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三十三章 人前显圣(求追读)

时间:2022-05-15作者:北海牧鲸

    咻——!

    耳边忽然传来凄厉的破空声。

    王远猛地伸手一掀身前摆着酒食的几案。

    下一刻,“朵、朵、朵”一连三柄飞刀已经死死钉在案板上,力道惊人,近乎将之完全洞穿。

    然而,当王远和乍逢惊变的众匪,抬头看向花厅门口时。

    却看不到任何人影,耳畔只能隐隐听到一个极细微的脚步声在夜色中忽远忽近,不断游走。

    联想到方才听到的咒言,王远心中一动。

    飞速浏览“盗梁猫”崔通的记忆后,盯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夜色,忽然哂笑一声:

    “‘无影鼠’文俊才?见了你家猫爷爷不扭头就跑,还敢上赶着过来送死?

    这么着急跟你兄弟团聚吗?”

    用接了别人的身份,自然也要接下别人的因果。

    其实,在当初意识到这是个可以打入敌人内部的好机会时,王远就已经做好了遇上原身仇家的心理准备。

    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若是所料不差,这个未等见面便拔刀相向的仇家,便是宁川二鼠中的“无影鼠”文俊才了。

    四年前崔通还在古宁县当捕头的时候,就已经跟他结下了梁子。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盗梁猫”,而是“御猫”。

    这宁川二鼠那时便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江洋大盗,虽然道传兵法练得普普通通,却各自掌握了一门异术。

    大鼠“无毛鼠”文俊生,练有一门。

    只要喝下一碗符水,在剃光头发的头顶抹上药油,整个人浑身上下就像是沾了油一样滑不留手,谁也拿他不住。

    纵使被成群衙差团团围住,棍敲刀砍,伤害也会被腹中的符水代替,数次三番轻松逃走。

    但这一门术法唯一的戒律就是:不能喝生水,生水一旦入肚立刻破功。

    其时,因无人能制而越发猖狂的兄弟二人,正准备盗取古宁县的库银,却被恰巧当值的崔通撞个正着。

    一番追逐中好巧不巧天降大雨,让“无毛鼠”文俊生不小心饮了生水,被崔通抓住机会轻松斩杀。

    但先前丢失的银子却未能追回,崔通也在被扣了一口黑锅后,愤而离开古宁县。

    二鼠“无影鼠”文俊才,则练有一门更加神奇的。

    修习时需找到大年初一意外横死的妇人,趁其家人不备偷走供奉在她灵前的一根筷子,期间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用符纸包裹藏到干净通风的地方,等到月食之夜,用未曾染过血的小刀一边将这筷子削成木簪,一边口中念咒,直到月食终了。

    把这根施了法的簪子插在头上,遇到急事直接念咒,便能在人前隐去身形。

    这咒文崔通曾听过,正是:“敕命!行雷雷星辰烹转轰摄!”

    未曾想,今日群寇会盟,竟让他们撞到了一起。

    杀兄之仇不共戴天,“无影鼠”也不顾正在别人家的地头上,直接动手报仇。

    听到王远一崔通的口气发出嘲讽,他也默不作声,只是抬手再次射出两柄势若惊雷的飞刀。

    王远袖中一道灿金寒光窜起,在空中一个摆尾便将两柄飞刀生生击落。

    而他本人则好似一道青烟,倏忽之间便冲出了花厅。

    到了“整劲”之后,力达牙齿、舌头、指甲、毛发这四梢,精神灵敏,有激必应。

    他已经通过这几次攻击锁定了“无影鼠”的位置。

    对老江湖来说,视觉不是全部,听声辨位已成本能。

    然而。

    铃铃铃...

    被“无影鼠”射出的飞刀后面竟然都悬着铃铛,夜风一刮,立刻遮掩住了“无影鼠”本就轻微至极的脚步声。

    然后,更多的飞刀、飞针,便如暴雨般向着王远射了过来。

    如今“无影鼠”已经出道多年,对自家术法的优点和弱点都心知肚明,早就准备好了对应的克敌手段。

    否则,身上背着官府三千两白银的赏金,哪里能逍遥到今日?

    王远的脚步一顿,处境顿时堪忧。

    若是只能守不能攻,就算是非人境界的也要被这隐形人生生磨死。

    “久闻‘无影鼠’无影无踪的大名,此人竟然真的身怀异术。

    能人前隐形还有什么东西是他盗不走的?就是那知县老爷的脑袋,也逃不过这空空妙手吧?”

    “‘盗梁猫’纵有偌大名头,却也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怎能敌得过术道中人。”

    “此间猫儿反被鼠戏弄,真叫人好生失望。”

    “‘如影随形’哪里敌得过‘无影无踪’?我赌这只猫三十息就被拿下。”

    “我也赌,一百两,二十息。”

    “哈哈,一百二十两...”

