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忘川镜 第三十三章 文曲临凡

时间:2022-03-04作者:老必登

    镜玄界,无极宗。

    苏文群正站在承庆殿的正中央,享受着所有人注视的目光。

    林川给了姜洛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开始默默的在心里呼唤小左:

    “出来帮个忙,我要与人文比。”

    小左:“文比?打嘴仗?”

    林川:“差不多,你现在能出来么?”

    小左:“稍等我一下,一会叫你。”

    ……

    端坐在主位上的大和尚看热闹不嫌事大,翻手拿了一片泛着宝光的翠绿树叶,开口道:

    “既然两位小施主愿意文比助兴,老衲也给你们添个彩头。”

    大和尚话音刚落,那几个没来及通报姓名的佛门子弟就很熟练的当起了捧哏的角色。

    “那是菩提叶?”

    “那颗菩提老树不是已经很多年没再落叶了么?”

    “传闻菩提叶有开悟的功效,若是菩提子的话,甚至有机会开启可遇不可求的顿悟契机。”

    小左还没有回应,林川为了拖延时间,只能转头有些不解的看了那几个和尚一眼,反手拎起了小和尚的腿一顿抖落,没一会就从他的僧袍里抖出了一地的宝贝。

    璀璨的宝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几片菩提叶在那一顿宝贝里,就像是烂菜叶一样,毫不起眼。

    大和尚一直挂在脸上的慈悲笑容为之一顿,心里暗骂林川不当人子,却不得不掀开了手里的树叶,露出了他刚刚取出来的菩提子,暗自心痛的说道:

    “小施主莫要着急,这菩提子才是真正的彩头。”

    “大师慷慨!”

    林川立马换上了真挚的笑容,放下玄镜便拱手行礼,就好像那菩提子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狂妄!”

    苏文群合上了折扇,一脸不屑的把头别了过去,玄镜也委屈的瞪了林川一眼,默默的把那一地宝贝都收了回来。

    杨谦知道没办法再拖下去了,只得起身,无奈的说道:

    “好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们二人若是执意文比,我这便请文曲临凡,不论胜败,都希望你们不要伤了和气。”

    所谓文比,便是以大儒文气做引,恭请文曲空间临凡,两人会在空间内回答由那些先贤古圣提出的问题,最后由归于文曲的众多先贤判定输赢。

    文比的全程都会展现在众人面前,对于爱惜文名的儒士来说,输一场文比,很可能会影响文心的坚定,所以大多时候文比都不会轻易开启。

    杨谦心说,好在林川不是儒门中人,就算是输了影响也会太大,顶多就是丢了无极宗的面子。

    其实不只是他,在场的众人,包括姜洛在内,都没有一个人看好林川,毕竟与他文比的,是当朝探花,若是被一个道门子弟赢了,那儒门也枉称三教之一了。

    ……

    “有劳杨师。”

    “有劳杨师。”

    林川和苏文群同时行了一个标准的儒家弟子礼,既然选择了文比,那便要按照儒家的规矩行事。

    “我现在有时间了,你那边可以开始了。”

    与此同时,小左的声音也在林川的脑海里响起,时间刚刚好。

    杨谦神色肃穆的起身,走到了大殿中央,手执刻刀,声如龙吟的唱诵道:

    “学海无涯,以文争渡,请先贤古圣,携文曲临凡。”

    汹涌的文气卷起了杨谦的儒袍,一个个淡红色的大字被他刻于虚空,顷刻间便化作笔墨游龙,冲上了云霄。

    文曲大星闪烁,白昼月明,承庆殿雕梁画栋的穹顶渐渐褪去了颜色,在变得透明的那一刻,自文曲而下的月华终于化作了一道接天连地的光柱,笼罩了林川和苏文群。

    “文启!”

    宏大的声音仿佛从亘古传来,林川眼前一花,便已置身脚踏三座青石,立于清泉之上。

    林川好奇的张望了一圈,发现自己身在一处清幽的竹林之内,脚下的清泉在流转之间,翻涌起的并不是水花,而是一个个透明的文字。

    绵密的雨滴从空中飘落,落在身上时,很快就会浸入体内,仿佛是在洗濯(zhuo)脑海中的神台,让思绪变得更加清明。

    在他对面,同样立于青石之上的苏文群却很是淡定,显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文曲空间了。

    两人中间的清泉翻涌,密密麻麻的文字凝聚出了一道透明的法身,只能看得出身披儒袍,却看不清面容,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先贤。

    先贤法身轻挥衣袖,随手捧起了一泓清泉,泉水在法身手中流动,很快便化作了一个透明的“诗”字。

    透明法身轻笑了一声,很和善的说道:

    “这文比第一题,便请两位赋诗一首,既然身在这文竹林中,便用竹林作景吧,最后以承载文气的多寡论胜负。”

    言罢,两人脚下的三座青石中的一座,便像沙漏一般,开始缓缓的脱落石屑,看样子,若是在青石完全落下之前作出诗来,这第一场便会告负。

    林川哪里会作诗,他那贫瘠的文学素养都是来自于一些闲书,眼看着青石脱落,便赶紧在心里招呼起小左:

    “你都听到了,让咱作诗呢。”

    小左:“听到了,我倒是记得几首,可我不确定你那边有没有人写过一样的啊。”

    “死马当活马医吧,先随便找一个。”

    林川并没有发现,在他和小左交流的时候,那透明法身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

    “弟子不才,献以拙作。”

    对面的苏文群不急不缓的躬身行礼,转眼间竟已有佳句跃上心头:

    “意随新雨落,挥墨洗凡浊。

    苦竹喧欺弱,莫万事蹉跎。”

    随着苏文群诗成,清泉中便跃出了相应的字眼,凝聚成了透明的诗篇悬于空中,开始接受文气的浇灌。

    透明的文字从青色开始,颜色变得越来越深,最后停留在了深蓝色,甚至泛出了一丝紫意。

    与此同时,苏文群脚下的那座青石也停止了脱落,一节翠绿的竹笋破开了石皮,竟是直接拔高了三节。

    “诗成三品!”

    承欢殿内,一直注视着文比的姜洛惊呼出声。

    在文比之中,诗文若是能让文竹破开石皮便已经入品,文竹最高九节,代表了诗文的九品。

    在典籍的记录中,只有那被称之为诗仙的李氏大儒,曾在文比中“诗成文竹高七节”,毕竟是即兴作诗,入品已是不易,能到三品更是少见。

    “在新雨之后,挥墨洗去这一身的浊气,方才发现不应在这竹林内欺凌弱者,浪费时间。”儒门弟子中,顾仁生依旧是一副面瘫的模样:

    “苏兄的诗情用在这里,确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