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三章 司命生死簿,召将遣阎罗!

时间:2022-04-29作者:北海牧鲸

    意识深处的书册自行翻开,扉页上现出一尊头戴宝冠端坐血云,三首六臂的威严鬼神。

    六臂之上各持法器,左肩生着一颗龙首,右肩生着一颗虎首,中间则是一颗头戴宝冠生有粗壮牛角的无面人首。

    外貌虽狰狞可怖,但王远看到祂的第一眼,心底就不由涌出了无穷的安全感。

    只因:“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下一刻。

    “司命生死簿,召将遣阎罗——!”

    耳边一声如黄钟大吕般的叱喝,让他心神一震。

    福至心灵般将视线落到了那鬼神掐在胸前的印诀上,下意识地单手立起掐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手印。

    鬼王临坛印!

    只听一声威严的虎啸轰然炸响,那位三首鬼神竟从扉页上一跃而起。

    霎时,王远双目中神光大炽,脸颊上浮现出斑驳的虎纹,就连额头正中都隐隐显出一个“王”字。

    身上的气质也陡然一变,骨子里的狩猎本能复苏,冷冽凶残,宛若一头出林的猛虎。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被抽离,瞬间成了旁观的第三方视角,对自己的身体只能施加影响,却不能再完全掌握。

    嗖!

    身体像弹簧一样从地上弹射而起,脚下发力,缠住双脚的头发竟被轻易挣断。

    王远可以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并没有丝毫增强。

    但身体中却有一种清凉的气息流淌,将那让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异力悄然消弭,作为载体的头发立刻变得跟烂草没什么两样。

    毫不迟疑,王远怒吼着便向那合身扑上,身周腥风阵阵,就像一只择人欲噬的吊睛猛虎。

    守陵人王氏以文、武传家,大多数族人都有武艺在身,王远也不例外。

    而且,当他主意识沉睡时,外表虽然痴傻实则心思单纯,心无旁骛之下力量惊人,武道进境也远超常人。

    傻子打人特别疼,正是此理。

    不到十五岁,他已经将王氏家传《武经三十六书·卷八》中记载的,练到了第一境小成。

    外壮,筋似弓弦,骨如精钢,六百三十九块肌肉自由舒展宛若活物;

    內壮,血液鲜红生机勃勃,五脏六腑铁板一块,一呼一吸便有劲力生出牵引筋膜。

    放眼天下虽还不入流,但拿下几个只会用死力气的壮汉已然轻松至极。

    一步“跨虎登山”便杀到反应迟钝的女诡面前。

    双手合抱如同铁槌,狠狠擂出,将浑身的劲道都尽数宣泄在她的胸口。

    轰隆!

    原本无可抵挡的,在此刻竟像是破布娃娃一样被狠狠砸飞出去,撞上祭台又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王远不由纳罕,在刨除掉无解的异力之后,这女诡竟不比一个普通女人力气更大?

    而且反应迟钝,比村妇都不如。

    跨步追上,屈膝跪压她的后背,抡起拳头便对着她的后脑重重砸下。

    嘭!嘭!嘭!

    拳峰中清气周流往复,将保护着那女诡的异力层层瓦解。

    势大力沉的三拳过后,这竟直接炸成一片水花消失无踪,原地只剩下一小片晶莹剔透好像水晶一样的头骨碎片。

    王远没有停手,起身朝着祭台上的那本《尸账经》就是全力一拍。

    耳边若有若无的诵经声顿时戛然而止,焦黄的《尸账经》扭曲着变成了一片洁白如同少女肌肤般的洁净皮革。

    这件似乎也被他蕴含清气的一掌给轻松拍死。

    一手捡起那片头骨,一手捡起皮革,王远心底立刻浮现出两行文字:

    “诡骨,重二两三钱。”

    “诡皮,重一两一钱。”

    王远那张布满虎纹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简直比更像。

    然后。

    “不不不...住口啊!”

    在主意识无能为力的抗拒中,完全按本能行事的身体,竟将它们一把塞到嘴里,嚼了两嚼便给生吃了下去。

    出乎意料的,这东西的来源固然一言难尽,但味道居然十分不错!

    诡骨吃起来就像是浑身软骨的鲟龙鱼,诡皮吃起来像是肥而不腻的肘子皮,实在是让人回味无穷。

    “真香!”

    王远下意识舔了舔嘴唇,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重新接管了身体,身上的虎纹也悄然消散一空。

    同时,腹中一股热流翻涌而起,补益周身气血使其越发壮大强盛。

    凝视着自己刚刚打死了的双拳,他的双眸越来越亮:

    “鬼王临坛印?小生死簿?三拳打死一只?”

