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二十九章 人面画皮,罗刹诡骨

时间:2022-05-15作者:北海牧鲸

    皮肤、血肉沿着王远的脸颊飞速延伸。

    与先前野狗道人使用时不同,这次变成诡物的面具,未曾连带着王远的衣服一起包裹进去,仅仅贴着肌肤覆盖了他的全身。

    王远感觉自己就像是又穿上了一层轻薄的衣物,没有一丝气闷。

    随即,王远的耳边有一个个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或阳刚或阴柔,或热情或冷漠,或正直或恶毒的嗓音,开始自报家门:

    曲明达、岳绍、韩高、赵仕、崔通、朱五六...

    金玲、沈梅、高二娘、孙四娘、徐招娣、二丫...

    一张张半透明的虚幻面孔也浮现在王远的灵觉中,围着他环成一圈。

    他们正是那一个个声音的主人,也是曾经被野狗道人捕杀练法的“画灵”。

    王远一眼扫过,“画灵”共计二十四人,全都面色木然,静静等着他翻牌。

    心中暗忖,应该是因为的作用,洗掉了这些“画灵”浑身的怨念戾气。

    否则这个时候自己看到的八成是各种狰狞恐怖的凶恶死相了。

    他对的猎奇画风向来十分有信心。

    此刻,被仙光度化之后,这似乎成为了《小生死簿》和王远的附属物,“生平”也被志述收录。

    毕竟这也是一件有生命的“活物”啊。

    姓名:人面画皮

    生平:材料为人面桃的桃衣和人类脸皮、灵魂,因野狗道人的而生,后经簿主乙王远改造成为。

    共杀生害命二十四人。

    戒律禁忌:

    显而易见,《小生死簿》虽然来历成迷,却一直都在鼓励王远这个簿主积累做一个好人。

    而且并不强制,只要你能承受得起为恶的代价就可以。

    “这种模式就让人很舒服,有一点我是主,簿是仆的感觉了。”

    王远心中一动,二十四张面孔中一个自报姓名叫韩高的“画灵”,顿时往他的身上一冲。

    体表那一层还未定型的水样皮肤,立刻为面部为中心一阵波动,眨眼之间就让王远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容貌清秀,面色粉白,四肢纤细,还生着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

    明明是个男子的模样,偏偏却有三分细柳无骨的柔弱姿态。

    “嘶!”

    紧接着王远猛地感觉身子一虚,立马回头望向房间中的琉璃镜。

    发现现在的自己在表面的皮相之下,竟然还透着几分长期纵欲过度的青白。

    他的心里忽然有些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随着选定身份,韩高的记忆也像是走马观花一样浮现在王远的面前。

    青年的出身倒还算不错,是一位江南盐商家的庶子。

    只是这位仁兄没有权利继承家业,又吃不了读书习武的苦,只能拿着家里按月给的例钱混迹烟花柳巷。

    在富庶的江南之地。

    越是富贵人家的公子,越是晒不得太阳,迈不动脚步,越是爱穿妇人的艳丽衣裳,出门时头上必定要插上一支鲜花。

    哪怕是说话的声音稍微阳刚一些,都会被圈子里的其他公子哥儿看不起。

    这位韩公子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如果只是如此倒也罢了,这位韩公子却还有一个外号:“弱柳公子”。

    当其他公子哥都以涂脂抹粉为荣,出门穿着或红或粉的妖艳衣衫,身边再跟上一个白净俊俏的小书童附庸风雅时。

    这“弱柳公子”则更进一步,身后常年跟着的不是什么俊俏小书童,而是数位身姿昂扬坚如铁塔般的护院大汉。

    再看这位韩公子的性格标签有四:孱弱、多愁善感、好华服、以及好...“满身大汉”。

    王远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飞速解除了这张面具。

    浑身的鸡皮疙瘩依旧止不住地冒出来。

    “呸呸呸!这真是天坑,一边要求广泛狩猎各种人群,一边又要求替代身份满足执念。

    要是换成我,碰到这种变态,也一定选‘杀生’这种替代方案,而不是劳什子的‘满身大汉’啊!”

    接下来他将这些男性的面具一一换过。

    里面有色中恶鬼的官吏;有最爱收集窑姐儿肚兜的咸湿佬;有患有重度洁癖,一天洗一百次手的夜香郎。

    有渴望顿顿吃肉的乞丐;有吝啬到极点的富家翁;也有矢志保家卫国却被自己人背刺的军士...

