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五十五章 天书玄奇,改换门庭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五十五章 天书玄奇,改换门庭

    两个守陵人开始僵硬起舞的同时,他们刚刚才啐了一口的那座小院中,依旧亮着灯火。

    王远和桃仙娘正以一桌美味佳肴下酒,尽兴小酌。

    “来,崔兄,我敬你一杯。”

    桃仙娘几乎没有动筷,只以素手捧着酒盅,无限温柔地送到王远唇边,看着他如痴如醉地饮尽酒液。

    王远本质上并非十五岁的纯真少年,“盗梁猫”崔通自也不是什么善茬。

    此刻,仿若真正的绿林大盗附体一般,对佳人的妩媚姿态来者不拒。

    甚至反客为主,陶醉地低头亲吻她雪白的颈子,胡茬扎着雪肤玉肌,惹得她一阵咯咯娇笑。

    当然王远这个时候占占便宜没什么,但想真正直入主题却也不可能。

    桃仙娘那欲拒还迎的本事早就炉火纯青,美人眼波流转含羞带喜,似乎真的是一个怀春少女,让人不忍唐突。

    总之逢场作戏,都是套路。

    不过,看着“崔通”眉心间那枚越来越清晰的桃花印,桃仙娘觉得自家现在的牺牲都是完全值得的。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下山猛虎,气是惹祸根苗。

    这三天时间以撩拨七情六欲的能力,使出浑身解数不断腐蚀“崔通”的精神,消磨他的意志。

    桃仙娘自信就算此人心智坚如磐石,也注定沦为自己的裙下之臣。

    在半月之后,心甘情愿地以易形拟容之术,代替自己接近葛道玄,偷来用本体人面桃树树心制成的。

    故而。

    这几天,他们白天上山下墓,晚上却夜夜相聚。

    旁人羡煞,怀疑崔通是不是已经捷足先登,甚至到了与桃仙子夜夜笙歌的程度。

    实则此举却是为了让王远能时时观摩桃仙娘的仪态,方便模仿,直至惟妙惟肖。

    要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可是一位入道几十年,高深莫测的,绝对不能让对方看出一丝丝破绽。

    这可比当初骗过三王子家的下人难上了无数倍。

    当然。

    桃仙娘想要崔通伪装成自己,肯定不能把自己的皮扒下来给他披上。

    她自然不知道野狗道人的变成了,落入了王远的手中。

    但女术士的办法也很简单,因为她在本质蜕变化作之后,本体的那棵人面桃上长着的就是她自己的脸!

    不需要再另外扒皮,只要直接用桃衣覆面即可。

    唯一的破绽就是不曾附带魂魄、记忆,这种变化只有外表没有内在,故而才只能由崔通这位模仿大师出手。

    “如影随形”、“拟声易容”本就是“盗梁猫”威震绿林的拿手绝活。

    再加上“贼不走空”、“好虚名”、“好人前显圣”、“好仗义疏财”这种鲜明的性格特质,简直找不到比他更加合适的人选。

    “仙娘啊,你说若是我代你...咳,成功盗走符牌。

    那葛老道恐怕会对我们穷追不舍吧?那‘酒’必定人人想要,他又怎么可能甘心放弃呢?”

    王远眼神似有迷离,痴痴地把玩着佳人明玉一般的纤手,口中亲昵地喊着她的名字。

    似乎这几天随着对桃仙娘越发痴迷,他对那个“代她出嫁”的任务已经不是那么抗拒,只要再推上一把就能跨过那道心理障碍。

    当然,桃仙娘在演,王远也是在演。

    有《小生死簿》镇压桃花印,现在就是故意表现出,你只要再加一点点好处,我就妥协了的样子。

    借机从桃仙娘这里得到更多报偿。

    而且今天过了子时就是寅日,也是他修行的契机,有了实力就有了底气。

    做这件事的风险也会大大降低。

    当日王远闻听计划后,就像是恶劣至极的甲方,态度暧昧地反复拉锯了三天,一直不给一个准信。

    毕竟,桃仙娘给出、的消息只是为了撼动他的心神,本质上看得到吃不到。

    现在更要让他亲手断绝这种宝物诞生的可能性。

    如今终于到了最终摊牌,拿出些实际好处的时候了。

    看到他的态度终于软化,桃仙娘却是心中一喜,能自愿“出嫁”总比强令来的更加可靠。

    “崔兄你也知晓,葛、王二人谋划,欲得的宝物实则有两件。

    过去我一直想不明白,师父为何那么大方,要将那‘酒’许给王云虎,自己只对另一件旁门之物势在必得。

    但我现在却完全理解了他的心情,既然注定了道脉同源,可以互食增功。

    难道躲得了一时难道还能躲得了一世吗?

