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四十七章 鹰视狼顾为非善,柳黛蛾眉杀气横!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四十七章 鹰视狼顾为非善,柳黛蛾眉杀气横!

    时间回到今日的正午时分。

    北邙山上。

    以浑身散发尸臭味的麻家兄弟,和满是土腥气的土夫子‘穿山甲’范璋为首。

    一群前来助拳的匪寇,按照“狈军师”郎七通过地势堪舆定下的九座臣属陪陵方位图,终于打开了第一座陪陵地宫。

    在王府九官中。

    掌王府之政讼;掌推按刑狱,禁诘横暴,无干国纪;掌王、妃、宾客、祭祀之膳羞;

    掌祭祀乐舞;掌王宝符牌;掌讽导礼法,开谕古谊,及国家恩义大节,以诏王善;

    掌医;掌陈仪式;掌缮造修葺宫邸、廨舍。

    再加上本身,共计十位。

    分别与:枭神、比肩、七杀、食神、伤官、劫财、偏财、正财、正官、正印这命理十神一一对应。

    这一座陪陵距离最远,距离大陵村最近,代表着命理十神中的“正财”。

    被动得知了“掘墓盗运”的秘密之后,迫于实实在在的致命威胁,他们也只能为了活命拼尽全力了。

    “这‘枭神夺食局’共有九层缠护,好似九重羽翼,安置着九座臣属陪陵,将位于鸟嘴坡上的伊厉王王陵层层拱卫其中。

    实是举世难寻的宝地。

    范某家族世代盗墓,见过的此等宝地也是寥寥无几。”

    在一部以九星凶吉写成的《撼龙经》中,留有一则秘窍:“寻龙十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廉贞已具贪狼内,王侯将相居此间。”

    墓葬的“龙脉”实际上就是一条山脉的主脉,而山脉会有许多支脉,这些支脉就叫“缠山”。

    缠山如同龙脉的护卫,缠山越多,龙脉的护卫就越多,护卫越多龙气就越富贵。

    这些缠山护卫也可以叫做羽翼。

    一层层的羽翼,与所在的鸟嘴坡,结合成一体,便是一只对整个北邙山和周边八县虎视眈眈的巨枭!

    配合伊厉王周彝本身的命格,才有这种肆意吞吃生人两百年的恐怖威能。

    嘭!

    范璋手持一柄雪亮的洛阳铲,凭着非人的强大体魄,成功打通了进入陪陵地宫的盗洞。

    这“穿山甲”范璋,是一位来自西南朱州的土夫子,修的是一门三流兵法,却极为擅长打洞。

    据说他家先辈早年机缘掘得术士之墓,得了一门神通道法的传承。

    却也落得身受诅咒子孙个个夭寿,年过三旬必定僵死而亡。

    范家历代先祖不得不继续遍寻大墓,想要求得解咒之法。

    故而范璋家学渊源,探墓倒斗,绝对是第一把的好手。

    来这里助拳实则不是为了墓中陪葬的金银,而是为了让葛道爷这位教门出身的出手,帮助自己摆脱身上的诅咒。

    “以我家传的手艺,这盗洞八九不离十就在那主墓室棺椁的正上方,麻家兄弟尽管动手便是。”

    从盗洞里跳出来的土夫子自得一笑,后退一步,将洞口让给了麻家兄弟。

    这兄弟二人满头乱发,皮肤泛青双目泛红,酷似全力爆发的郑勇。

    只因他们练了一种极为邪门的叫做。

    只不过,别人的兵法是人主动去练,而这一门兵法却是...被练。

    要把人装在柳木棺材里活埋在阴气炽盛的地下,只用竹管留一孔呼吸换气,每日用秘制的药汁、符水浇灌。

    这个过程需持续数月甚至数年。

    据说当年被邪术士捉去炼制的青壮有上百人,最终成功的却只有这兄弟二人。

    这两人大成之后,虽然再也不能孕育后代,却完全没有了痛觉,力大无穷,钢筋铁骨,远胜寻常武者。

    而且寿命也被大幅延长,神智与常人无异,只是反应稍微有些木然,两人合击在中恐怕也难逢敌手。

    当然知情者更愿意叫他们——!