    刚刚还与崔通称兄道弟的群寇,都在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就着花生米开启了赌局,分明都是塑料兄弟。

    随时都可以卖掉。

    而花厅内的嘈杂声也进一步干扰了王远的听声辨位。

    “嘿,要是能用真本事,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可以招来飞虫围攻,可以化出假虎,轻轻松松就能把这老鼠给揪出来。

    可惜就算施展术法杀了这家伙,我恐怕也得马上跑路了,用来杀这种小角色太过浪费。”

    虽然不能使用术法,王远却也不是没有办法。

    隐形又不是无形,就跟当年一样,只需一场细雨便叫他立刻原形毕露。

    王远手中的忽然射向身后小花厅,在一个匪寇没有回过神时,忽然如灵蛇般卷住了他桌上的一只酒坛。

    无论是哪家的武道兵法,修行的劲力大多不会脱离:

    “滚、错、折、磨、弹、冷、正、侧、定、断、刀、锯、拍、掸、拽、擎、踏、重、离”这十九种劲法。

    修习这等精巧法门的崔通,正是此道好手。

    勾动手指一个拽劲,那只酒坛顿时腾空飞起,没有飞向那个早就难以分辨的脚步声,而是直直冲向了半空。

    接着,王远掌心中那道灿金寒光一收一放。

    啪!

    酒坛顿时当空炸裂,微稠拉丝的酒液被钢镖内蕴的劲力炸成大片水雾,像一阵小雨般扬扬洒落而下。

    陈年杜康醉人的酒香立刻飘满院落。

    不需要听声辨位,躲无可躲,被酒液淋了个正着的“无影鼠”顿时显出了身形。

    同时。

    一只火折子被王远弹向半空,半空中炸成气雾凝胶的高度酒,被瞬间点燃,爆燃成一颗腾空而起的火球。

    “无影鼠”不由以手掩面仓惶闪避后退,因为借的是鬼物之力,天生畏惧水火。

    雨天不行,靠近火光也不行,只有在夜间才能做到完全无影无踪。

    但等到火光消散,场中却已然不见了“盗梁猫”的身影。

    手握飞刀,四处梭巡。

    却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声轻笑:

    “老鼠就是老鼠,一旦见光,就命不由己了。”

    他霍然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物。

    平生第一次面对另外一位“隐形人”,这大盗不由咽了咽口水,大叫道:

    “崔通,你...你在哪里,给我出来!”

    满脸戒备,身体缓缓转动,直到扫视了场中一整圈,依旧没能发现对方躲在哪里。

    更没有听到丝毫的脚步声。

    却发现花厅中原本鼓噪的众匪全都安静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身后。

    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脸上满是震撼之色。

    “无影鼠”再次飞速转身,身后却依旧什么都没有。

    如是再三,他的脸上已经只剩下了见鬼般的崩坏。

    然而,在花厅群寇的眼中。

    那位“盗梁猫”崔通,却始终以神乎其技的身法,如影随形,就站在“无影鼠”身后的三尺之地,也是在他的视线盲区。

    甚至,对一位如“盗梁猫”这样武道高手来说,在这个距离能不能看到目标都已经无所谓了。

    依着王远自己的性格,这种有着杀兄之仇的仇家,自然是应该一刀砍死干净利落。

    但崔通那“好虚名”、“好人前显圣”的性格标签却偏不同意。

    ‘这家伙连个非人都不是,就如此爱慕虚荣,真是活该你死的早啊。’

    偏要在人前炫技。

    让观众见识一下自己堪称如影随形般的武学隐身。

    身法快如灵猫,就算有人跟他同处在一间三尺陋室中,甚至四处走动查看,也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正是“偷梁换柱”还能让人发现不了的看家本事。

    厅中众匪看着这场如同灵猫戏鼠般的神奇一幕,早已经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江湖闯荡,大多数人都见识过几手异术。

    但像这种靠着真本事达成异术效果,甚至反过来压制同类异术的景象,却闻所未闻。

    “崔兄本事了得啊!”

    “我说什么来着,无影鼠不过跳梁小丑,哪里会是崔兄对手?”

    “是极,是极!日后兄弟们当好生亲近啊。”

    与此同时。

    照顾画灵情绪的“人前显圣”终于达成。

    而这种神乎其技的步法和劲力运用,也被王远像海绵一般迅速吸收,飞速夯实着他进步太快积累不足的短板。

    在自身的刚猛悍勇中,添上了几分巧劲。

    不再戏耍这只老鼠,脚尖点地闪身飞退,掌中那一道灿金寒光宛若游龙再次射出,直取“无影鼠”后脑。

    在王远劲力爆发下,这钢镖竟在半空炸开一道凌烈的气圈。

    “无影鼠”的脑壳眼看就要像西瓜一样直接炸裂,洒出满地的脑浆。

    铛——!

    场外忽有一柄虎头刀化作雪亮的匹练,飞射而至,与几乎已经临头的金线钢镖狠狠撞在一起。

    发出巨大的金铁交鸣声。

    就见黑暗中,一个不知道已经在场外驻足观看了多久的人影,带着几分欣赏,对他悠然道了一声:

    “崔兄,还请镖下留人,给我这地主一个面子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