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六十二章 买命钱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六十二章 买命钱

    洛阳王府,属于伊王周温晔的寝殿。

    用细腻润泽,温润如玉,比皇宫所用“金砖”还要珍贵的花斑石铺地,用仅仅刷了一层清漆的金丝楠木为立柱...

    名人字画,文玩古董,耀目夺睛,金银珠宝在这里竟似也成了最低贱的俗物。

    寝殿中央,紫檀木大床垂下洁白的帷幔。

    醇美的酒香环绕中,一肥大、一娇小两个身影正醉卧高床,时而重叠,若隐若现,让人看不分明。

    忽然,一个带着三分醉意的威严声音从帷幕后传出:

    “卫将军,山上情况如何啊?”

    咚!

    此时,这寝殿中竟是还有一人,直到伊王开口,他才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

    明明外间许多小吏、衙差,都只是将这位伊王当成了挡箭牌,私下里除了羡慕他投胎技术好之外,调笑、编排毫无敬意。

    但卫安宁这位堂堂武道第三境的,却像一条狗一样小心翼翼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向那大床看上一眼。

    听到问话,立刻恭声道:

    “王爷,末将借着游猎之机,亲自查看过全部九座陪陵。

    还借口为半月之后的百年大祭准备防务,以及犒赏守陵人,去了一趟山脚的大陵村。

    虽然有土夫子中的高手精心做了掩饰,但末将可以肯定,依旧还保存完好的陪陵只剩下了最后三座。

    其中就有存放着十五年前,那废弃‘丹头’所遗肉身的陵。”

    帷幕后的人影动作稍缓:

    “此等贵重命格,当真是举世难求。

    十五年前我们也是机缘巧合才得知其身怀此格,付出了巨大代价才将之劫走。

    最终却功亏一篑。

    一直到十五年后的现在,都没能再发现另外一个合用的六兽奇异格。

    转眼已经是建明十五年,这大炎还能支撑多久?挡住邪魔外道的日渐衰弱,我已经等不到下一次机会了。”

    叹息一声后,才略过这个话题,继续问道:

    “宝钞都发出去了?”

    听到“宝钞”二字,卫安宁身体一抖,脑袋完全垂到了地上:

    “是,我告诉王氏,值此百年大祭,您特地犒赏他们这些尽忠职守的守陵人。

    我亲眼看着宝钞按照人头分派下去,无论男、女、老、幼,只要是王氏族人都给了票面共计一百两白银的十张大炎宝钞。

    即使现在宝钞连年折价,但兑换成白银也足有五十两了。”

    伊王显然对此事极为上心,反复确认:

    “用的可是被我盖上了“贩命通宝”印记的那些宝钞?”

    “正是!王爷您交给我的宝钞有一万两整,分派之后这里还剩下六百两,现在奉还。”

    卫安宁飞速从怀中掏出剩下的宝钞,高高捧过头顶。

    此人不仅没有如外间那些小吏一样将余资贪墨,反倒像是拿着烫手山芋一般,迫不及待地要将之交出去。

    在双手触碰到宝钞的同时。

    卫安宁便感觉舌根上“贩命通宝”的印记隐隐作痛,眼中却闪过一丝复杂至极的快意。

    ‘收了买命钱,生死不由己!

    若是在三日内返还主人,或经手之后直接丢弃,亦或是无偿赠给别人倒还罢了。

    如果选择收藏起来,或者直接花销掉,你们就都跟我一样了。

    ——一条只能给人卖命的狗!

    不,我是第三

    境还有利用价值,而你们唯一的价值就是你们的命!”

    确认谋划顺利,伊王才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嗯,宝钞放地上,退下去吧。”

    卫安宁这才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往后挪。

    眼睛不小心扫过殿中的衣架,上面用红绳挂着一枚金灿灿的铜板,上面的篆文正是“贩命通宝”四字。

    但仅仅就是这不小心看了一眼,卫安宁舌根上的印记便好像烙铁一样,让他痛入骨髓差点发出惨叫。

    耳边也响起了好像由无数钱币碰撞声组合成的经文:

    “....上智先觉变通之,乃掘铜山,俯视仰观,铸而为钱。使内方象地,外圆象天。大矣哉!

    ...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强。无翼而飞,无足而走...”

    卫安宁连忙低头加快了脚步,耳边已经听过无数次的《钱神经》才渐渐消弭下去。

    毫无疑问,这正是一件活着的。

    也是死死拴在他脖颈上的狗绳。

    正当轻手轻脚打开殿门,躬着身准备离去时,殿中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呼:

    “王爷...”

    卫安宁仿若铁浮屠般的身体都不由一抖。

    因为他这才意识到,那与伊王同塌而眠的女人,竟不是府中哪位侧妃,而是二王子德昌郡王周景象的...正妃娘娘!

    ‘德昌郡王,连正妃都能分享,可真是德昌啊。

    活该你第一个被封了郡王。’

    这位第三境的,此时感觉心脏都在不断颤栗。

    他已经分不清这个能随时掌握自己生死的王爷,到底是自污保命,还是真的本性狂悖逆伦如此了。

    要是被皇帝知道,恐怕立刻就会被夺爵啊!

    但他早已经被彻底拉上了战车,无论前方是悬崖、火海还是刀山,都无法再后退半步了。

    ‘其实从十五年前为王爷劫来‘丹头’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卫安宁再也不敢多留,脚步踉跄地仓皇而去。

    ......

    “亡人乡”中。

    轰隆!

    一声巨响,火光迸射,恐怖的冲击波携带着锋利的残片,将侍女精心打理的花园,撕扯成一片狼藉。

    凰妩在镜子里捂住耳朵,大黑狗在角落抱住狗头,全都瑟瑟发抖。

    而王远则十分认真地用木炭在纸上记录:

    “用各种丹渣烧炼的威力尚可。

    对的杀伤距离大概能达到十米,但即使在五十米之外,威力依旧足以洞穿普通人的身体。”

    练成道法之后,王远没有急着马上返回大陵村。

    昨夜子时先是出了“祭舞”的事故,今天一早周景垣他们又进了山,王云虎他们八成是不会再发掘陪陵了。

    他索性先留在“亡人乡”。

    把从野狗道人那里缴获的、、、还有最诡异的,通通都练成了。

    这些可不能让桃仙娘给看到,只能自己一个琢磨。

    黄白烧炼之术固然博大精深,但追求破坏比追求治病救人要简单许多,依照那《霹雳子合丸法》倒还真的让他鼓捣出了一些成品。

    虽然耗费了一天时间,中间浪费了一大半,终究让他炼成了十几颗杏子大的乌黑药丸。

    如今。

    王远

    练成,口袋中又揣上了一堆,心里着实安定了不少。

    临近傍晚。

    五鬼暂时变成残废,只能重新坐轿离去,挥别送行的表姐后王远正要钻进花轿。

    身后的凰妩似乎本能地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叫住他。

    “小远!”

    王远驻足回首。

    “怎么了?”

    镜中身着鸾服嫁衣,好像一只凤凰般的少女,眸光盈盈,似有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是对少年道了一声:

    “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只有你了。”

    王远没有多做承诺,更不敢随便立旗,对她比了一个大拇指,便再次乘着花轿离开了“亡人乡”。

    此时外界三方齐聚,已然风雨欲来。
小说推荐