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二十七章 修行大道,人虎互食

时间:2022-05-15作者:北海牧鲸

    滋啦...

    随着一股子刺鼻的焦臭味腾起,还未成型的阴路登时破碎。

    五只青皮小鬼的鬼体也立刻虚幻了不少。

    对虎精忠心耿耿的“一目五先生”本想以魂飞魄散为代价,强行再开一次阴路。

    王远却已经从脑后拔出了三根虎毛,对它们轻轻吹了口气,叱喝一声:

    “脱胎换骨,改祸为祥,随吾应缠,在吾之傍,放之威烈,收之即藏。急急如律令!”

    “化!”

    嗷呜——!

    震动山林的虎啸之声在耳边炸响。

    那三根虎毛迎风便长,眨眼便化作三头黑黄相间的猛虎,向着五鬼猛地扑了上去。

    虽然它们只有虎威没有虎力,但“一目五先生”一时之间却难辨真假。

    本就魂体震荡受创严重的它们,顿时被吓得抱头鼠窜,再也无法集齐五鬼之力重开阴路。

    而白山君意识到自己中了算计,立刻循着血脉中的狩猎本能,携带满身腥风向着王远全力扑了过去。

    气势惨烈至极,似乎誓要拖着这个诡诈的“同类”同归于尽!

    直面虎吻的王远,却站在原地躲都没有躲。

    直到白山君扑到面前三尺之地,他才忽然从肩头褡裢中抓出一大包白色的粉末,兜手撒了出去。

    白山君一双虎目被撒个正着,虎口中顿时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看那粉末遇水后升腾而起大量白烟,这竟是流氓混混打架才用的...生石灰!

    这还没完。

    趁此机会,王远摸出一块不知从那座坟头拆下来的厚实板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体内第一境大成的劲力流转,力从脚下起以脊柱为轴灌注右手,一板砖狠狠拍在了白山君的后脑勺上。

    啪!

    板砖炸裂。

    这头庞然大物也好像金庭玉柱般轰然倒了下去,溅起一地的骨渣、尘土。

    “行走江湖三大件,板砖、石灰粉、蒙汗药,我似乎已经渐渐领悟到了武学的真谛。”

    随即王远取出一张野狗道人绘制的镇符,最后对倒在地上的白山君道了句:

    “江湖自古风波恶,这水太凉,你把握不住啊。

    还是到我肚子里暖和暖和吧。”

    伸手将镇符贴在了白山君的额头上。

    没能跑掉的五鬼顿时惨叫一声,毫无反抗之力地被重新吸进了自家主君的体内。

    前后不过短短几个呼吸。

    一头单凭自身力量就能碾压普通,哪怕大军封山都极有可能索拿不住的虎精,竟然被王远一通猛如虎的操作轻松拿下。

    真正考验武力的,也只有最后那一板砖而已。

    尘埃落定。

    那面一直挂在树梢上的镜子里,一身殷红嫁衣的凰妩显出身形,怜悯地看了一眼刚刚还在做着山神梦的大老虎。

    这家伙满脸的生石灰,看一眼都觉得疼。

    随即,镜中少女小手一挥。

    唢呐之声大作,两队纸人抬着花轿映出镜面,轿帘一掀,王远和白山君同时消失不见。

    再现身时,已经重新回到了“亡人乡”的大宅里。

    一行进入兽栏,自有纸人小厮将贴着符篆依旧昏迷的白山君用铁链拴好,保证不出意外。

    “小远,你要立刻拿这大猫练法吗?”

    凰妩歪着脑袋,对能让人化虎的分外好奇。

    因为不知道禁忌的内情,甚至隐隐有些期待王远能够御使伥鬼之后,可不可以把自己也从镜子里面带出来。

    “为了收获白山君这绝佳的原材料,寅日寅时的练法时间已经过去,只用姥姥收藏的虎皮褥子,练成了第一重。

    而且我明晚之前就必须赶回大陵村。

    今天让它一顿吃饱,睡上十几天也饿不死,等到十二天之后的第二个寅日寅时,才能正式开始练法。

    期间我会时常回来,用道法提前处理这具虎身。”

    在王远得到的三门道法中,尽管这门的战力最强,却几乎没有多少上升潜力。

    的战力,完全由“原材料”决定。

    用来练法的老虎生前修为越高,术士将之剥皮练法后的战力就越强。

    除非想办法再剥一张虎皮,重新修炼这一门道法,否则,起步就是终点。

    因此,王远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为了狩猎白山君这只强大的虎精,决定沉下心思再等十二天。

