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五十六章 手拉手,四指印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五十六章 手拉手,四指印

    咻——!

    非人级的强大劲力在体内轰然爆发,王远整个人已经好像一阵狂风般掠上屋顶。

    待看清门前路上的景象,瞳孔顿时剧烈一缩。

    “这是...诡异!”

    在万物都微微蒙着一层淡淡血光的夜色中,一行共七人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

    正沿着村子中间的大路,向着北邙山的方向边走边舞。

    跺脚、扭胯、拍手、左旋、右旋、前进一步...

    他们好像是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提线木偶,动作整齐划一宛如一个整体。

    就连脸上那僵硬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阴恻微笑,哪怕是唇角勾起的弧度都毫无二致。

    原本十分庄重的祭舞,配上这些人僵硬的表情和动作,顿时便充满着浓浓的诡异气息。

    渐渐的。

    七人踏地的脚步声越发响亮,在黑夜中远远传播开去。

    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他们前进的舞步。

    而在王远那能够“观不净”的视野中,此间的情形更是分明。

    一根根长着霉菌的黑色丝线,一端连接在他们的身上,另一端则连接着北邙山的方向,好像牵引着木偶的丝线。

    特别是那五个今天刚刚下过墓的匪寇。

    或在手腕、或在脚腕上好像还有一个血红色的印记,跟那些“朝天户”身上“锁魂扣”所在的位置一模一样。

    只是隔得太远,具体是个什么印记,却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眼看他们即将路过小院的门前。

    王远刚要射出绳镖,尝试拉住一个人看个清楚。

    忽然感觉身体一僵。

    仿佛魇住了一样,从皮肤、肌肉、经络到骨骼,要让他渐渐化作一具只能随线起舞的木偶,成为这群人中的一员。

    “这的魇镇之力,比三天之前杀掉的还要强出许多。

    而且。

    他们跳的祭舞像是《四裔乐》和《朝天乐》,在十年前,伊厉王一百九十年整祭的时候,洛阳王一脉的人也跳过一次。

    不应该啊,今天麻家兄弟、范璋他们刚刚打破了陪陵,不是说通过付出三位‘整劲’好手的死伤干掉墓主了吗?

    怎么还会有的力量,跟着这群匪寇一起回到了村里?”

    吼——!

    默默掐出已经化作本能的,体内一声低吼,这魇镇之力顿时破碎。

    体内像生锈般的感觉也消散一空。

    只是当王远意识到自身这“簿主乙”的蹊跷之后。

    再看这《小生死簿》上的三首鬼神像,立刻觉得有些陌生起来。

    这件宝物的背后可能还藏着大秘密。

    既然有“簿主乙”,那大概率会有“簿主甲”,而那卷“天书”最有可能就在“簿主甲”的手上。

    王远对“簿主甲”的身份也有了些猜测,却暂时无法完全确定。

    或者说他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转生一次,得到的竟会是一件“公共金手指”的悲惨事实!

    但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转眼他已经看到在这条巷子里,又有一户人家听到动静。

    家里的男人正披着衣服扒在墙头向外张望。

    但仅仅看了一眼,立刻便从墙上一头载下来,然后一瘸一拐地跟上了跳着祭舞的队伍。

    哪怕脚踝渗血,他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变形。

    看到这一幕,王远顿时了然:

    “这的杀人规律似乎是‘视觉’,只要看到那祭舞的舞步,就会被渐渐同化。

    普通人在这舞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

    紧接着。

    村中其他负责巡视的守陵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踩着院墙、屋脊飞纵而至。

    唳——!

    同时,音色尖锐的响箭也终于被后方的守陵人成功发射了出去。

    然后...

    这些值夜的守陵人就在看到这场祭舞的瞬间,扭动着手脚,通通变成了他们的一员。

    王远却是毫不吝惜这些往日仇敌的性命,如果他们的牺牲能多给自己提供一些情报,那就是完全值得的。

    “崔兄!”