    在受箓入道甚至早在选定道法筑基的那一刻,所有人的未来就已经注定了!

    这是绝症,哪怕是长生不死也救不得啊!”

    王远蹙眉:

    “什么意思?”

    怀中的佳人却是眼神奇异地看了他一眼,笑容有些发冷:

    “崔兄,难道你觉得就只有我们这些弟子才会被吃,师父他老人家...就不会被吃吗?”

    “等等!葛道爷也会被吃?!”

    王远悚然一惊。

    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和崔通对这位老道士结合起来的印象,外表仙风道骨,实则老谋深算、奸猾如狐、心狠手辣。

    这样一位竟然也是更上层预定的盘中餐?

    这个猜测可比葛道爷吃掉弟子更加惊悚啊。

    却也意外地理所当然。

    “在此事发生之前,我只是从野狗师兄忽然到紫芝观挂单之事上,隐隐有些猜测。

    时至今日,噩梦成真,许多过去的怪异之处也都可以解释通了。

    那位野狗的师父,也是我们的师伯孙道乾可能并不是忽然仙去,而是已经被‘桃神道’中更上层的法师们吃掉了。

    今日我才恍然看清,这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大渔塘,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细沙....

    身处鱼塘早晚被吃又何处能逃?”

    桃仙娘的知识远比王远丰富百倍,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立刻看得比王远还要通透。

    说到这里,桃仙娘的脸色重新变得郑重:

    “事实上,‘杀生宴’和道脉互食在本质上没有区别。

    只是‘杀生宴’是以浑人、俗人、凡人、贤人、圣人这五类为五谷,酿造成一杯纯粹的‘酒’。

    没有包含相应的知识而已。

    就算师父喝下一杯‘酒’,盗来一颗不成熟的,本质上和同门前辈依旧同源。

    只是会从吃砂的虾米变成小鱼,变得更加肥美可口。

    所以,无论是对师父,还是对我来说,想要不被吃,只有改换门庭这一途可走!

    师父对那件旁门之物志在必得,我们也同样如此!”

    顿了一下等王远消化后,才继续说道:

    “包括他自己在内,大概谁也不知道那件旁门之物叫什么。

    但我却从野狗师兄那里知道,此宝不仅能让人改换门庭,其中极有可能还藏着一部与桃神道有极大渊源的!

    当初也是我那位师伯孙道乾,第一个发现了的秘密,可惜还没等他动手,就已经被吃掉了。

    但师父跟师伯一直有书信来往,他的身上,一定有更多关于那宝贝的情报,帮我盗宝其实也是在帮你自己啊!”

    说到这里不仅是桃仙娘目露憧憬,王远也目光灼灼。

    “天书玄奇,长生道果!”

    所谓天书便是“天部道法”的简称,名曰:“三天不死之章”,又名“智慧长生妙诀”。

    得之可修成,从大道显化的“不死树”上摘得一颗完美无暇的。

    这是最正统且没有后患的修行之道。

    比盗来的强出百倍!

    因为道法等级在一开始就决定了未来的成就上限,如果不能以筑基入道,就算到死,都不可能成就!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女装...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这买卖干了!

    而且,他从野狗道人的道书上看过,里的东西是旁门之物,能让一位入道的术士改换门庭(第17章)。

    这份佐证,证明桃仙娘说的应该不假。

    随即又一个念头从王远心底浮现出来。

    ‘那宝物能让葛道爷、桃仙娘改换门庭,不再被道脉的高人随意吞吃。

    改换门庭?改换门庭?我倒是也知道一个办法,改换门庭最直接的方式自然便是...改易自己的命格了。’

    王远这么想着,不由看向身体中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那一册《小生死簿》。

    ‘所以,我用这簿子似乎...好像...大概...也可以让人改换门庭吧?’

    ‘可是我怎么从没见过什么天部道法?

    等等!’

    王远的目光陡然落在了他一直就觉得十分可疑的“簿主乙”这三个字上。

    “难道?!”

    正在这时。

    就见桃仙娘忽然转头看向院外。

    “嗯?外面什么声音?”

    啪!啪!啪!...

    整齐而响亮的脚步声从院落门前经过,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