    反正练法时通通都用“杀生”代替“执念”,“执念”越难满足的野狗道人就越喜欢。

    因为性格越鲜明古怪,越能增益的根基。

    继而也让王远见证了种种奇葩。

    至于女性的“画灵”,虽然其中不乏美丽的女子,最衬“画皮”二字。

    王远却仅仅浏览了她们的记忆,并没有亲身变化体验。

    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禁不住诱惑试上一次,恐怕一道比女装还要可怕的禁忌之门就将打开。

    接下来必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将所有画灵的生平都浏览过一遍后,王远发现这些人里面有好人,有不好不坏的平常人,也有作恶多端的坏人。

    思考了一下,他摘下面具,伸手在上面轻轻一拍。

    啪!

    一个妇人模样的虚幻身影被从画皮中拍了出来,正是野狗道人最后用来哄骗王远,却奴役失败的那个“养老阁”儿媳。

    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死了的她对着王远深深一礼。

    “去吧。”

    王远挥手,这道灵魂顿时消失在一片流光中,去往了阴世。

    接着一道又一道被拘禁在中的灵魂都被王远释放。

    原则上,普通人就地放生,恶人帐下听用。

    而且,还有一个意外之喜,每当他释放一个好人,都会有8点-12点不等的入账。

    最终接连释放了二十一人,恢复到了332点,中也只剩下了阴德为负的三个人。

    并非是因为这世道好人这么多,坏人这么少,纯粹是因为那些坏人就连野狗道人这样的恶道都不太愿意招惹。

    不过,这三人除了伪装的身份之外,各有独到之处。

    “秦一手”,真名:秦永安。

    会画符作咒,撰写青词娱神,擅长医术十三科中的祝由科。

    最鲜明的性格标签是雁过拔毛的“贪婪”和一毛不拔的“吝啬”。

    不仅从无医者仁心,义诊惠民之说,还常常小病大治,直到吃干病人家中所有余财。

    “刑名师爷”,真名:于三两。

    衙门里的老刑名,没有他撬不开的嘴巴,就算是一具尸体也能让他“开口说话”。

    最鲜明的性格标签是“残忍”、“酷烈”。

    往往用刑极重,经过他拷问的犯人往往惨不忍睹却又死不了,只得日夜哀嚎,就连同僚上官都对他忌惮戒惧。

    后来怪癖加深,开始偷偷刑讯平民百姓,窥探隐私、罗织罪名、讹诈商贾。

    最让王远惊喜的却是最后一人。

    “盗梁猫”,真名:崔通。

    本是一位在衙门里供职的捕头,修的是一门名字十分文雅的道传兵法——。

    因为有一种全身白色只有嘴巴带有花纹的宫廷御猫叫做“衔蝶奴”,这也可以叫做。

    公门中人多修此法。

    手上功夫不必多说,更有两门绝技:身法无双,如影随形;拟声易容,真假难辨。

    “盗梁猫”这个诨号,既是说明出身,也是形容他身法和偷盗手法高妙,似乎偷梁换柱都不是难事。

    因为被上官当了替罪羊,一怒之下投入绿林,连连做下大案,白道渐渐染成黑道。

    性格标签是“贼不走空”、“好虚名”、“好人前显圣”、“好仗义疏财”。

    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特质。

    当以炼制各种丹药闻名的葛道爷,在钧州之地招揽相熟的悍匪、强人助拳,更许下重利,言明非他不能成事时,崔通便欣然前来北邙山赴约。

    没错,此人竟是葛道爷招揽的绿林好手之一。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在临近目的地的半路上偶遇野狗道人。

    因为出言嘲笑恶道人的长相,稀里糊涂地被后者下药剥皮,变成了“画灵”。

    现在野狗道人已死,只要换上这个身份,王远不仅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到大陵村,还能顺理成章混到葛道爷他们的队伍中去。

    绝对比他原本那种偷偷摸摸的计划要强出百倍。

    重新起身的王远已经变成了“盗梁猫”崔通的样子,随手捡起桌上被超度后吐出来的副产品。

    金色的骨头外形像是一锭金元宝,浑身宝光隐隐,一看就不像是凡物。

    但深刻明白此物凶险本质的王远,扫了一眼志述上对它的具体介绍,脸上露出一丝古怪: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要客串一把如那些吃人般的钓鱼佬。

    不对,应该是‘宝物天成,有德者’居之才对。

    我德行不足,阴德不足,寿元也不足。让我想想,此去大陵村,到底有哪位卧龙雏凤能配的上此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