    王远回头对上院中桃仙娘的眼神,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虽然随着他们与葛道爷为敌,王云虎注定不可能跟他们站在一起。

    但现在还远没有到图穷匕见的时候,这些炮灰依旧有着大用处。

    剩下的三座陪陵,还有大祭当日,必然还需要许许多多条性命填进去。

    他们同样是“杀生宴”的一部分!

    于是胸中提气爆喝一声:

    “来袭,只要眼睛看到就会中招,除了术士可勉强抵御外,无人能挡。

    所有人留在家里关好门窗,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不过,等到他们发出警示的时候。

    除了最初的五个江湖子之外。

    三个因为察觉异常出来查看的村民,今夜轮值守夜的四组八个守陵人,已经全都加入到了这支舞蹈的队伍。

    变成了面色僵硬至极的“提线木偶”。

    随即,王云虎努力压抑着怒火的吼声响彻了整个大陵村:

    “所有人服从崔先生的命令!”

    最终,谁也没有对这只队伍出手。

    只有王云虎、桃仙娘、郎七、麻家兄弟、范璋还有王远,这七人远远跟了上去。

    身怀道法的他们仗着远超普通人的抗性,在异力影响范围之外,观察了这些人一会儿,都不禁摇了摇头。

    没救了。

    王云虎咬得牙齿咯吱作响。

    “诡异!诡异!已经被杀掉的诡异怎么还能跑出来作祟?而且连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这十六个人里面,“整劲”好手就占了将近一半,却连一顿饭的功夫都没有,就折损一空。

    甚至死得完全没有任何价值。

    王云虎心里简直在滴血。

    旁边负责盗掘陪陵的范璋和麻家兄弟面子都有些挂不住,这表现为“祭舞”的诡异,明显来自主管此事的。

    他们却毫无察觉。

    实际上,自从第一天不小心放出,酿成尸潮吃了大亏之后,他们就一直小心谨慎千防万防。

    每天都会用符篆净化下墓的匪寇。

    哪怕有采药郎、乡民靠近窥探,都会被立刻抹杀,防止消息泄露。

    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事了。

    也让他们再次意识到。

    出乎寻常为“诡”,怪乱无状曰“异”。

    如果只是靠着小心谨慎,和自认为寻找出来的规律就不把它们放在眼里,那一定是悲剧的开始。

    王远的眉头紧紧锁起。

    在这些人里面,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事情的本质。

    在泛着血色的月光下,他那一双能的眼睛扫过所有人,看得真真切切。

    不论是守陵人、匪寇、还是术士,只要是下过墓,又能平安回来的。

    手腕或者脚腕上都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手印。

    白日不显,只有在今夜这泛着血色的月光下才能看得分明。

    初看的时候那印记像是人手,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手印跟鸟爪一样都只有四指。

    而且跟那些朝天户身上“锁魂扣”所在的位置一模一样。

    ‘这分明就是没有急着吃人,而是正在释放‘知识’持续污染新的爪牙,范围是盗墓之人。’

    自从了解到“杀生宴”的秘密之后,王远重新再去看这个世界的活人殉葬制度。

    就恍然发现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殉葬只是“杀生”的一种基本形式。

    战争、饥荒、瘟疫、坑杀、活祭、浸猪笼、冥婚、河神娶亲、人血馒头...都是这种本质的缩影。

    虽然在这前后四天的时间里,他们一共已经破掉了六座陪陵,将其中的“朝天户”尽数钉死在了墓中。

    但谁说的爪牙只能是那些死人?

    在北邙山上,“盗墓”这种行为本身,就极有可能也触犯了某个。

    无论盗墓者是谁,都需要付出代价。

    “狈军师”郎七的卜算中说:“血光冲宵十八日,一人下墓两人回。”

    此时,众人身上出现的指印。

    就好像藏在墓里的一个“人”,或者是个什么东西,拉着下墓人的手一起回来了。

    然后手拉着手,要将更多的人带回陵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