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忘川镜 第十章 师母

时间:2022-02-26作者:老必登

    镜玄界。

    幽州,戍边城,饕餮楼。

    ……

    无极宗山门下的戍边城,是幽州最繁华的城市,饕餮楼更是城里最有名的酒楼。

    这里的老板程大嘴,以前是宫里的御厨,就因为烧菜好吃,便被吴天给抓到了无极宗,在戍边城开了这家饕餮楼。

    林川刚被吴天捡回来的那一天,就在这里大吃了一顿,所以每次有喜事的时候,他都会叫上小和尚和姜师妹一起过来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此时,饕餮楼的三楼包间里已经摆满了大菜,清烧白鹿筋,混彘(zhi)樱桃肉,白灼龙鱼……还有小和尚可以吃的五色银钩,这菜名字虽然起的好听,其实就是一盘炒蘑菇。

    姜洛缓缓的撩起了面纱,抿了一口清神茶,放下茶杯之后,才轻声说道:

    “师兄,你觉灵的消息还是不要过早的公之于众,无始秘境再过五天就要开启了,张丰年一直惦记着你的秘境名额,我担心他会给你下挑战帖。”

    姜师妹不喜油腻,倒是对这酒楼的清神茶情有独钟。

    林川拿着筷子怔怔出神,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叮嘱,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师妹脸上那个浅浅的梨涡。

    “师兄,注意口水,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师兄你可当真是有空就色……”

    小和尚一脸怜悯的用手肘怼了怼林川,实在是看不得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姜洛也无奈的瞥了他一眼。

    “咳……”

    挨不住姜洛那清冷的目光,林川清了清嗓子,赶紧埋头吃了起来。

    看他那自欺欺人的样子,姜洛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自家这师兄总是让她琢磨不透,平日里总是想着法的占自己便宜,偏偏这个时候又不敢直面自己,就是个呆子!

    “哼~”

    听闻姜洛轻哼了一声,林川有些茫然的抬起头,不知道师妹的眉眼间怎么就突然晴转多云了。

    小和尚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道了一声佛号,心说师兄的这脑袋一定是实心的,就连他这个出家人都能看得出洛师姐的心思……

    “这茶的味道不对?”

    林川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师妹为何会生气,竟是直接拿过了她刚刚喝过的茶杯抿了一口。

    姜洛愣了一下,直接就拿出了竹简,恼羞成怒的拍向了林川的脑袋。

    “啪!啪!啪!”

    “我佛慈悲……”

    小和尚道了一声佛号,赶紧低头吃起了蘑菇,一边吃还一边谴责自己贪图口欲,佛心不够坚定。

    ……

    林川好不容易哄好了姜洛,可是心头却总是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可还不等他探求原因,包间的门就被踢开了。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抢小爷的包间!?”

    张丰年在一众小弟的簇拥中,大刀阔斧的走了进来。

    只是张丰年一进门就楞在了原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头号马仔刘争没止住脚步,直接就撞上了他的后背,给他撞了一个踉跄。

    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正对着门口的姜洛,头都没抬,淡漠的开口道:“这包间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听见这清冷的声音,还有林川戏谑的眼神,张丰年杀人的心都有了,都怪刚刚的店小二没有把话说明,他也不想想自己到底给没给人家解释的机会。

    无极宗这一代弟子之中,只有姜洛和玄镜进了气海境,这两人是无极老祖的眼珠子,那是捧在手里怕碰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别说是他张丰年,就是他那个太上长老的爷爷张卫道,也不会主动招惹这两个小祖宗。

    “师弟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一口吧,反正这包间也够大。”

    林川看热闹不嫌事大,昨天觉灵道衍的时候,他就跟虚幻的张丰年斗了一场,当时被飞剑洞穿的感觉无比的真实,现在看他吃瘪心里自然很是痛快。

    张丰年惹不起姜洛和玄镜,但却没把林川放在眼里,阴阳怪气的应道:

    “还是不了,比不得师兄有个好师父,哪怕还未觉灵也可以逍遥自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无极宗开宗三百载,各家势力盘根交错,虽然大家都在抵御魔土,但是人就难免会有私心。

    吴天霸道,也不管林川能否觉灵,不由分说就给自己的关门弟子占了一份秘境名额,张家老祖不敢公然反对,却也不会阻拦自家孙儿去争抢。

    整个镜玄界的修士都在争,争天材地宝,争洞天宝地,争神功仙法,争灵气灵石,弱肉强食才是世界最本质的法则。

    见张丰年开口回应,跟在他身后的刘争知道现在已经到了自己表现的时候,小胖子假模假样的凑到了同伴耳边,说起了悄悄话,却故意没有压低音量:

    “也不知道吴师祖为什么会收这么个废物来当关门弟子,说不定也就只教了他关门……”

    “啪!”

