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忘川镜 第三十二章 与你何干!?

时间:2022-03-23作者:老必登

    镜玄界,无极宗,承庆殿。

    虽然文比的结果出人意料,可酒宴还在继续。

    林川很懂事的没再出风头,而捧了鲁达一句,便很自然让他成为了酒宴的中心,而自己则是带着玄镜和姜洛找了一处角落。

    才刚坐下,林川就凑到了姜洛耳边,得意的说道:

    “怎么样师妹,没给你丢脸吧~”

    面纱挡住了姜洛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

    从小和林川一起长大的她,很清楚师兄那怕麻烦的性子,可今天林川却只因为苏文群的一句话,就直接拉着人家开了一场文比。

    毫无道理的护短,明目张胆的偏爱,都像陈年佳酿一般,总是让人未饮先醉。

    “师兄你……”姜洛咬了咬嘴唇,刚想问出犹豫了很久的问题,就发现林川的左脸再度爬满了光痕。

    “玄镜,替师兄护法。”

    她赶紧招呼了一声,然后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很自然的挡在了林川的身前。

    ……

    ……

    戍边城外,虎贲军原地扎营。

    几位皇子皇女也都下了龙辇,面色不善的站在了一边。

    邓国安犹豫了一番,还是放开了对十二皇子的禁锢。

    “老不死的!你这是在造反!!!”

    十二皇子哪里受过这个委屈,抽出身边侍卫的佩剑,就冲了上去,眉清目秀的脸上满是戾气。

    “秦子胤,休得胡闹。”

    身后传来的声音明明无比的温柔,甚至还带着一丝魅惑,可秦子胤却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站在了原地。

    而一句胡闹,也算是给十二皇子的行为定了性,邓国安已经踏入合道境,十二皇子不懂事,大秦皇室却不能装作看不见,君臣离心可是大忌。

    “给邓将军赔礼。”

    “三姐……”

    秦子胤有些懊恼的回过了头,可在看见那一袭白凤袍后,便没了声息,别过头去,不情愿的说道:

    “子胤知错,望将军海涵。”

    邓国安却懒得理会这熊孩子,只是冲着他身后的三公主说道:

    “公主多虑了。”

    “三姐……”

    秦子胤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一脸讨好的凑到了三公主身边。

    “罚你噤声三日。”

    从凤鸾冠上垂下的面纱挡住了九州第一美人的容颜,却挡不住她那千娇百媚的声音,只可惜这声音传到秦子胤的耳朵里,简直比母后叫他全名的时候还要吓人。

    身后四皇子和八皇子也都噤若寒蝉,只有年纪最小的十七公主似乎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情况,一脸懵懂的打量着四周。

    “邓将军,就让虎贲军留在这里吧,劳烦您带我们进山。”

    三公主说着就抬起了手,一只小巧的鸾鸟从她的袖袍里飞了出来,眨眼间便化作了遮天之翼,匍匐在了众人的脚下。

    见几位皇子皇女都走到了鸾鸟的背上,邓国安沉吟了两秒,也跟了上去。

    ……

    承庆殿内,鲁达应付完了众人的道贺,拎着酒壶就直奔林川而来,人还未到,那浑厚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

    “林兄,可否赏脸共饮一杯?”

    姜洛不愿林川被打扰,只得起身,迎了上去:

    “师兄有些不胜酒力……”

    可话才说到一半,她身后的林川便骤然爆发出了觉灵巅峰的气息,与此同时,星河也碎了一地。

    “师妹……我没事。”

    林川脸上的光痕已经褪去,神色也恢复了正常,可姜洛还是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难掩的疲惫。

    可她却明白眼下,不是关心的时候,只能担忧的坐回了原位。

    林川虽然已经处在了几乎脱力的状态,可他还是收了星河归鞘,请鲁达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苦笑着说道:

    “鲁兄不要太过客气,你能顿悟只是因为你的缘法到了,我只是恰逢其会而已,鲁兄若是不嫌弃,你我便共饮一杯,山河不足重,重在与知己。”

    “林兄高才,鲁达明白。”

    鲁达踏入气海之后,身型好像又壮硕了几分,还不等林川给自己斟满酒,便举起了手里的酒壶,把壶中酒一饮而尽。

    见状,林川也直接对着酒壶喝了起来,发泄着憋在胸口的苦闷与自责。

    已经两次没能救下小左了,林川本以为自己学了瞬步,练会了星河就可以帮得上忙……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痛恨自己的弱小,也再也不想把小左的生死交给命运。

    两人都没有用灵气驱散醉意,鲁达是性情,林川是发泄,一壶酒下肚,两人的脸上都挂上了红灯笼。

    “师兄雅兴,既然师兄已经觉灵,我这战帖也就有了去处,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刚刚林川回归的时候,还沉浸在战斗的状态,张丰年瞬间就注意到了那觉灵巅峰的气息,同时也察觉到了藏在气息中的一丝虚弱,所以才会第一时间过来,递上了战帖。

    在无极宗内,但凡遇见不公之事,都可以用战帖来解决,前提是能承受下战帖带来的后果。

    虽然不会出现“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这种情况,可谁还没个师兄师姐呢,可林川却是个例外。

    作为吴天的关门弟子,他本应该是最受宠的那一个,可惜他家的那两个师兄和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师姐,全都在魔土,几年都不回宗门一趟。

    张丰年的亲哥虽然也在御魔军,可他师兄多啊,加上吴天已经两年没有回宗了,偏偏林川还拿了他觊觎已久的秘境名额,不下战帖,都对不起他那么多师兄。

    玄镜张开手挡在了林川身前,有点委屈的说道:“你这是趁人之危……”

    “师弟这话从何说起啊?”

    张丰年揣着明白装糊涂,不由分说的把战帖放到了林川面前。

    这战帖一下,林川才刚消停了一会儿,便又成为了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苏文群第一个凑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莫非林兄怕了?”

    可苏文群的话音才刚落下,林川和张丰年就同时转头质问道:

    “与你何干!?”

    “与你何干!?”

    两人异口同声的质问,让苏文群目瞪口呆的站在了原地,他理解不了,为何刚刚还在和自己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的张丰年会突然变脸。

    御魔军的那几位师兄师姐却是相视一笑,他们无极宗内的事,什么时候都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