    至于拿一头有跟脚的虎精练法会不会惹来麻烦,则完全不在王远的考虑范围之内。

    据他了解,那些看圣贤书,明伦理纲常,追求化人的“妖”,说不定真的有家庭观念。

    但对这些始终保持原形和兽性的精怪族群来说,亲情、伦理甚至是智慧都未必是它们的追求。

    拿炎汉崇尚的“血亲复仇”套在精怪的身上,大概率不适用。

    “再说如果一个月内还解决不了问题,我说不定就直接了账了,哪还管得了那些?

    不过,临时不能练法,却不代表不能干点别的。”

    王远这么想着,便拔出腰间的匕首,走到了白山君的身边。

    旁边一条大黑狗屁颠屁颠凑上来,不停冲王远摇着尾巴。

    绿油油的狗眼居高临下盯着白山君,一张狗脸上满是小人得志般的幸灾乐祸。

    当然它也不忘将自己还包着纱布的狗腿藏到了身下,防止自家新主子产生过多的联想,顺便给自己也来上一刀。

    “躲开,别来碍事。”

    野狗道人的道书里有记录,说这条黑狗灵智渐开有化妖成精的可能,才用了些手段将之拐走。

    现在的智商顶个八九岁的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王远自然不可能舍得让它就这么变成一次性消耗品。

    先前黑狗血是放了不少,但没有全放,不足的部分则用化开的补上。

    以后等它变成黑狗精,不仅能用来辟邪还能为画符提供原料,就算在鬼市上卖血都比别人卖得更贵,用途实在是太广泛了。

    看到这满脸傻乎乎的家伙,还毫无所觉地在白山君面前狗仗人势、趾高气扬,王远就不由心疼它三秒钟。

    把它赶到一边,挥刀从白山君身上放了一大碗热腾腾的虎血。

    然后一饮而尽。

    摆出虎架,体内再次发出闷雷般的嗡鸣声。

    与往日修行不同,充满精气的虎精之血入腹,似乎引起了他体内某些更加细致入微又深刻至极的变化。

    其实兵书上没有记载的是。

    如果没有“虎阳药酒”辅助,也能用雄虎的虎髓、虎血、虎鞭代替,再辅以人参、黄精等大补之物,修行的速度还要在配套的秘制药酒之上。

    只因太过奢侈,每成就一位就需要猎杀数头猛虎,完全不切实际。

    为了让“白虎锐士”大规模成军,虎髓、虎血...才渐渐被秘药所取代。

    王远误打误撞之下却是走对了门路。

    而且虎精的血肉远非普通老虎配制的补药可比,蜕变时间大幅度缩短。

    两刻钟之后,王远张口吐出一口微微带着血腥味的长长白气,身前不远处的一棵小树都被吹得簌簌而动,宛若吐气如剑。

    缓缓睁开眼睛:

    “非人的蜕变循序渐进,主金、主杀、主死,第一步强化的就是肺腑。

    按照这种进步速度,我完全有信心在下一个寅日到来之前就成功突破第二境成就非人。

    虎食人可增益神通,人食虎可以大增功候。

    这人虎互食竟也是修行大道不成?!”

    野狗道人书中记载的那句话:

    “大部分需要支付代价的神通术法,都可以用‘杀生’来代替,此乃便宜法门,修行大道”再次浮上王远的心头。

    虽然不是神通术法,却也一脉相承。

    底层的规律自然相通。

    ——混乱、血腥、邪异、奇诡...

    也许相近的道法真的能够没有后遗症地互相增益...

    也许师徒传承的教门里面,之所以广收弟子,也是为了...嘶,不能再细想下去了。

    吃过诡骨、诡皮的王远,觉得自己实在没资格当什么道德标兵,能选择的只有安安稳稳做一个普通人,或者彻底融入这个世界。

    有了这种觉悟之后。

    王远返回自己的房间,默默掏出了由野狗道人半成品和结合而成的那件。

    这一夜,距离伊厉王两百年大祭还有二十九天。

    王远觉得接下来这段时间自己能否安稳度过,甚至是火中取栗,除了依靠手中掌握的术法之外,大半都要落到它的身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