    可惜刘争话还没说完,一道模糊的影子就浮现在了他的面前,在场的众人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刘争的脸上就多了个小小的巴掌印。

    林川挑了一下眉毛,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小胖子的面前,语气冰冷的问道:

    “你在侮辱家师?”

    刘争开口的时候张丰年就暗道不好,结果林川果真如他所料的那样上纲上线,所以这会只能咬紧了牙关,躬身行礼道:

    “刘争是无意之言,还请……”

    “啪!”

    张丰年话刚说到一半,林川就抽出了别在腰间的星河,抡圆了手臂,直接拍在了小胖子的脸上,窄窄的刀鞘和就像戒尺一样,在刘争另一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印记。

    谁都没有发现,刘争在刀鞘即将打中他之前,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对林川来说,打人不打脸,还不如不打,骂人不骂娘,还不如不骂。

    不管怎么折辱林川,都可以解释为同门之间的竞争,可诋辱师祖这么大的罪名,谁都担待不起。

    张丰年憋红了脸,却被青影的杀气压得不敢动弹,最后只能低头拱手,带着众人退了出去。

    直到他们走出了两条街,那一直围绕在他们喉咙处的寒意才终于消散不见。

    满头大汗的刘争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张丰年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下了火气,安慰道:

    “让你受委屈了,这林川若未觉灵便罢,若已觉灵,我定会在秘境开始之前,给他下战帖。”

    刘争默默的低下了头,藏起了眼里的那丝精芒,接着便对着张丰年拱了拱手,浮现出了感激涕零的神色。

    ……

    不同于这边的苦大仇深,此时的包间里满是欢声笑语。

    逼退了张丰年之后,青影第一次在林川面前露出了真容,两年了,林川怎么也没想到,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的影子,居然是个长着兔牙的小萝莉……而且还是一个细枝挂硕果的小萝莉。

    “看啥看!没见过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嘛?”青影没好气的瞪了林川一眼,端过了小和山面前的那盘五色银钩就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小和尚都快哭了,这一桌子就只有这一盘素菜是他能吃的……

    一直打量着她的姜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青影身后那团毛茸茸的大尾巴,十分惊异的说道:“天阶影鼠!?”

    在镜玄界,那些不入阶的非人族生灵只能称之为兽,只有入了阶才可以称之为妖,天地玄黄,妖族的每一次进阶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也只有天阶的妖族才能化为人形。

    只不过阶位不等同于境界,只是天赋血脉的象征。

    影鼠本就是妖族中最神秘的一个种族,能藏匿于阴影的他们是天生的刺客,影鼠尾巴上的流云纹络,便是阶级的表现,姜洛正是发现了青影尾巴上的那四朵流云,才会惊讶的说出她的本体。

    对天阶大妖来说,这其实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不过青影却一点都不在意,只是意犹未尽的砸吧了一下嘴,大咧咧的拍着林川的肩膀数落道:

    “啧,还是咱们小洛洛有文化,不像我家这大傻川,人傻不说,胆子还小……我是老吴的伴生灵宠,按照辈分,你叫我一声师母不吃亏。”

    说到这,青影脸色微红,似乎有些害羞,那团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扫一扫的打在了小和尚的脑袋上。

    这下小和尚直接就哭了出来,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姜洛本想道歉的话,被这声师母堵了回去,她没想到青影不仅不在意她说出了自己的本体,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灵宠的身份。

    青影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很大方的挽起了衣袖,露出了手腕上漂亮的共生契纹:“别在意,我和老吴签订的是共生契文,没什么丢人的。”

    姜洛知道那是最平等的御灵契约,意味着同生共死,可还是起身鞠了一躬,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不可与言而与之言,谓之失言。弟子知错,望师叔不要介怀。”

    而林川还沉浸在那声“师母”的震撼之中……可还不等他消化这爆炸性的信息,脑海里就想起了“小左”的声音:

    “快来帮忙!要死了!!”

    “帮我护法。”

    林川招呼了一声,赶紧盘膝而坐,瞬间光痕就爬满了他的左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