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四十五章 今日再非人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四十五章 今日再非人

    洛水河畔,大树摧折,林惊鸟飞。

    嘭!

    一声雷鸣巨响,空气炸裂,衣衫破烂的王远再次被击飞出去,双足在一棵粗大的树干上借力,然后继续向着郑勇扑了上去。

    一位“整劲”,一位“非人”,两人拳拳到肉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

    虽然王远全程都被压着打,但是每次被打趴下之后,却立刻又能生龙活虎地从地上窜起来继续被打。

    在内外、两种劲力的角逐中。

    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都在被反复锤炼,飞速突破人体的极限,向着另外一种更加强悍的生物靠拢。

    同时体内源源不绝的菁纯元气,代替了“虎阳药酒”和白山君的虎血、虎髓、内脏,让这个暴力蜕变的过程不至于伤及身体。

    期间。

    明明郑勇这位在各方面的本事,都要胜过王远不止一筹,却十分邪门地怎么都打不中要害。

    好像被霉运缠身,老天都在跟他作对。

    事实上,以王远“-5”的气运与一位级的高手短兵相接,意外频出的那一方本应是他才对。

    结果却恰恰相反。

    正常情况下,他如果想要将气运再提升一点,还需要一千五百点,现在攒下的阴德却只够一半。

    但是此时《小生死簿》的志述中却显示,他的竟然成了“-2”白烟绕梁。

    在原来的基础上生生增加了三点!

    再去反观郑勇,原本比普通人强上不少的,已经变成了“-6,黑云压顶,三火将熄,大凶!”

    短短时间,这位道兵的一身,就即将被彻底吸干。

    当然,王远获得的增益十分虚浮,并不是永久性的提升,而只是临时性增益,不能持久。

    加到了三点上限之后,最多维持一个时辰,很快就会被重新打回原型。

    因此,虽然两人真正的实力对比就好像壮汉之于孩童。

    但这个壮汉却已经三日未进水粮,空有一个吓人的架子,固然强横,却已经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将王远打死了。

    反而成了他破境的磨刀石。

    “再来!吼——!”

    的要义就一个字——猛!

    勇猛!刚猛!迅猛!

    无论是刀法还是拳法,打人先打胆,万万不可输人气势。

    他猛吸一口气,胸腹处的皮膜都被撑起一个鼓包,好像一只小老鼠般,直下丹田,复又冲出。

    以丹田发劲,由早已经化入骨髓的内炼,改为外放。

    一声暴吼,虎啸山林!

    直面这声虎啸的郑勇耳畔一阵嗡鸣,甚至影响到了脚下步法的平衡。

    被紧贴地面高速欺近的王远一招跨步摧肘。

    整个身体似一柄强弓绷紧又骤然炸开,催动坚硬的手肘像一柄重锤般狠狠敲在郑勇的胸膛上。

    要是一个“整劲”在此,仅仅这一套连招下来,搞不好就要稀里糊涂被直接打死当场。

    但却内外铁板一块,不仅用胸膛结结实实硬抗住了王远这全力一击,平衡感也在迅速恢复。

    立刻挥拳,将王远再次打退数步。

    王远双腿一弯再次弹射而来,拳如锤,腿似鞭,就像是正在拼尽全力狩猎一头大象的猛虎,越战越猛。

    “呼哧...呼哧....”

    脸色青白的郑勇,像病鬼一样拼命喘着粗气。

    被打的那一个越打越精神,但负责打人的这一个,却是感觉自己快要累死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看着眼前这个怎么都打不死的少年,着实有些胆寒。

    这一场“公平对决”的胜负天平,似乎已经开始渐渐倾斜。

    可是,哪怕心里明知大事不妙。

    但已经和他完全长在一起的,却以“诡迷心窍”控制着他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其他见过“宝贝”的人。

    只能死战不退。

    “给老子死啊!”

    这位目露凶光,堪比野兽的心脏剧烈跳动,全身肌肉、骨骼、筋膜忽然十分有规律地高速颤动。

    全身上下剩余的精、气、神都收敛到了丹田,仿若鸿蒙初开,演化出大千世界的那一个原点。

    下一刻,这枚气血大丹又轰然炸开。

    本已经渐渐枯竭的福、禄、寿三火,透支一般重新开始熊熊燃烧,甚至在他的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焰状气劲。

    浑身骨骼噼啪作响,整个人都拔高了半尺,皮肤黝黑泛着铁色,仿佛再非人类而是化作了一尊坚硬无比的铁像。

    正是非人境界的杀招——,将满身的气血劲力尽数引爆,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中,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随即郑勇好像一匹脱缰的烈马,疯狂地向着王远杀奔了过去。

    这一次王远不敢再继续硬碰硬。

    这种决死状态下的非人,根本不需要打中自己的要害,随随便便一拳下来,自己恐怕也要骨断筋折。

    果断将最后一张预留的底牌掀开。

    从脑后飞速拔出了三根头发,对它们轻轻吹了口气,叱喝一声:

    “脱胎换骨,改祸为祥,随吾应缠,在吾之傍,放之威烈,收之即藏。急急如律令!”

    “化!”

    嗷呜——!

    震动山林的虎啸之声在两人耳边炸响。

    那三根虎毛迎风便长,眨眼便化作三头黑黄相间的吊睛猛虎,迎着郑勇势不可挡的拳峰便冲了上去。

    一直留到了现在的顿时建功。

    郑勇即使使出了杀招,但浑身的精、气、神,福、禄、寿几乎已经被彻底吸干。

    三魂七魄蠢蠢欲动几欲离体飞腾,大脑也有些不太清醒。

    随着三头携带着凛冽至极的虎威袭来,他顿时像被惊了魂。

    二话不说一双锻锤般的铁拳,便携带着厉啸轰然砸落。

    一头应声炸碎,消失无踪。

    然后,是后面紧接着冲上来的第二头、第三头。

    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再怎么强横的力量,在接连被骗招之后,也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而他最后迎上的正是以逸待劳,呼吸微微,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的王远!

    “死!”

    王远一声爆喝,侧身闪过郑勇铁拳中携带的最后一丝余劲。

    右腿裤管炸裂,骤然倒抽而回。

    一记宛若钢鞭的,狠狠抽在了郑勇的太阳穴上。

    伴随一声锻锤砸在铁砧上的轰鸣巨响。

    这位的脑袋连带身体猛地一歪,然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溅起了地上一大片枯枝败叶。

    坚如钢铁的皮膜、骨骼依旧完好,但是从崔通身上学到的刁钻劲力,已经钻进他的大脑中,将内部的脑髓搅成了一片豆花。

    道兵...死!

    王远双脚重新落地。

    身姿挺直,好似长枪,山岚吹拂,身上破烂的衣袍烈烈作响。

    同时,随着气血激荡,耳边陡然传来一声脆响。

    啪!

    体内仿佛顿开金锁,一阵发自血脉深处的颤栗,从脊椎末端升起,然后飞速传遍了全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