众人才听见了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

    ……

    ……

    足足过了十几秒,老者才回过神来,赶紧进入了马车查看小姐的是否受伤。

    而林川也望向了自己弄出来的残破战场。

    陆安和和那些狼匪全都没了踪影,他们原本所在的位置也只剩下了一座大坑。

    那些处在老者屏障外的众人,也都被余波冲散,大部分都倒地不起,不知死活。

    爆炸的余波也吹散了一部分的迷雾,露出了刚刚被浓雾吞噬的祝里,这书生面色铁青,双目无神的望向爆炸的中心,也不知道是被蜮迷惑了心智,还是不能接受现实。

    ……

    玄镜在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就冲着马车躬身行礼道:

    “多谢前辈,仗义相助。”

    虽然爆炸的余波还不至于让他受伤,但毕竟是承了老者的人情,师父教过他,要懂礼貌。

    可惜,这话听在老者的耳朵里,就变成了赤果果的嘲讽。

    木清风在确定了小姐没有大碍之后,整个人都处在暴怒的边缘,玄镜的道谢,更是差点让他出手,可蜮还没有解决,那些虫子不受灵气攻击,而且体积太小,根本没有办法应对。

    所以就算木清风再恼火,也只能压下心里的愤恨,因为眼下带着小姐逃离浓雾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眼看着浓雾再度围了上来,林川打了个响指,盘踞在夜空之上的笔墨巨龙,就骤然冲进了雾里。

    浓雾就像是遇见了烙铁的积雪一般,还未等巨龙临身,便悄然融化……

    走出马车的木清风看着眼前渐渐消散的浓雾,脸上的戾气总算是褪去了不少。

    林川很优雅的冲着木清风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