    在一个充满各路妖魔鬼怪,甚至是各种无解的世界里,又有什么是比金手指更能给人带来安全感的?

    虽然那一道没有直接赋予王远强大的力量,却给予他面对时暴力破局的可能。

    其他凡人只能被动遵守的游戏规则,生死由人,甚至只能在早死和晚死之间二选一。

    但对王远来说,却多出了第三个选项。

    那就是——打死它!

    当然前提条件是,去除那种异力的差距后,确实能打得过。

    他可不相信,所有的都跟今天这个丑八怪一样。

    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王远重新坐回祭台上,开始认真研究起那一册《小生死簿》。

    也许是受到了刺激,这本不知道藏在他身体中多久的神异书册,此刻终于对他敞开了怀抱。

    意识集中到封面上之后,书页立刻哗啦啦开始翻动,翻过绘着鬼神坐像的扉页,显出了另外一篇文字。

    即使王远提前就对《小生死簿》的功能有所猜测,但在看到上面的批命时,依旧脸色一黑。

    ‘我这么倒霉,还真是对不起你了啊!’

    好一会儿他才重新整理心情,决定不跟这书一般见识,开始摸索每一项志述背后代表的意义。

    自己到底倒不倒霉,就算是瞎子都看得出来,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怎么才能靠着这宝贝保住自家小命。

    很快,王远就发现除了暂时看不清的寿元之外。

    只要集中精神观看这一页志述,心中就会自动浮现出对应的注释,而且十分贴心地按照他这位簿主的习惯,对内容做出了调整。

    其中,“异相”指的是天生异相。

    传说中佛祖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历代名人也多有、、等天生异相者。

    而每一种异相,都有对应的神奇能力。

    显然王远这一世除了英俊之外,什么都没有。

    此后,“命格”是指四柱八字组成的先天命盘格局;“气运”则是一个人的大运流年。

    时来天地同借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命”和“运”加起来被称作命运,共同决定了一个人一生的荣辱沉浮,因缘际会。

    对常人来说,出生之后生辰八字既定,“命格”无可更改,但“气运”却可以催发。

    按照王远的理解,“命”可以看做是车,“运”可以看做是路,车有好车也有破车,路有康庄大道也有山间小道。

    就算破车开在康庄大道上也有可能小有成就,好车开在山间小道上免不了一生困顿。

    就像他自己,明明有一辆好车(白虎持势),却跑在了一条最崎岖的小路(-6,黑云压顶,三火将熄,大凶)上。

    这自然是因为的危机虽然暂时解除.

    但只要族长王云虎和他背后那个搞鬼的邪术士还在,后续的麻烦必定接踵而至,甚至危机愈演愈烈,直至让王远命丧黄泉。

    不过,研究过《小生死簿》的王远,已经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了。

    凝视着志述中最后一项的“阴德”,也是《小生死簿》的核心能力,他脸上的笑容再也难以遏抑:

    “阴德变现,司命生死簿,召将遣阎罗!原来如此。”

    伸出手来,对着自己那“乌云压顶”的便是轻轻一抹。

    ......

    第二日清晨,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嘭!

    封闭了半夜的祠堂大门被人从内部猛地推开。

    衣衫沾满香灰,头发凌乱,脸颊还带着地砖印痕,像是在地上昏睡了一夜的王远,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

    双眼无神口中喃喃自语:

    “像人,像鱼...”

    “你像人,你真的像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

    旁人眼中,过去这少年只是呆愣,一夜之间却仿佛已经彻底疯癫。

    他就这样无知无觉地走在雨中,片刻功夫就湿透了衣衫,令人见之心酸。

    祠堂旁边的一户门洞里。

    族长王云虎端起青花瓷的茶碗,嘬饮了一口刚刚泡好的龙井,盯着王远的背影悠悠叹了一声:

    “唉,这远哥儿可惜了啊。”

    他嘴上说着可惜,但亲眼看到王远现在的样子,却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局已定!

    遭遇而死,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王远父辈祖辈的遗泽再深,也没有人会冒着惹上的风险来这里调查真相了。

    王云虎越过王远凄凄惨惨的背影,抬头看向雨中层峦叠嶂的北邙山。

    ‘虽说药饵在用的时候,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都可以。

    但这小崽子没有直接死在祠堂里倒是给我省了不少麻烦,接下来只要把他送进伊厉王的王陵,剩下的事情就看葛道爷的了。

    千亩良田?

    你们这些鼠目寸光的蠢物又哪里知道,跟那东西相比,就算万亩良田又算得了什么?

    嘿,伊厉王!枭神墓!还有那...不可说。’

    心中火热的王云虎对身边的两个帮闲使了个眼色,后者点头应命,快步向着王远追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