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忘川镜 第四章 觉灵

时间:2022-02-26作者:老必登

    第九区,小太阳福利院。

    ……

    “……也好,有结果了在告诉你。”

    林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下了“小右”的请求。

    虽然他和脑海中的声音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谁起的,可当初为了“林川”这个名字,他们还是争执了好几年。

    最后相持不下,便都给对方起了个外号。

    因为叫脑海中的声音出来帮忙的时候,林川的右脸都会充满光痕,所以镜玄界的林川就被他叫成了“小右”,他自然也就变成了“小右”的“小左”

    ……

    窗外的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

    其实就算小右不提,林川也有了尝试冥想的想法,一方面是因为第九区越来越乱,晨光生物又对福利院虎视眈眈,他总不能每一次遇见危险的时候就叫小右出来帮忙。

    另一方面也有帮小右解决问题的想法。

    在林川看来,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也是自己的一部分,虽然不清楚具体的缘由,但大概就和自己的左右脑都有了各自的意识差不多,帮“小右”也就是在帮自己。

    拿到理想大学入学通知书的林川,自然知道多重人格障碍这种精神疾病,不过他却不认为小右是自己的第二人格,因为他似乎存在于一个真实的世界。

    从小林川就是一个较真的人,当初他追在在吴院长身后,问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直到吴院长给他讲到光的波长才罢休。

    而他这旺盛的求知欲,究其根源,便是想弄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有另一个人的声音,虽然至今他也没能探明真相,可福祸相依,也是正因为脑海中的这个声音,林川学什么都很快,仿佛拥有一个双核的大脑一般……

    林川深吸了一口气,把这些烦心事抛在了脑后,放空心神盘膝坐在了床上,以特殊的呼吸频率开始了冥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川脖子上的菱形镜子突然闪了一下,紧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莫名的力量,拉入一处陌生的地方。

    林川打量了一下四周,却只能看见纯白色的无缝墙壁。

    紧接着,一道淡金色的影子出现在林川的背后,温和的气息仿佛凝结成了羽翼,轻轻的抚摸着他,与此同时,不知名的童谣也在他的耳边响起。

    林川还没有听清楚童谣唱的是什么,淡金色的影子就彻底包裹住了他,暖洋洋的感觉让他的意识变得逐渐模糊,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光溜溜的泡在水缸里。

    四周的景色熟悉之中又有一些陌生。

    略显破旧的院子被打理的很整洁,葡萄架子上的葡萄藤虽然总是结不出果子,可也给福利院添了一出阴凉,早就消失的吴院长正躺在架子下的摇椅上,怡然自得的摇着蒲扇。

    院子里堆满了水缸,一个个小脑袋都苦着脸趴在水缸的边缘,唯独林川旁边缸里的脑袋格外显眼,因为二秃子那锃光瓦亮的光头正在反光,只不过这时候的二秃子还很小。

    这熟悉的场景让林川很快就想起了当初的“悲惨经历”。

    当时他才刚被捡回福利院,每到夏天,吴院长都会把院子里的水缸蓄满水,等太阳把水烤热就把他们一个个都丢进缸里。

    那时候林川都已经是十岁的大孩子了,被扒光了丢进水缸太丢面子了,可吴老头又不让他去屋子里洗,说那是女生的地盘。

    所以林川每次都期盼洗澡的时间可以短一点。

    二秃子就更狠了,每次都是费尽心思,想办法往屋子里钻,结果就是每次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虽然明知道眼前的世界是虚幻的,但能再一次看见吴院长,林川还是很开心,可还不等他开口,躺在摇椅上的吴院长就有些奇怪的望向了他,接着脸上便露出欣慰的笑意,轻挥了一下手里的蒲扇。

    瞬间,林川眼前的世界就像镜子一样破碎开来。

    盘膝而坐的林川骤然睁开了眼睛,他眼里的世界开始缓慢的倒转:一滴雨水从窗外的水坑里,带着涟漪升起,缓缓的回到了树叶上,沉积在天空中的乌云也停滞了一瞬。

    不过这奇异的景象只维持了一瞬间,马上林川眼前的景象就恢复了正常,只是好像提高了好几倍的像素,哪怕是在昏暗的月光下,空气中的浮尘都清晰可见。

    林川的注意力瞬间就被月光所吸引,因为哪里有很多之前看不见的微小颗粒,此时它们就像是萤火虫一样,散发着淡青色的光芒。

    林川下意识的伸手触碰了其中一颗,光影明灭之间,那个小小的“萤火虫”很自然的融进了他的身体。

    那些飞舞的荧光也好像找到了方向,开始向着林川的身体汇聚而来。

    按照小右的说法,这些便是灵气了,因为只能在月光的照映下才能被看见,也被称之为月华。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看上去就让人生厌的细小颗粒,也随着那些灵气融进了林川的身体。

    林川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停下修炼,很快,一条若隐若现的经脉在林川的体表浮现,就像是干涸大地的裂缝,饥渴的吸收着外界的灵气,没过多久就汇聚成了淡青色的气流,开始在经脉之中流淌,最后汇聚到了丹田之中。

    ……

    就在林川觉灵成功的时候,第一安全区,联邦议会的总部地下室,也同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监测到空镜异常波动!天幕即将破碎,请求充能!请求充能!”