    而且这两人似乎还觉醒了某种厉害的神通,除了王云虎之外,当为群寇中排名第一的好手。

    不过。

    还不等麻家兄弟扛起一根符文桃木桩,下墓去将那个命格殊异,可增益的墓主彻底钉死。

    汪汪汪...

    带上山的两条灵缇细犬,忽然对着漆黑的盗洞中发出狂吠。

    同时,山间忽有大风降临,枯枝败叶漫卷而起,附近的山中鸟兽四散逃亡。

    仿若大祸临头。

    另一边。

    在王云虎的带领下,一群人来到了伊厉王的王陵之外。

    “把人送进去。”

    两个守陵人闻令抬起一只沉甸甸的麻袋,竭力控制着想要打哆嗦的小腿,走进了依旧大门洞开的王陵之中。

    将之丢到了第二进院落的享殿门前,立刻又像逃命似的冲了出来。

    麻袋里的正是昨天晚上就被顺利送回来的三王子周景曜。

    除了直接参与者崔通、桃仙娘、“狈军师”郎七这三人之外,就只有王云虎知道麻袋中人的身份。

    主持做下这种足以夷族的大事,昨天晚上,王云虎一夜未睡。

    亲自接引了送回麻袋的匪寇。

    匪类行事的原则之一就是柿子挑软的捏,绝不招惹自己惹不起的人。

    朝廷再怎么衰弱,依旧足以碾死任何敢跳出来的牛鬼蛇神,更何况是一群匪寇和守陵人?

    “后怕”这种无用的情绪只是一闪即逝,现在要做的就是抢时间,在洛阳王府反应过来之前,先把事情办成。

    只要让吃掉这药饵,就算是那精擅卜算之道的法师,也算不出周景曜的下落和生死。

    可惜晚上没有人再敢留在这里,就算留下,也只是被白白吃掉,不可能传回什么消息。

    上一次被选做药饵的“傻子”王远,到现在都没能搞明白去向生死,这次担了大风险将洛阳王府的庶子都给绑来,可不能再出差池了。

    旁边,没有遭遇任何意外,先一步赶回来的桃仙娘,对他低声道:

    “王族长放心,崔先生做事可靠,虽然不能提前杀他,但这一次却不必担心‘药饵’会再次逃走。

    他听我说过上次投放‘药饵’出了一次意外之后,便提前做了准备...”

    其实。

    在抓住周景曜的时候,王远第一时间就抄起锥子,给他做了一个前额叶切除术,就算这位小王爷醒过来,也只能是个真正的傻子了。

    王云虎这才满意点头。

    “崔先生胆大心细,果然是老江湖!”

    老江湖不一定,没有人比王远更懂如何制造“傻子”才是真的。

    忽然。

    山间突兀地刮起一阵怪风。

    王云虎身子不动,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眼神锐利,看向山中的某一条支脉。

    更准确的说是那座“正财”墓所在的方向。

    此人竟是“鹰视狼顾”之相。

    所谓的鹰视,指的是人的眼睛像鹰一样的贪婪锐利,而狼顾,则指人的眼睛能够在身体不动的情况下,回头一百八十度。

    一旁的桃仙娘也立刻发现了不对,将蛾眉一挑,以沟通山上无处不在的草木,“看”向那个方向。

    “这是...?”

    被惊飞的无数鸟雀牵动心神,“狈军师”郎七心血来潮地以《三世演禽书》起了一卦。

    随即双目失神地暗暗嘀咕了一句:

    “鹰视狼顾为非善,柳黛蛾眉杀气横!

    血光冲宵十八日,一人下墓两人回。”

    ......

    直到天色尽黑。

    圆满完成了任务的王远,才一路风尘仆仆地重新回到了大陵村。

    怕在半路撞上分派了其他任务的匪寇,早已经疲惫不堪的他没有急着返回“亡人乡”,而是直接回到自家小院倒头便睡。

    “反正已经突破非人,修行的寅日、寅时还得三天之后,不着急回去。”

    这一睡就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夜色浓稠,如同墨汁。

    小院紧闭的门扉,突然被悄悄推开。

    呜呜呜....

    随即,伴随着一股阴冷森寒的气息,一道浑身散发着浓浓尸臭味的黑影一步步走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