    哪怕只是冰冷的机械声音,也能听出一种急迫的情绪。

    联邦议会下的地下室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半圆的顶棚就像是巨大的穹顶倒扣了下来,警报响起的同时,覆盖整个地下室的穹顶屏幕也突然亮起。

    紧接着八个模糊的身影,也被全系投影投映到了地下室正中的圆形会议桌上,除了一位身穿军装的老者可以看清面容,其他的人都藏进了阴影里。

    穹顶屏幕上,一个赤着上身只穿着沙滩短裤的年轻人从躺椅上起身,来到了屏幕前,面带笑意的问道:“天幕要碎了?”

    会议桌上的军装老者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你似乎很高兴?”

    “高兴?情绪对我来说只是一段数据而已,只不过是不在乎罢了,灵气复苏之后,你们就把空镜的存在瞒了下来,当时不就已经考虑到会有这一天了么。”

    穹顶屏幕中的年轻男子一脸的无所谓,仿佛耳边那刺耳的警报和悠扬的交响乐并没有什么区别。

    “碎了就碎了,该来的总会来,采用一号应急方案吧,林将军,空镜的警戒工作就交给你了,大家各司其职,这么晚了,就别扰人清梦了。”

    穿着华贵睡袍的投影说完就打了个哈欠,竟是直接消散开来,显然不愿意再浪费更多的时间。

    会议桌上剩下的投影也都默默的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便都选择了离去,只剩下了军装老人沉默不语。

    穹顶屏幕中的年轻人叹了口气,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子,认真的说道:“林将军,去工作吧,明天太阳还会升起,联邦也还是那个联邦。”

    军装老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终是没有开口,选择了离去。

    屏幕中的年轻人揉了揉耳朵,似乎感觉警报声有些吵闹,便打了个响指,空旷的地下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重归于黑暗。

    ……

    ……

    直到破晓时分,林川才结束了修炼,虽然一夜没睡,可他的精力却异常的充沛。

    林川没有急着和小右沟通,而是直接冲进了浴室,此时他的身上满是污垢,那味道当真是一言难尽。

    稀稀拉拉的水流顺着林川的发丝滴落,他捧起了一些水,泼到了镜子上,冲下了升腾的雾气。

    林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灵之后,他身上的肌肉明显变得紧实了很多,一直有些苍白的脸色也红润了一些。

    改变更多的还是视觉和听觉,林川发现如果集中注意力,他甚至可以看清身上的毛孔,而且二秃子那震天撼地的呼噜声,似乎也变得更近了一点……

    林川刚想和脑海中的声音分享觉灵成功的经验,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起初他还没有在意,那群公司狗基本每天早上都会过来,可是紧接着他就听见了敖乌的惨叫声,林川不顾身上残留的水珠,赶紧穿上衣服冲了出去。

    此时院子里已经站满了西装革履的公司员工,为首的那位脸上还附着着精密的机械皮肤,此时敖乌就被他踩在脚下。

    林川在看清他的面容之后就愣住了:

    “江阳?”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福利院一起长大的江阳会带人过来。

    确定敖乌没什么大碍之后,林川拦下了光着膀子就跑出来的二秃子,开口问道:

    “你来干嘛?”

    “这是两份合同,工作期限只有十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三天之后,如果你们还没有入职,我就带人过来吃狗肉火锅了。”

    江阳直接把两份合同丢在了地上,接着便一脚把敖乌踢了过来,毕竟一起生活了好几年,他很清楚敖乌就是林川的软肋。

    景玄哪里受过这个委屈,二话不说就要上去动手,林川却紧紧的抓住了他,另一只手也赶紧拉住了准备冲上去的敖乌。

    这俩玩意儿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看着一脸不忿的景玄,江阳嗤笑了一声,若有所指的说道:

    “我也是为你们好。”

    “去你吗的!”

    林川拉得住景玄,却堵不上他那张嘴。

    江阳一点都不意外,要是景玄不骂人他才会奇怪,不过他倒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哪怕只剩下三个人,福利院也是直属于联邦的机构,这里可是纳入ipc极速支援名单的,他可不想把那群活阎王招惹过来。

    看着江阳带人扬长而去,景玄狠狠的啐了一口:“艹!什么特么玩意儿!”

    林川蹲下身查看了一番敖乌,确定它没什么大碍之后,才揉了揉它的脑袋,走过去捡起了合同,沉默的回了屋里。

    跟在他身后的景玄沉着脸,坐到了一边。

    “没事的,晚上我让敖乌住在我屋里,他们要是闯进来,ipc自然会驱逐他们的。”林川安慰了一句,接着便背起了书包,很轻松的说道:

    “我去一趟学校,你今天别去打拳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景玄虽然有些不情愿却也没有拒绝。

    走出福利院的林川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抬头望去才发现,悬在安全区外的战争堡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调离了。

    以前他还总感觉浮空堡垒遮盖了阳光,不过最近第九区越来越乱,堡垒的突然调离让林川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是破败街道上的行人依旧神色麻木,远处的城区也依旧繁华,林川感觉自己可能是想多了,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声,低声的自言自语道:

    “我觉灵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